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我不做人了JOJO——
刀剑乱舞,JOJO,墙头巨多,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瞎摸鱼,偶尔写写文,目前绝赞爬墙中……

推个进度,明删

明天考试我却在摸鱼,不过有爽到(×)
求数值逼近不凉啊呜呜呜
考完试再慢慢画完

审神者就任两周年贺文 《刀》

cp清光×婶
其余亲情友情向

0.

他们在血与火的洗礼中降生

轰鸣的炉火和灼烫着炽热的钢芯,他们在千万次的清脆的打击声中成型,在千万次的猝火中孕育出生命,在千万次的摩擦中变得锋利无比。

然后他们被染上鲜血,被送上神坛,被供奉被朝拜,也被贪婪的欲望争夺。他们被折断,被磨去棱角,被焚烧,沉入海底,或者长眠在漆黑的地下,等待数百年后照进墓穴的一丝光。

他们在时间的长河里,磨洗,沉淀,变得平静,当战火和鲜血远去,剩下的只有昔日的荣光,陈列在岁月的一角,蒙上厚厚的灰。

而现在,你要亲手擦拭他们的锋刃,唤醒沉睡与此的意志,向那些曾经的战士们发出无比虔诚的邀请——

请与我回溯时间,共赴战场,
去亲手守护那段属于你们的历史。

而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1.初始刀


加州清光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到审神者的那天。

那是一个凛冬将至的傍晚,伴随着新年的第一场雪,不属于这个季节的樱花绽开,红衣的付丧神刚刚落地,雪花夹杂着寒意便劈头盖脸地袭来,棕黑的发丝被落雪染成白头,呼吸间腾起的热气凝成眉睫上的霜华,他裹了裹围巾,缓了口气,才想起要自我介绍。

“ あー。川の下の子です。加州清光。扱いづらいけど、性能はいい感じってね。”

审神者撑着一柄红伞,纷纷的雪落在上面,模糊了伞面团簇的梅花,她微起抬伞沿,灯火顺着银色的长发流泻而下,翡翠般的眼瞳里,有火在烧。

“嗯,请多指教。”

直到灯笼的光将伞下的方寸之地晕染成暧昧的暖黄,加州清光这才意识到,她已将他纳入伞下。

“进去吧,外面冷。”

“……说的也是呢……好冷啊……”他拖长了调子,声音听起来多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这是他一贯的手段,为了获取他想要的东西,少年人的皮下,藏着一只对爱极度饥渴的猛兽。

他跟在她身后,穿过千重鸟居,笑容里带着令人难以捉摸的情绪。

“呐,你会……爱着我吗?”




2.初锻刀

炉火,在寒冬里象征着温暖和安全感。在锻刀室轰鸣的炉火中,新的刀剑正慢慢地被塑造出形体。

加州清光不由自主地握紧拳头,他似乎比一旁的审神者显得还要紧张。

“新的伙伴啊……”

“嗯。”

属于少女的,感情模糊不明的鼻音,加州清光偏头去看她,刘海覆盖下的眼瞳里,倒映着温暖的火焰,灼热,明亮,却又不会刺伤任何人。

他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什么东西落地生根的声音,与此同时,伴着满天的樱花瓣,蓝发的孩子从炉火里显现出来。

“我是小夜左文字,你希望……对谁复仇……?”

少女的瞳孔缩紧了一下,沉默半晌后,突然问到:

“你们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气氛似乎凝固了,没有人再说话。

当天的晚饭,是少女亲手下的面条,不怎么好吃,但三人还是沉默着把碗里的面连同汤底吃得干干净净,然后互道晚安,各自睡觉。

后来在许多个难眠的冬夜,加州清光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碗没什么味道的汤面,一口下去,麦香带着热量直接暖到钢铸的心里,让刃不禁感叹——

