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坠落】⑦

原创婶,无cp
清水日常向,私设如山,ooc



#婶婶的作死日常#
#意外地擅长鬼故事的石切爸爸#



能接受以上设定,请继续www




————————————————————————————————————————————————————







(七)








今夜无梦,一觉安稳地睡到天亮,从被窝里爬起来的时候她浑身轻松地伸了个懒腰。

仿佛想起了什么,她突然跳起来,一把拉开和室的门。
守在门口的药研见怪不怪地目送着自家大将衣冠不整地大叫着“卧槽——”风一样地冲了出去。

“又迟到了呢,今天的军议也是。”

小孩子们总是起的很早,昨天建成的雪城堡俨然成了短刀们的乐园,当然,作为一把童心未泯的太刀,鹤丸国永总是能想出奇妙的点子并且忽悠着小朋友们一起把它们变成现实。

比如说现在,他正撺掇栗田口的孩子们充分利用院墙制作雪滑梯。

“呀呼——飞喽!”伴随着欢呼声,博多和退从滑梯上滑下,冲向冰封的小池塘,和正在滑冰的前田撞在了一起。
“哈哈哈哈哈哈——”

与小院里一片鸡飞狗跳相对的是走廊,老人们聚集在炭火旁饮茶赏雪,一片悠然自得的和乐景象。

而打破这片宁静的是风风火火冲过走廊的少女,她一脚踩在三日月宽大的狩衣袖子上,质地上乘的布料光滑如丝绸,她没刹住闸,跌倒在地,从走廊的一头滑到另一头,然后扑通一声掉下了走道。

老爷爷们用慈祥的眼神关怀着自家智障的孙女。

“卧槽……”少女扶着木质地板站了起来,满身的雪沫看起来十分狼狈。
“爷爷,你见死不救……说好的爷孙情深呢……”

“哈哈哈,比起这个,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吧。”

“噫!”少女一步窜上走廊,飞似的跑开了。





“那么,以上就是关于这次出阵的人员安排和战术,请各位好好休息,务必以最佳状态迎敌。”

目送着刀剑们陆陆续续离开大厅,她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资料和报告,拉住了正准备起身的长谷部。

“主上?”

“能帮个忙吗?”她皱着眉头,表情严肃。

“一切听您吩咐。”似乎收到了她的感染,长谷部也严肃起来,端坐在她对面,仿佛临危受命的勇士。

“那啥……我好像脚麻了,站不起来,能不能……”她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
“诶别走啊!大哥?大哥啊——”

然而三分钟后,靠谱的长谷部叫来了担架。



事实告诉我们,no zuo no die。

比如现在,她正趴在手入室里,接受药研小天使的治疗。

“大将,说实话我很好奇,您是怎么平安活到现在的?”

药总推推眼镜,闪着寒光的镜片让她想起了小时候去看牙医的场景。

“这都是意外啊意外,跟地震海啸火山喷发一样,属于不可抗力啊……”
“您还是注意点行为举止吧……”

“哟,药研,情况怎么样?”烛台切推门而入。

“还好,左腿骨裂,休息一个月左右就能好。”

“那可真是严重啊……主上您是怎么做到的?从走道上摔下去居然能摔断腿?”

“我有特殊的落地技巧…………”她心累,什么都不想说。

明天就把老头子调去扫马厩…………




次日



“三日月殿下吗?你不是安排他去远征了吗?”
“诶?是吗?”她露出了残念的表情,“那鲶尾小天使,接下来的三天里就拜托你了。”
“什么?”
“马厩。”
“好的,包在我身上!”





作为病号被要求好好休息,她无聊地躺在被窝里,看着屋顶不属于这个季节的影子。

“啊,又一条锦鲤游过去了……”
好在最近都没有做那个梦……

“好想吃苹果啊…………”
话音刚落,一只削了皮的苹果就出现在她的眼前,她一歪头,看见了加州清光笑眯眯的脸。
“加州……”她感激地握住他的手,
“你简直是天使,呃不,是上帝圣母玛利亚啊!”




