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死亡flag(奇犽同人,bg)

懒鬼的罗嗦:

死亡flag是偶当年在贴吧开的一个帖子,征集女主人设,以短篇的形式写”她”和奇犽的故事,而且,每一个故事都与死亡相关。

虽说是好久以前的一个大坑,记得当时脑袋一热就征集了不少人设,然后就坑了………现在想想真对不起当初那些填人设表的小天使们……趁着假期还有点时间,把一些脑洞整理一下写出来~~

======================================



Flag 0.    regret

奇犽老了

人都是会老的

杀手也不例外……

年老的奇犽住在乡下,一个安静的小镇里。

春天镇上的樱花开了,像一片绯色的海,风一过,满地芳菲。

奇犽的家就在小镇的近郊,紧挨着一座教堂。

夏日午后,阳光慵懒地洒向大地,他坐在门前的摇椅上,静静地看着光线一格一格跳过百叶窗,爬上屋顶。偶尔飘过的白云在青草地上投下大片的阴影,像流浪的旅人,找不到停歇的方向。

这时他会想起小杰,那家伙很多年前就断了联系,之前他们还有互相寄信,有时只是一张明信片,什么都不填,盖上邮戳就寄出去,这种心照不宣的沉默,对于两个人来说,是一种穿越时光的默契。

”他啊…现在大概还在某个遗迹里刨土吧…”每当这时,银发的老者总是笑得温暖安详。

奇犽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老年人的习惯,他无奈笑笑,对同样鬓发苍苍的雷欧力说。

只不过后者早已是墓碑上的模糊的剪影而已。

他整理得很慢,很细心,把那些泛黄的信纸一张张展好,压平,轻轻拂去像框上的灰尘,仔仔细细擦拭它的每一道沟壑,就仿佛,在为过往的岁月举办盛大的祭典。
然后,他拿出了那个盒子。

古朴深沉的黑色,锁着一个人的一生。
缓缓摩挲着光滑澄凉的盒子,他的眼神变得悠远,仿佛透过它,看到那段埋葬在记忆深处的时光。

那年,她和他,都是十六岁,花一样的年纪。

夏日的夜晚总是喧闹的,镇子里,夏日祭典的烟火开满了夜空,她突然想起鬼族成人礼的那天,她和他还有小杰翘掉了繁琐的仪式,偷偷跑到萨桑城的内河边看烟火的事,有多久,没有像这样平静了?严酷的修行,刺激的冒险,以及……家姐的叛乱……

她累了,真的。

少女在草坪上看着烟火,少年在角落里看着少女。

那一年,他们十六岁。

”当——当——当——”钟声将奇犽拉会了现实——到了晚祷的时间了。

奇犽不信教,但是喜欢——或者说习惯,在钟声响起时去教堂,有时跟着虔诚的信徒们一起祈祷,但实则是在打瞌睡,有时只是坐着,看着夕阳最后一缕光线穿过彩色琉璃,投映在地上的斑驳的光影。唱诗班的吟唱,神父虔诚的祈祷,在他耳边都化作一片雪白的虚无,然后,一个影子,越来越清晰。

少女淡茶色的发总像没梳好一样,上半部分胡乱翘着,可披散下来的却如丝绸般垂顺。紫色的眼瞳带着七分戏谑和三分玩世不恭,常年在生死边缘挣扎,让她的眉眼失了少女的温软,添了几分英气。无论是说话还是打架都带着边漠的豪爽。

”简直……不像个女生。”奇犽记得他说出这句话之后,头顶就挨了一记爆栗。”再说一遍……”少女的脸隐藏在奇怪的面具后,但杀气却满满地溢出来,”就杀了你!”她咬牙切齿的样子让奇犽莫名地有种愉快的感觉,于是两个人吵架拌嘴最后大打出手拆房子成了家常便饭。

什么时候,心里满满都是她的影子?又是什么时候,渐渐地遗忘了?