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啊……



3.初阵


两人第一次组队,加州清光担任队长,初阵地点是函馆。

过程记得不太清楚了,虽然是第一次出阵,他却也没有太多留恋,因为弱小的自己是不会被爱的,只有变得强大,才是被好好使用的证明。

也只有这样,才不会再一次…………

但是据小夜左文字的描述,他们在函馆发现了药研的时候,加州清光似乎很开心,回去的路上都在哼着小调。

紧接着,本丸的人数开始快速增加,不算宽敞的廊下传来孩子们的欢笑和嬉闹声,田间地头出现了忙碌的身影,马厩里也多了新的“伙伴”。

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4.第一把四花刀

江雪来的那天,正是深冬,雪霁云开的一个夜晚。
梅花疏漏点缀在窗外,暗香浮动,锻刀室里炉火通明,热气熏蒸着少女红扑扑的脸颊,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攥紧手里的加速符。

她是如此明显地期待着,看似平静的外表下是加速的呼吸和心跳,这让加州清光的心里泛起一丝酸涩。

如果更加强大更加美丽的新刀出现了,她还会好好地使用他吗?

少女深呼吸,拍下了那张加速符,霎时间月光盈满狭小的锻刀室。

“……在下江雪左文字。直至何时,战争才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呢……?”

他第二次看见少女露出这种表情。

“战争是不会消失的,只要还有人在。”她闷闷不乐地扔下这句话和刚刚显形的江雪左文字,转身回房去了。

加州清光心里有一点点幸灾乐祸,但他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热情地带着新伙伴熟悉本丸。



5.最喜欢的刀派

审神者最近对左文字家的关注越来越明显。

三天两头往小竹林那边跑不说,还经常带着小夜去万屋,或者偷偷摸摸地跑去听江雪山伏的佛道交流会,再被宗三拎着领子交给长谷部。

“左文字家真好呀……”她一边苦大仇深地在公文上画叉,一边跟加州清光滔滔不绝地讲。

有什么好的,前两天不是还说新选组是真爱吗?

女人啊女人……啧啧啧

加州清光心里想着,手上却没停,剥好的葡萄一个个往少女嘴里塞,直到她说不出话来。

“呜呜……咳……”少女费劲咽下葡萄肉,抗议似的瞪了他一眼,末了补充一句,

“等我把长曾祢大哥捞回来,让你们也好好团聚。”

“诶……可是我还是比较想和主上待在一起呀……”

少女愣了一下,随即塞给他一口葡萄。

“干活了干活了……”

看着她红红的耳朵尖,他心里暗自得意,酸葡萄吃着都是甜的。


6.最期待的一把刀

“一期哥你终于来了呜呜呜……”

刚刚在战场显形的一期一振一抬头就看到哭的不成人形的少女带着一群衣衫褴褛的刀向他扑来,他惊得甚至忘了自我介绍。

“真的是……很有冲击力的画面呢……”

——来自至今回想起来仍旧心有余悸的一期一振。

与此同时,审神者终于宣布,5-4毕业,以加州清光为首的第一部队感激涕零,当晚一期一振的欢迎会规模空前盛大。

“AWT48!出道吧!”

“安定你是不是花丸看傻了?”

7.最惊喜的一把刀

三条家总是能给人惊喜,就像他们的远亲五条家总是能给人惊吓。

“清光!快打醒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没有不是不要再晃了……” 被审神者疯狂摇晃的清光看着眼前的七彩背景感觉头更大了。

“三日月宗近。打除刃纹较多,因而被称作三日月。请多指教……”

“爷爷!!”x2

“啊哈哈,确实算是老爷爷了呢,作为晚辈对我撒娇也可以哦?”

“不了不了,”少女摆摆手,“挺晚了洗洗睡吧,清光爷爷晚安。”

之后的很久,他们趟遍了5-3也没能找到三日月的另一位兄弟,小狐丸。

“爷爷你兄弟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少女顶着黑眼圈蹲到坐在廊下喝茶的三日月面前。

“哈哈哈,可能这就是所谓缘分吧,不要着急,到时候自会来的……”

缘这种东西,玄而又玄,然而缎刀本身也是挺玄学的东西。

“清光快打醒我!!”

