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死亡flag

唔………一个坑掉的系列
本系列女主全来自征收的人设~~
谢谢填人设的小天使们~~
这里懒鬼~~~
求眼熟

死亡flag系列

flag   12、Little traveler

【于是小王子伏在草地上,哭了】

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月光柔柔地洒满窗楹,为宁静的的夜晚披上薄纱。
窗外,天幕上几颗星子不急不缓地闪烁着,像是昏昏欲睡的眼。

因诺森特,这夜色下的小镇早已陷入沉睡。

红瓦的屋顶在夜里模糊成月光下寥寥的剪影,余下的,隐匿在黑黢黢的影子里。

更远处,有几盏孤灯,暖色的光在一片寂静的深蓝中晕开,像平静水面泛起的几点涟漪。

他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

干燥的喉咙让吞咽这个动作变得无比艰难,干渴迫使他寻找水源。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挪出被子, 轻手轻脚地穿上拖鞋, 仿佛生怕惊扰了谁的美梦,动作轻捷,像极了一只银猫。

不必开灯,借着月光,他很轻易地摸到了房门,轻缓地压下门把手,不发出一点声音。

他回身,目光定格在在空荡荡的床铺上。
对了,那里早就没有人了。

这该死的习惯!

他懊恼地抓抓头发,狠狠推开房门,老旧的轴承发出”吱噶——”的响声,尖锐的声音搔刮着耳膜,在寂静的房间里回荡。

【狐狸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来和我一起玩吧,”小王子建议道,“我很苦恼……”

“我不能和你一起玩,”狐狸说,“我还没有被驯服呢。”】

从冰箱的角落里抠出几罐啤酒,冰凉苦涩的液体适时地缓解了喉咙的灼痛感,划过食道,连着胃一起冻结,但在酒精的作用下空荡的胃袋发出抗拒的信号,腹里火辣辣地疼。

他随手扔掉空易拉罐,皱着眉

”不会是过期了吧。”

几罐啤酒下肚,他靠在沙发上,难得地显出几分颓废。

他突然想起和她第一次相遇的情境。

【”什么叫‘驯服’呀?”】

【“这是已经早就被人遗忘了的事情,”狐狸说,“它的意思就是‘建立联系’。”】

【”建立联系?”】
【”没错。”】

那是一家很不起眼的店面,四周墙壁被广告牌挤占得所剩无几,只能从门口花纹繁复古典的告示牌上得知,这里是一家咖啡店,以及用各色荧光笔写着的”今日特供”。

”香草奶茶……和巧克力布丁……”他凑近,热气从门缝里透出来,水雾氤氲,混合着暖色调的灯光和甜点的香气。

这对冬日里的旅人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或许我可以点一杯热可可,那一定很暖和。”

这样想着,他推开了店门。

【“对我来说,你和其他十万个小男孩一样,只是个普通的小男孩。

【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不需要我。】

【对你来说,我和其他十万只狐狸一样,也只不过是只普通的狐狸。】

”欢迎光临。”

少女和上手中的书,抬起头

婴儿蓝的眼瞳清澈透底,天空和海的颜色杂鞣着
像童话里的世界。

一只银色的猫从她的怀里挣扎着跳出来,消失在柜台后面。

他改变了主意。

”一杯热可可。”他走到吧台前,拉开椅子熟练地坐下。
”还有,你这里招服务生吗?”

【“但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 】
【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打开了匣子,回忆像潮水一样涌来。

无数画面从眼前一闪而过,像钻进水面的鱼,消失在深渊里,不泛起一丝波纹。

酒精麻痹了大脑,他索性不再抑制,放任自己,随着那些光怪陆离的碎片沉下去,沉下去…………

【“我的生活很单调。因此,我感到有些厌烦了。】
【”但是,如果你要是驯服了我,我的生活就一定会是阳光普照的。】

”y……yun?”
”是yun,四声。”

面前的少年难得地露出苦恼的深色,笨拙地绕着舌头探索着发音的技巧。

”蕴……对嘛?”
”………”

”你怎么啦?”
少女红了脸,她把头转过一个弧度,轻轻咳了一下。

”蕴?………蕴~~~”
少年伸出五指在她面前晃晃,拉长了调子俏皮地叫着她的名字。

”恩……我在。”

【”一旦你驯服了 我,这就会十分美妙。麦子,是金黄色的,它就会使我想起你。】

他清楚地记得每一个细节。

她的手带着微凉的体温,指尖泛红,在他的掌心,一笔一划,描绘出的那个复杂的形状,连带着暖色调的时光,也微微颤动了。

他还记得冬天的时候,她把自己缩成一团靠在摇椅上,捧着一杯热咖啡。

壁炉有些旧了,墙纸斑驳着,露出熏得黑漆漆的墙面。炉火很旺,映着她苍白的脸,猫咪安静地伏在她的膝上,有时是英短,有时是波斯,银色的毛像被炉火燎着了一样,渐染上火烧云一样的颜色。