奇犽记不清了。

那好像是春天,樱花倾城的时节。少女站在玄关处穿鞋,就像平常去超市买东西一样。

”多久回来?”少年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声音开得很大。

”少则三四个月,多则……一年吧……”少女系好鞋带,似乎不满意,又拆开重新系。这个小动作没能逃过奇犽的眼睛,”强迫症。”

”你说什么?电视声太大我听不清!”她夸张地叫喊着,看着少年捂住耳朵,笑得幸灾乐祸。

”可恶…”奇犽按了一下开关,世界突然安静下来了,静得可以听见樱花纷纷扬扬落在地面的簌簌声。

少女的脸,尽管大部分掩藏在面具后,奇犽也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表情,一定很悲伤。

”我出门了。”
”一路小心。”奇犽头也不回地说。

他在害怕,害怕一个未知的结局。

少女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口,伴着满城的樱花。

玄关的台阶上,放着她的面具和一张纸条:一定会再见面的,等我。

但她一直没回来。

奇犽”醒”过来时,教堂里早已空无一人,夕阳挣扎着,将最后一缕光线抛洒向大地,呈现出一片圣洁而又神秘的景象。现在是黄昏——光明与黑暗的交界。

奇犽缓缓掏出那个黑色的盒子,轻轻打开,红色的天鹅绒衬布上躺着的不是稀世珍宝,而是一枚面具——从中间断裂开,一分为二。

奇犽忽然想到,在得知她死讯的前几天,做的梦。

也是这样的黄昏,不过更为壮烈——血色的残阳染红了半边天,像烧起来了一般,他踏着满地的枯骨残骸,不停地走啊走啊,好像在寻找什么。

然后,他看到了一座山,一座尸体和刀剑堆积成的山,大漠的风呜咽着,像是为谁而奏的镇魂曲,漫天黄沙模糊了视线,他依稀看到一个影子,一个孩子的影子,她摇晃着,从尸堆中抽出一把长枪以支撑摇摇欲坠的身体,但脊背挺得很直,孤傲而决绝,仿佛尸骨中开出的一株蜀葵。

风越来越大,裹挟着沙土吹得他睁不开眼睛,待一切平静下来后,他第一眼看到的,边是在血色夕阳映衬下的那把刀——断罪——鬼族风间家家主的佩刀,也是她不离身的武器。

它笔直地插在尸山血海之上,仿佛少女不屈的身影,坚强,而又脆弱。

”风间……雪”仿佛费劲全身力气一样,他叫出了这个名字,然后,梦醒了。

”咯啦——”奇犽听到很轻的一声,于是他知道,床边柜子上摆放的那枚面具,碎了。

第二天早上,小杰打来电话说:”她死了。”

奇犽异常地平静说:”我知道。”

再也……见不到了。

转眼间,夏天到了,樱树繁密的叶子让人怀疑春天漫天的烟霞只是一场虚幻而美好的梦境。午后的和风带动了百叶窗上小小的风铃,叮呤地响着,知了没完没了地叫着,为夏日的午后增添了昏昏欲睡的色彩。

奇犽是在这样的一个午后,安静地离开了人间。怀里是一枚破碎后又重新修补的面具。

=================END================


后记:

1998年5月7日,天空斗技场

那年,他们十二岁。

繁华的街道在夜幕下显得有些空虚,一天的修行结束,风间雪和奇犽肩并肩地走在回天空斗技场的路上。

”小杰呢?”少女的头发一翘一翘的,有种让人想把它压下去的冲动。

”先回去了,说是要早点休息,大概又是在公园里训练吧。”少年双手交叉放在脑后,一头银发在路灯的照耀下特别显眼。

”是么……”少女漫不经心地回答。

然后就是长久地沉默。

人行道,红灯,熙熙攘攘的人潮。
在灯转绿的那一刻,少年突然叫住抬腿欲走的少女。

”阿雪!”
”嗯?”

猝不及防,少女被拉进了一个怀抱,充斥着少年干净的气息。然后,他吻上她的唇,像一个偷吃糖果的孩子。

”你…你干什么!”少女一把推开少年,面具遮挡的脸一片绯红。

就像那年的樱花。

看着她的窘迫,他笑了,不带一如既往嘲讽,而是澄澈而温暖。

红灯,汽车轰鸣着驶过,少年轻轻掀动嘴唇说:”我爱你。”

我爱你,风间雪。

那是埋藏在岁月里的,还未绽放就凋零的花。

=====================================
二半夜终于写完了……

其实这一篇flag 可以说是弥补自己的一个遗憾吧…因为人设来自之前一直在写一个坑但最后由于种种原因没能继续下去,所以这个短篇就当是给它一个结局吧……也是弥补内心的一种遗憾。

突然发现实际写起来好难……偶现在已经没有脑洞了……求各种创意T_T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