当高大的白发青年站在锻刀炉前用略带惊讶的表情俯视二人的时候,加州清光又一次被少女抓住肩膀拼命摇晃。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只是这次,爷爷捧着茶杯路过,对熟悉又陌生的兄弟问到,

“一起来喝杯茶吗?”
“当然。”



8.第一把大太

入手时:

“这就是传说中的爹吗?”
“哦呀,不是参拜者吗?”

入手后:

“papa你快跑啊!相信你的小云雀啊!!”
“请不要提出这种超出御神刀能力范围的愿望啊!”


9.第一把太刀

“请问同田贯正国先生,您对自己从太刀降级成打刀一事有何看法?”

“刀种什么的怎样都好,武器只要强大实用就可以了!”

不愧是质朴刚健。



10.第一把枪:

“切叔真的很可靠呢,各种意义上。”

“是啊,靠起来很舒服,不会太软也不是太硬。”

“怀抱也很温暖,是个好人呢……”

“人妻属性赛高!!!”

审神者,千子和粟田口家两只的迷之交流。




11.第一把毕业刀

“清光,恭喜毕业!”
“嘛,谢谢啦,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嘛……”

完全高兴不起来。

满级就意味着,要从第一部队队长的位置退下来,不用出阵,也不再被使用………

什么啊,到头来不还是和那时候一样……

微笑着送少女离开之后,他不甘地咬紧嘴唇。

啊啊…………
我该怎么做,你才会爱我呢?


当夜,他推开了少女的房门。

灯火幽微,开门的一瞬间,清冽的茶香扑面而来。小几前,她持着铜制长柄勺,依次点过茶杯,琥珀色的茶汤倾泻,像是山涧潺潺的清泉,流入青瓷的茶盏,不多不少,正好两杯。

“我知道你会来,” 她抬头,“一起喝茶吗?”

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那天审神者变得很话多,过去的点点滴滴也好,来到本丸前的事情也好,他盯着她熟悉的侧颜,听着听着,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根本不了解她。

他知道她喜欢吃甜食,却不知道那是小时候的药太苦,所以怕了。他知道她即使胃痛还是要喝咖啡,却不知道那是为了不让自己入睡太深。他知道她会做很多奇妙的梦,却不知道每个修饰过的彩色梦境背后,是没有人来救她的绝望…………

他熟知的每个细节,现在看来,陌生得可怕。

又或许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了解她,只是本能地向她索求着爱,去弥补那颗空荡荡的钢铁浇铸的心。



谈话的最后,少女问了他三个问题。

清光,你觉得爱是什么?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

“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她自顾自地回答,然后偏头看向加州清光。

“《麦田里的守望者》,我很喜欢这句话。”

加州清光沉默了。

那么,清光,我再问一个问题。

你到底希望被谁所爱?

这个问题就像一道闪电劈中头顶,他好像抓住了那种一直以来模模糊糊的感情,虽然只有一瞬间,他似乎离那个答案更近了一点,但是本能地,他又在回避着那个答案。

他想伸出手去捂住她的嘴然后告诉她不要再说了,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少女静静地看着他,和初见一样,虽然这次没有灯光,也没有熊熊的炉火,她的眼睛里确实有什么在烧,

灼热,明亮,却又不会刺伤。

“最后一个问题,清光。”她说,声音不大,在他却如雷贯耳。

“你希望,做为什么,被爱着?”

她说完这句话,第一缕晨光破开东方的云海,投射向黎明的大地,晨曦中,少女收起凉掉的茶杯,起身。

“其实我和你一样想不清楚……但是,我们可以慢慢地想……”

“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不是吗?”