他在前台,百无聊赖地擦拭着玻璃杯,余光却时不时地撇向她的方向。

然后对上她笑吟吟的蓝色眼睛。

灰色的天幕散开了一角,露出澄澈的天空。

于是他索性不在偷偷摸摸地看,而是光明正大地趴在吧台上托腮和她对望。

不出所料地,她的耳根染上壁炉里的火焰的颜色。

她偏过头不去看他。

一时安静极了。

连窗外雪落时扑簌簌的响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她开口,声音在时光里泛起一圈圈涟漪。

”今年的雪下得真大呀。”

吧台木质的桌面有些微小的裂痕,细细描摹,指尖传来粗糙的质感。

回忆总是在某些地方变得清晰。

”奇犽,我喜欢你。”

她说,声音轻得像窗外的落雪。

他眯着眼笑了。

”那就,在一起吧。”

【而且,我甚至会 喜欢那风吹麦浪的声音……”】

某些细节被无限放大。

有时是雨滴打在玻璃上,划出的歪歪扭扭的痕迹

窗外的影子模糊着,流动的色彩融化在雨幕里。
他看着怀里熟睡的人,唇角上扬。

一片树叶打着旋落下。
然后两片,三片,越来越多……
红的,黄的,在柔和的光线里舞动

时光像是镀了金

他和她手牵手走在小路上,谁都没有说话。
温度从掌心贴合的地方传来。

然后,又是一个冬天。
………
………

【如果你下午四点钟醒来, 那么从三点钟起,我就开始感到幸福。】

”奇犽……奇犽?”
他回过神,看向她。
窗外,节日的灯光将夜晚渲染成五彩缤纷

”走吧…”
他把手搭在她肩膀,顺便揉了揉棕色的发顶。
她的大半张脸裹在围巾里,仅露出蓝色的眼睛,瞪着他。
橱窗外的灯火落在她的眼里,那蓝色像是烧着了一般。

【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感到幸福。】

【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就会坐立不安;我就会发现幸福的代价。】

”抱歉……”少女的身影越来越近,她小跑着停在他面前,撑着膝盖,气喘吁吁。
”人太多了,你等了很久吧。”

”没有啊。”他笑着牵起女孩的双手,放在唇边呵了几口气,又把它们放在领子里小心地捂暖。

她掂起脚尖,蜻蜓点水般地在他眉心落下一吻。

干净,不带一丝欲望。

”我想吃芒果慕斯。”
”嗯,回家给你做。”

【就这样,小王子驯服了狐狸。当出发的时刻就快要来到时:

【“啊!”狐狸说,“我一定会哭的。”】

【“这是你的过错,”小王子说,“我本来并不想给你任何痛苦,可你却要我驯 服你……”】

【“是这样的。”狐狸说。】

他们在寒冷的冬天依偎着取暖

在冰雪消融的前夜坠入爱河

他们去了海边

潮湿咸腥的海风充斥了整个夏天

深秋的午后

他们在落叶纷飞的小径,许下永不分离的诺言

然后,又是一个冬天。

结局来得太快。

【“可你就要哭了!”小王子说。】
【“当然罗。”狐狸说。】

”今天是新年呢。”她深陷在摇椅里。
壁炉的火早已熄灭了,连最后一丝灰烬也在空气中渐渐冰冷。
”新年快乐,奇犽。”她说,月色笼罩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瞳,
颓然,干涸,灰暗
死了一样。

月光洋洋洒洒地落在雪地上,窗外一片明亮。
那是漆黑的屋子里唯一的光源。

他站在阴影里,光线在脚边戛然而止。

此刻,他与她,泾渭分明

良久,他开口,声音沙哑

”你不后悔?”

她笑得苍白
”至少我还有麦子的颜色。”

于是她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火红的心脏在他的手里渐渐冰冷。

曾经
她将它捧在手心里奉与他,如虔诚的信徒一般,只盼他小心珍藏。

而现在,又是谁的真心,狠狠摔在地上,有如尘芥。

他说,他从未爱过他
他说,那些不过是逢场作戏
他说,她只是他的目标
………
………

那些都不重要啊,那些日子,她真的很开心
这就够了

【“那么你什么好处也没得到。”小王子说】
【“至少我得到了麦子的颜色”狐狸说。】

他坐在沙发上,一夜无眠。
晨光勾勒出钟塔的剪影,隐约有白鸽的影子掠过。

新的一天如约降临

他突然想起一年前那个夜晚,他跌跌撞撞地逃离,在寒风中漫无目的地走着
那时才发现,曾经到手的温暖是那么珍贵。
只是遗憾
他从未动心。

”人啊……不能只为爱情活着。”

他无奈笑笑,向着晨曦举起空的啤酒瓶

”干杯。”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