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坠落】⑩


原创婶,无cp,清水日常向
脑洞清奇,ooc,私设如山
对话流严重,没有文笔,没有脑洞,只有——

搞事,搞事,搞事!


#婶你过来我们好好谈谈#
#论怎样和一群老妖精PK智商#



————————————————————————————————————————————————————






(十)  大混战————本丸危机?!(2)






“接下来,开始抽签吧。”她拿出了一个盒子,把它推到了众人面前。

“抽签开始之前,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说明一下。”

“首先,不是所有人都能被选中,”她无奈地耸耸肩,“毕竟咱们厨房的盘子就那么几个……”

“还有一点,每个名签上除了标注自己所属的队长名字之外,还会表明另一个条件。”

她举起食指和中指,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忠臣和佞臣。”

“忠臣和……佞臣?”长谷部疑惑地看着自家主上。
“我已起誓永远遵于主命,佞臣什么的……怎么可能…………”

“嘛嘛……长谷部放轻松点,这只是个游戏……”少女无奈地安抚着下一秒就要拔刀明志的青年。

“可是就算是游戏……这样的设定也……太……”今剑不安地看了看身边的岩融,后者用宽大的手掌揉了揉他的脑袋。

“大将,恕我直言。”药研推了推眼镜,“这样的做是不是有点太过火了?”

少女愣住了

最初加入这个设定只是为了好玩,但是……

她并未考虑到这些刀剑的心情……

尤其是短刀们,他们大多作为自卫或者自杀的武器,那些痛苦的记忆即使历经千百年时间的沉淀也不会消失,反而深深镌刻在刀刃的每一处缺口,刀身的每一道裂纹中。

而她现在所做的,无异于撕开那些结痂的伤口,然后在上面狠狠撒一把盐。

那一定很疼……

她这样想着,似乎真的感觉到了刺骨的疼痛。

呼吸开始困难,视线逐渐被蓝色侵染,她眼睁睁看着海水从地板的缝隙里溢出来,没过脚踝,膝盖,慢慢地充满整个和室……

“对不起……”她张口,海水灌进来,带着咸腥的气味灌满口腔,气管……

她开始感到窒息。

“真的……很对不起…”费力地说出这几个字,大脑却因为缺氧而发昏,她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唇翕动着,像是缺水的鱼,拼尽全力地挤出不成调子的话语:
“要不今天就算…………”

“听起来很有意思呢!”有人声音打断了她。
“诶?”
“嘛,反正只是个游戏而已,就不要计较这么多了吧。”鲶尾摊开手掌耸耸肩。

她惊愕地抬头,海水一瞬间褪去了,空气重新灌进肺部,她开始大口呼吸。

“说的也是呢,都已经到这一步了,要是活动取消就太没意思了。”同为肋差的青江也开口。

“是啊,人生就是要有惊吓才不会无聊嘛。”

“嘛,我也同意主上的提案!”乱举手,“游戏的就要玩的开心啊。”

“我也同意。”一期一振开口,温柔地摸了摸小短刀们的脑袋。
“一期哥……”
“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的,只是一个游戏而已。”

“话说回来,要是抽到了是佞臣,该怎么做呢?”博多看着箱子,皱了皱眉。

“啊……”少女回过神来,继续解释。

“有标有佞臣记号的名签同时会标注所属阵营,每一个阵营都有两名来自不同的敌方阵营的佞臣。佞臣要努力把自己伪装成忠臣,然后在合适时机进行反杀,在身份不暴露的前提下,可进行多次反杀。但是一旦在反杀之前,佞臣的身份被大将知道,即所谓的暴露身份,就会立即失去资格。”

“还有一点就是,佞臣可以主动揭发自己的身份,同时选择将自己潜伏队伍除大将以外的一名队友的盘子打碎,这个规则只适用于队伍人数多于四人的情况。”

“最后一点,佞臣可以向潜伏方大将自首,转化为对方阵营的忠臣,但是这个条件只有在游戏开始之前才有效,除此之外,直到游戏开始之前,佞臣都不能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身份。”

“以上。”

“唔……听起来好复杂啊……”爱染揪着自己的头发,“完全不能理解……”

“嘛……最保守的方法是在游戏开始后带走一个人,因为反杀就会有可能暴露身份,所以风险比较大,但相应的,收获也可能更大。”萤丸分析。

“但是第三点……完全没有任何好处啊……”
“这一点嘛……”萤丸看看正在为短刀们解释规则的少女,“应该是主上临时加上去的。”

“诶?”

“毕竟……谁都不想当叛徒啊……”








“好啦,现在大家都拿到名签了对吧?”少女晃了晃空荡荡的盒子。

“先不要打开,等一会儿散会了找个没人的地方悄悄看哦~”

“那么,最后来确认一遍规则吧!”


“首先,胜利的条件是某一方留在场地上的人数最多,当然,如果大将下场的话,整个队伍就会出局,所以,请各位尽力保护好自家的大将哦~”

“其次,比赛时间从明天日出开始一直到日落结束,从今天下午午睡结束到明天早上是准备时间,请各位好好休息,打起十二分精神做好准备。哦对了,还有佞臣的自首也是在这个时间段内才会有效哦~”

“还有,直到明天早上集合为止,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们的身份,集合之后,游戏开始之前有三十分钟用来召开军事会议和部署兵力。”

“以上,还有什么疑问现在可以提出来。”


“提问。”药研举手,“佞臣该如何和自家大将取得联系呢?万一误伤了自己队伍里潜伏在敌方的队友该怎么办?”

“这个就要根据具体的情况随机应变喽~”少女摊手,“毕竟这种不确定性才是游戏的乐趣所在啊~”

“难度可真高……”药研无奈地笑笑,“既要注意不被发现身份,向己方的队友传达信息,还要统筹全局,利用好三条规则…………只能祈祷不要抽中佞臣了。”

“嘛,游戏太简单就没意思了,必要的当然是……”

“惊吓!”众人异口同声,鹤丸愣了一下,然后跟着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好了好了,”少女拍拍手,“散会!今天晚上都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这里就要变成战场了。”

“真希望结束后不会太难打扫……”歌仙摇摇头,烛台切拍了拍他的肩膀。

“比起这个,还是好好考虑一下今天的晚饭做点什么吧。”

“为领上战场的武士们送行,当然需要风雅的盛宴了。”

“正合我意。”

“还有美酒啊,美酒~呦西,今天晚上要尽兴地喝酒~”次郎太刀举着酒罐子,胳膊搭上了烛台切的肩膀。

“别喝太多啊,明天醉醺醺地上场我可不管你啊……”
“哈哈哈哈哈哈……”
………………
…………
……



今晚,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

——————————TBC——————————————



开启搞事模式233333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