加州清光没有抬头,直到少女咔哒地关上房门,他才长长地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笑不出来啊…………”




12.第一把极短

小夜去修行的三天,整个本丸都笼罩在一种焦躁不安的氛围里。

左文字低气压带就不说课,连歌仙都焦躁地追着被被洗被被,少女更是抓狂到要手撕公文,好在被长谷部和药研拦了下来。

当小夜寄回第一封书信的时候,少女几乎是尖叫着跳起来从狐之助那里抢下书信,打开才发现……

有一半她根本看不懂。

于是她叫来了歌仙和宗三,三个人紧张地一行一行读下去……

还有等等诸如此类的举动,以至于大家都无比期盼小夜能快点回来。


三天的煎熬过去了,在众人的翘首以待中,小夜终于回来了。他刚一进门少女就冲上去给了他一个窒息的拥抱,随后被众人连拉带扯地从孩子身上撕下来。

小夜全程懵逼中……

后来平野也出去极化了,回来之后两人接替了满级的加州清光的位置,轮流担任第一部队队长,再后来,今剑,乱,五虎退,药研依次极化,极短队逐渐落成,并可以稳定地应对各种活动,那一阵子少女为极短们可怕的经验条操碎了心,每天都在战场和演练场来回奔波。

加州清光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她了,即使见面,她的视线也未在他身上多停留一秒。

他甚至怀疑那天的促膝长谈也许是一场梦,她说会好好考虑自己的感情,也许只是欺骗他的托辞。但无论如何,他现在彻底闲下来了,也就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她留给他的难题。他看了那本叫《麦田里的守望者》的书,很多现世的东西他不懂,试着去理解也是无果,但是她的那句话他一直记得。

偶尔地,在冬日难以入睡的夜晚,他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晚上,她亲手做的面条,他似乎从中汲取到了热量,不多,刚刚够熬过这个寒冷的冬夜,于是他闭了眼,回想着初次为人的喜悦,慢慢入眠。

于此同时,她正经历着不知道多少个辗转反侧的无眠之夜。

就这样,一周年到了。



13.第一次爬墙


审神者从新年之后就再没了消息。

极化归来的鲶尾被设为近侍, 每天正装坐在主屋里,无聊地数着地板上的蚂蚁。长谷部自觉地代替审神者安排内番, 处理文书。

只是没了出阵,也没有远征,就像放了一个没有期限的假期,谁也不知道假期的最后等待他们的是不是永久失业。

渐渐地,琐碎的日常成了他们的全部。

加州清光开始读书,审神者送给他的一周年礼物,正静静地躺在他的书架上,和冲田总司传记还有那本没读完的《麦田的守望者》一起,他打开,封皮上写着三个字——小王子 。

他向来对童话绘本没什么兴趣,不过在一期一振没来到本丸的时候代为照顾过几次小家伙们,后来这个活计主动被那些有责任心又爱护孩子的人接去了,他也乐得清闲 。

但是眼前最难打发的也不过是清闲,于是他开始看书,还是很多晦涩难懂的现世词汇,为此他甚至抱住字典厚着脸皮去问陆奥守,结果就是后来全本丸都知道了加州清光在读的这本书。

于是理所当然地,他被小短刀们拉着讲睡前故事。

“狐狸说:'对我而言,你只不过是个小男骇,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只不过是只狐狸,就跟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然而,如果你驯养我。我们将会彼此需要,对我而言,你将是宇宙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如果你驯养我,那我的生命就充满阳光,你的脚步声会变得跟其他人的不一样。其他人的脚步声会让我迅速躲到地底下,而你的脚步声则会像音乐一样,把我召唤出洞穴。

'如果你说你在下午四点来,从三点钟开始,我就开始感觉很快乐,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来越感到快乐。 

'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就会坐立不安,我发现了幸福的价值,但是如果你随便什么时候来,我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准备好迎接你的心情了

'你看,看到那边的麦田了吗?我不吃面包,麦子对我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麦田无法让我产生联想,这实在可悲。但是,你有一头金发,如果你驯养我,那该有多么美好啊!金黄色的麦子会让我想起你,我也会喜欢听风在麦穗间吹拂的声音。'”


他突然想到少女银色的长发,每当夕阳柔柔地从窗外照进来,发丝就会染上流动的金黄颜色 ,还有她翡翠一样的眼睛,里面有着最炙热最温柔的光。


原来她早已下定决心,无论是什么样的爱,只要他想要,她都会如数献出。

犹豫不决的,是他自己。


最后,小王子还是离开了狐狸。

临走前,他问狐狸:“那你还是什么都没得到吧。”

“不”,狐狸说,“我还有麦田的颜色......”