“诶~我只是不在了两天您就这样了,真是伤脑筋啊~”

“哈哈……大概最近八字不利……”她生无可恋地咬着苹果。

“话说……加州你最近有没有看见过……奇怪的东西?”

“奇怪的动西?”他疑惑地看着她。
“嗯……比如说……水的影子之类的……”

“诶?那是什么?”少年把后脑枕在手臂上,偏头看看她,“所以说,这就是主上您最近精神状态不太好的原因?”

“诶?呃……姑且算是吧……”
“嘛……水的影子我倒是没有看到过……”他用食指抵住下巴。

“不过要是真的那么在意的话,叫石切丸来看看?”
“嗯……我觉得…………”




是夜




“我还是觉得有点不靠谱…………”

她看着石切丸手中酷似鸡毛掸子的御币,小声跟身旁加州清光嘀咕。
“嘛,试一下,万一灵验了呢?”

石切丸: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

“消除灾祸,清净身心……”

笑容和善的大太刀缓缓举起手里的礼器,开始了驱魔祈福的仪式。

“清除不净之物…………”
“………………”
“…………”
“……”



“我好困……”她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
“我也是……”
“我也……”

“卧槽?!”第三个声音在少女身后响起,吓得她一个激灵,赶紧推了推昏昏欲睡的加州清光。

“我感觉……我背后人有人说话……”少女的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难道是……不净之物么……”加州也紧张地崩直了后背,右手紧紧按在刀柄上,准备一跃而击。

“别回头!”少女按住了红衣付丧神的肩膀,神秘兮兮地说,

“我的老家有一种说法,鬼要是在你后背跟你说话那就是要上你的身,而人虽有阳气护体,但是五官最容易被侵入,所以只要不回头就行。”

“那……怎么办?”加州清光感觉到冷汗顺着脖子淌了下来。

“石切丸?爸爸?您还在吗?吱一声啊?”少女看向供桌的方向,昏黄的烛火乎明乎灭,本应坐在那里的大太刀却不见了踪影,只有御币静默地摆在桌子的一角。

“怎怎……怎么办?”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开始打颤。
“我我我……我也不知道啊……”加州清光的语气也带上了一丝颤抖。

“砰——”突然地,门开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们,没事吧?”石切丸端着点心,无语地看着惊恐地抱成一团瑟瑟发抖的一人一刀。

“不要突然出现啊!”少女脸上的表情从颜文字(ಥ_ಥ)变成了(还能不能做朋友.jpg)

“既然石切丸在这里……那么刚才的那个声音……”加州清光说着回过头。

“嗨……”一张烛火映衬下的诡异笑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再次划破夜空。






“笑面青江?你怎么在这里?还有太郎也在啊……”

“嘛,毕竟我也是曾经斩过鬼的刀啊,对这些事情比较了解。”
笑面青江收了蜡烛,“不过加州君的反应倒是出乎意料地可爱呢……”

“你这混蛋——”
“加州冷静啊!别拔刀啊!”
………………




“结果,石切丸和太郎也没感觉到不净的气息么……”少女托腮嚼着团子,眼神放空,似乎在思考什么。

“看来不是邪物作祟呢……”石切丸也陷入了沉思。

“那到底是什么呢?水面的影子什么的……”清光加州食指抵住下巴,看向沉默的众人。

“我也不太清楚,或许是尘世的一些现象……”

“比如疲劳之类的,”少女挥了一下手,“可能最近有点累,出现幻觉了也不一定。”

“机会难得,不如我们来讲鬼故事吧!一人一个,轮着来讲怎么样?”她端起烛台,放在五人中间。

“嗯,现在的气氛正好呢……”笑面青江摸了摸下巴,“讲鬼故事可是我的特长哦。”

“鬼故事么……我不太擅长,不过久居神社,还是知道几个怪谈的。”石切丸温和地笑了。

“尘世的故事,我也略知一二……”太郎思付一下也表示同意。




“加州你没问题吧?”
“啰……啰嗦”


于是愉快的夜晚就这样过去了。



“清光?你的脸色好差啊,发生什么了吗?”面对挚友的关心,红衣的付丧神垂头丧气地摇摇头。



他实在不想说什么…………



—————TBC——————————

下一章想写红白战!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