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万屋商会企划】鸦相关——圣诞活动

圣诞活动

我没有犯罪
我没有犯罪
我没有犯罪

————————————————————————————————————————————————————




1.




“话说小夜啊……”
“嗯?”

圣诞夜,落雪,教堂,唱诗班神圣肃穆的歌声伴着暖黄的灯火顺着窗户的缝隙漏出来,她懒洋洋地坐在教堂门口的白色大理石台阶上,孩子安静地站在她旁边,手里捧着一杯热奶茶。

“不进去吗?”小夜问她。
“不了,我不信教。”她眯了眯眼睛,回忆像潮水一样褪去。
“只是觉得这里比较有气氛罢了。”

她站起身,接过孩子递来的奶茶,也不喝,捂在手里。

“话说小夜。”
“嗯。”
“你……好像从来没主动叫过我?”
“…………”

孩子的脸上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来嘛来嘛,偶尔也叫一下嘛,”
“主……主上……”
“不对。”
“…………”

“叫姐。”
她伸出捂暖的手指在孩子脑门上轻轻敲了一下。

孩子把脑袋转向一边,不去看她。

“发什么倔呢小子,叫一声又不会少块肉。”她笑着揉乱了孩子的发顶,“算了,不愿意的话不勉强你,主上还是鸦随便你叫了。”

“…………姐……”孩子的声音小得像蚊子,脸红到了脖子根。

“噗嗤——”她看着脸憋的跟平安果似的孩子,右手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了一下,嘴角却是怎么都压不下来的笑意。

“回家喽——”她拉起孩子温暖的小手,纷飞的雪慢慢淹没了两人的行迹。

教堂门口的石阶上,一杯被吸尽热气的奶茶静静地躺在那里。




2.




“圣诞礼物?”
“嗯嗯!”
“没什么特别想要的…………”

“诶~别呀少年你这样让我很没成就感啊…………”
鸦趴在柜台前,看着小夜站在凳子上努力地把槲寄生的圣诞花环挂在店门口。

“挂那么高干什么,”她站起身,“我来帮你……”
“不用了!”孩子的语气突然有点激动,他快速地看了少女一眼,然后瞟向窗外。

“哦……好的……”鸦被他不同寻常的反应吓得愣了一下,然后慢慢坐回原位。

“小夜啊,你真的不要圣诞礼物吗?”她继续咸鱼瘫,百无聊赖地戳着摆在收银台上的食人花的花茎,逗弄它扭动着枝干左摇右摆地咬她的手指。

“嗯……”孩子跳下凳子,后退两步,观察花环的摆放位置。
“挺正的。”少女不知何时站到他的身后,抱着臂支着下巴,打量着孩子的杰作。

“那个……姐……”孩子支支吾吾地把手背到身后。
“嗯?”她偏头,银色的发丝滑过脸侧的绒羽。

“这个……给你……”
她接过孩子双手递来的信封。
“要现在拆开吗?”

“……不…不用……”孩子涨红了脸,拼命摇着头。
“好好……我回屋再看。”她把信封揣进兜里,然后从羽织的袖子里掏出一本书。
“圣诞快乐。”

孩子接过书本,看看扉页上《小王子》的字眼,然后抬头看着少女琥珀色的眼瞳。

“需要我来讲睡前故事吗?”鸦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顶,平日里或慵懒或锋利的眉眼此刻变得温柔。
“……谢谢……”小夜低下头,眼睛盯着书,不知道在想什么。

“还有一件事。”孩子抬头,刘海猝不及防地被少女撩起,然后一个吻轻轻地落在额头。

时间似乎静止在这一瞬间,窗外雪落在地上发出窸窣的响声,屋内温暖的灯光和圣诞节彩灯闪烁的色彩,壁炉里燃烧的木材噼啪作响,少女身上熟悉的香气混杂着淡淡的机油味,额头传来的柔软触感…………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被无限放大,“扑通——扑通——”心脏仿佛要挑出嗓子眼,于是他揪住胸口的衣服,试图把这个不老实的东西狠狠按回去。

“晚安吻,”少女直起身,摸了摸孩子的发顶,“小孩子该睡觉了。”

“哦……”小夜尽量地低下头,害怕她看见自己已经红得发烫的耳朵根。

“早点睡吧,明天放假,咱们出去玩。”
“嗯……”

孩子的背影消失在楼梯的扶手处,她撑着腮靠着门口,看着手里的信封,眼神晦暗不明。




【狐狸这样说道】
【当你驯养我以后,这将是非常美妙的一件事!】
【麦子的颜色也是金黄色的,它会让我想起你。而且我也将喜欢聆听风儿吹过麦田的声音……】

“人们早已忘记了这个道理。可是你不应将它遗忘。你必须永远对自己所驯服的东西负责。”

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带着令人安心的酒精味,连闪烁的灯光也开始微微摇曳,她仿佛回到很久以前的圣诞夜,温暖的壁炉前,小女孩枕在中年男子的膝上,听他讲一个已经模糊了的童话。

她没有看到的是,那人脸上一闪而过的挣扎。

“原来如此……”她叹了口气,拆开了手里的信封。



“圣诞快乐
谢谢
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


歪歪扭扭的字迹,她甚至能想象出孩子趴在卧室的台灯下,认真地握着笔,一笔一划地写下这些简单但是真挚的话语时的样子。

她把信纸贴在胸口,闭上了眼睛。

“我们的生命……太漫长了……”

不知道是谁的叹息,消失在夜晚的灯火中。

“所以我们还有时间,慢慢来,作为家人,朋友,最重要的存在…………”

“我发誓,直到复仇的火焰将我的这幅躯壳吞噬之前,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要对你所驯养的负责啊,鸦。
她无力地靠着门框滑下,抱着膝盖坐在地板上。

“真是……够麻烦的事情……”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