加州清光轻轻合上书,小短刀们已经睡下了,他拉开门,药研端坐在门外。

“弟弟们收您照顾了。”他点头致谢。

“没关系,”加州清光挨着他坐下,呼出一口白气。

“是小王子的故事?”没由来地,药研问道。

“嗯。”

“这样啊……”成熟稳重的短刀推了推眼镜,单刀直入地问道

“您觉得您和大将谁是小王子,谁是狐狸呢?”

“哈……?”

“这本书是大将送的对吧?”

“啊啊……你们都知道了…………”

“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在等你们认清心意。”

“诶?诶诶诶?!!!”

大和守先生和和泉守先生还做了赌约,要是大将向你表白,他就帮和泉守先生戏一个月的袜子。”

“什么?!!安定那家伙……”

“嘛嘛,不过当事人的意见才是最重要的吧。”药研端正身姿,望着大门的方向。

“再给大将一些时间吧,等她收拾好心情自会回来的。”

“再说,我们最不缺的,不就是时间吗?”

“也是呢……”加州清光抬头,呼出一口白气。


如果连这点等待都忍受不了都话,可能真的再也没有机会站在她的身边了啊……

我还要,变得更强才行…………



14.初始刀极化

加州清光极化的消息一出,整个本丸沸腾了。紧接着,更让人沸腾的消息传来——审神者回来了!

那是一个夏末秋初的下午,加州清光正在清扫后院的落叶,他漫不经心地把地上的叶子扫成一堆,再看着风把它吹乱。突然地,今剑和秋田的声音远远传来,紧接着是安定,三人不由分说地连推带拉拖着清光往主屋走。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挣开三人用最刃生最快的速度奔去,直到玄关处那个熟悉的身影逐渐清晰——他停下脚步,隔着半近不近的距离。

他想要伸出的手,又缩回了,他只是看着她,在极短队的簇拥下走来,两人视线相交,错开,她的身影消失在廊角。

他终于明白了,那种模模糊糊却又正体不明的感情。

也许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这种感情就已经在钢铸的心里扎下了根,只是破土来得迟了些。

当夜,月凉如水,中秋佳节将至,不乏庭院里赏月饮茶作诗的风雅派,也不乏追兔子累的瘫倒在地的加班队。

加州清光挨着大和守安定坐下,两人对月饮酒,一言不发。

“其实主上之前有找我谈话,” 安定显得心事重重,“关于极化修行的事情。”

“诶——那不是很好吗?可以去见冲田君了呢,真羡慕你呀……” 清光饮尽杯里的清酒,低头看着池塘里摇晃的月亮。

“嘛,我当然是想尽快见到冲田君的,不过……这次就先让给你啦。” 安定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样真的好吗?” 清光抬头认真看着他。

“你可要连我的份一起努力啊!” 安定笑了笑,把酒满上,“可别给冲田君拖后腿。”

“怎么可能……倒是你,不用我帮你给冲田君带句话?啊……就说安定那个爱哭鬼又哭鼻子了,啊啊真是的……”

“你敢!小心我烧掉你的指甲油!”

“你敢乱动我的东西我就告诉冲田君你睡觉踢被子磨牙还打呼噜!”
“什么?!你敢说我坏话我就那你的被子拆了!”

“你!小心我把你上次翘田当番还烤了主上养的鹌鹑的事情说出去!”
“明明你也有吃!”

“我说我的小安小春怎么不见了……” 两人僵硬地回头,少女站在他们身后,“你们两个小孩子吗?还在吵架……对了清光,一会儿宴会结束了你过来一下。”

“诶?哦……”

安定用胳膊肘怼了怼他,加州清光这才回过神,小步跑过去上少女的步伐,他跟在她身后偏右一点,那是他熟悉的位置。

第二天,加州清光出门极化修行。

“本来是想让安定来送你的……”少女替他系上旅装束的带子又整了整衣领,“这两天追兔子累坏他了,现在还没起来。”

“我知道,”他向前一步,把少女拉入怀中,“还记得你问我的三个问题吗?”

他低头,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回来就给你答案。”



15.嫁刀

这三天度日如年,等到加州清光回到本丸的时候,少女早在门口等了一个下午,初冬的寒风浸透了她的衣衫,新年的第一场雪落满她的发顶。

加州清光突然想到一句诗,那是歌仙告诉他的,她家乡的诗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满天飞雪里,他走向她,牵起她冰凉的手贴在颊边,冰冷的触觉无时无刻都在提醒他,这是货真价实的,人类的身体。

他虔地亲吻她的额头,然后轻声说,

“我回来了。”





后记:

1.

这是加州清光第二次给短刀们讲小王子的故事,之前的故事很受欢迎,这次不仅是粟田口的小家伙们,还有别的刀派的小短刀甚至脇差也混了进来。

“笑面先生您能解释一下您为什么也要听睡前故事吗?”

“诶……我可是抱着听你和主上的爱情故事的心态来的啊…………”

2.

故事大会最后变成了八卦大会,面对十余双好奇的眼睛,加州清光实在难以开口。

“诶?和大和守先生讲的不一样啊?”
“这么说是主上先追加州先生……啊咧?”
“可是大和守先生说是加州先生死皮赖脸缠着主上的啊……”

很好,看来安定已经把这段恋情添油加醋传播到全本丸了。

“我这里有更劲爆的消息哦?”笑面青江神秘地竖起食指,“据说主上和加州已经aghdid@s×;~/ο;”

加州清光甩了甩手腕,这下世界都清净了呢。

接下来的就是在谣言进一步扩散之前解决那个家伙……

这样想着,加州清光拉开了门,药研依旧端坐在门口,这次旁边多了一期一振,两人正在饮茶。

“舍弟承蒙您照顾了,”望着乱成一团吵吵闹闹的屋里,一期一振略带歉意地致谢,而药研则和之前一样点了点头。

“那么加州老爷的答案是?”

“你猜?”加州清光笑了笑,转身向着打刀部屋的方向走去,“不过有一件事你判断错了。”

“什么?”

“我和她不是狐狸和小王子,”他回头,绯红的眼睛里有着和她一样的神采,炙热,明亮,却不会刺伤,曾经他不懂那是什么,但是现在他懂了。


“她是我的玫瑰。”


————————————————————————————————————————————————————————————

首先祝自己就任两周年愉快,今夜又是激情码字的一晚,就让明天的我后悔去吧

然后还有考试地狱等着我……

这篇的感情线铺了好久,伏笔也很多,总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了吧…………

总之,刀们使我快乐,我爱他们一辈子!!!!

简单上个色

新的婶婶,中国人,不懂日语,一切交流靠翻译,翻译器坏了会陷入极度不安。
其他的设定还没想好

画了澄野太太 @加州澄野 的生贺!
提前好久的生贺,因为期末考试地狱赶不上就提前肝出来了!
本来想写文结果根本管不住摸鱼的手索性画了图
澄野太太超级神仙人也超级温柔!我要吹爆她呜呜呜(泣不成声.jpg)
希望不嫌弃QWQ

等考完偏微分和数值逼近,想搞个刀的赛博朋克企划,虽然主线什么的完全都没有想2333

最近事情好多,点图互绘没画完,还有八天审神者就任二周年贺图也还没想好画什么,想画画写文但是没有时间,数学杀我……

诶…………

意念艾特宇宙超级无敌美少女苹果小姐姐!画了她家的wy小姐姐!画不出她万分之一的美貌呜呜呜

摸鱼快乐,看手和本体认刀系列
p234是喜欢的几个小细节
企划详情可戳tag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