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EH企划整理】互动⑦

#熊孩子索玛和准嫂子艾尔的互动#

对峙

那个被绑在凳子上的倒霉蛋发出痛苦的呜咽,像是屠宰场里待宰的牲畜。

艾尔漫不经心地摩挲着匕首的锋刃,转头去欣赏巨大玻璃窗下舞池里的优美舞姿,留声机播放着《蝴蝶夫人》的唱段,伴随着低沉的哀嚎,在空旷的贵宾室里回荡。

黑发男子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一封沾了血的信,红色的火漆上印着剑与蔷薇。

“赫斯特家族的狗……”他用近乎病态的苍白手指夹起信封,不屑地抖了抖,
“敢骑到我们头上来,你知道后果么?”

漆黑的眼瞳深不可测,仿佛那是地狱的入口。

凳子上的俘虏抖动着他那肥胖的身躯,不停地挣扎着,惊恐的脸扭曲成令人恶心的形状。

“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谈谈……”艾尔的唇边勾起令人心惊的弧度,“夜晚还很长……”

留声机里女高音咏唱着蝴蝶夫人对幸福的渴望。

“我们要让屋子里,充满春天的芳香, 让这里就像花园一样,春光荡漾。”

“真让人恶心啊……”他呐呐自语,把匕首深深地钉进俘虏的手掌,“你瞧,你们多像?”

“被抛弃的狗……哈哈哈……”他低沉的地笑着,脸上的表情逐渐狰狞,“没有人会来救你!”
“说出你知道的一切,我会让你解脱。”

“哐——”房门被大力踢开然后狠狠摔上,侵入者扫了一眼波斯地毯上飞溅的血迹和捆在椅子上的人,冷漠地开口:“你最好快一点,艾尔吉伯特。”

“索玛,再给我两分钟,我能让他把上辈子的事也说出来。”

摊在椅子上的男人在看见清金发少女的一瞬间突然激动起来,他拼了命地向少女的方向挣扎,甚至弄倒了凳子,他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布满血丝的眼睛从眼眶里突出来,祈求地看着少女。

“哟,你们认识?”艾尔饶有兴趣地看着男子在地上蠕动着爬向面前的少女,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

“你什么意思?”她抬起头,挑衅地看着他。

“没有没有,我哪敢啊,”艾尔蹲下揪起男子的头发迫使他看着少女,他拿开了男子嘴里塞的的破布,附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地说,
“告诉我,她是不是姓赫·斯·特?”

男子顿时面无血色,他看看索玛,又看看艾尔,张了张嘴。

“砰——”刺目的血花绽放在他的额头,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吐出一个音节。

“两分钟结束了,”肇事者晃了晃手里的勃朗宁,“艾尔吉伯特,我对你的容忍有限……”

“那是我的台词。”艾尔面色阴郁地站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他死死盯着索玛,缓慢而清晰地说

“索尔丝·玛格丽特·赫斯特,十年前赫斯特家失踪的长女……”
“军人校毕业?二十年有期徒刑?”
“索玛·墨尔斯,这样好玩吗,啊?!”

索玛冷漠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缝,她举枪对着艾尔,沉默了半晌才说了一句话

“你真可怕,艾尔吉伯特。”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她有些挫败地问。

“从第一次看到你杀人开始,”艾尔选择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坐着沙发上,无视面前黑洞洞的枪口。

“没有任何一个军校会教你怎么用钢索杀人。”
“我们是一样的人,”他撑着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少女。

“得了吧,我跟你才不一样。”索玛收了枪,嫌弃地撇了一眼墙上大片的血迹,“至少我从来不会折磨暗杀目标。”

“可结果都一样,他们死了。”
“别把我和你混为一谈,你个变态。”
“谢谢你的赞美,”艾尔叹了口气,“我们能不能不要一见面就吵架?”

“抱歉,我控制不住。”
“好吧,”艾尔沉默了一会儿,问到:
“赫尔曼知道这件事?”陈述句语气。

“对,老大知道一切。”提到义兄,少女突然变得沮丧。

“其他人呢?”
“不知道,除了你。”
“迟早会知道。”
“你不杀我?”
“没兴趣,”艾尔站起身,用沾满血的手揉了揉索玛的头发,“现在的你没有异心,而且,要是杀了你……那家伙会生气的。”

“拿开你的脏手,变态杀人狂!”
“看看你手里的枪,赫斯特小姐,”艾尔收了手抱胸看着她,“你是小杀人狂~”

随着蝴蝶夫人悲惨地死去,留声机咯吱一声停下了,屋子里静得可怕。

“我说……”在艾尔转身打开房门的时候,索玛的声音从他身后闷闷地传过来,“你对老大是真心的吗?”

“在我厌倦之前,”艾尔转过来,饶有兴趣地看着少女。

索玛的表情隐藏着黑暗里,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语气诚恳些
“拜托你……在厌倦之前照顾好他……”
“那是自然,你呢?”

“我……终究是要走的……”她的声音里多了一丝颤抖。
“什么时候?”
“或迟或早,”她抬起头,直视艾尔,“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也一定知道,我不可能永远留在这里。”

“好吧,”艾尔走过去,在少女耳边轻轻说,
“别让我失望索玛,不然我会杀了你。”

索玛似乎笑了一下,“我真不希望有这一天……”
“那太可怕了……”

“是啊,”艾尔摇摇头,转身离开,
“那太可怕了……”

————————————————————————————————————————————————————

索玛的身份赫尔曼很早就知道,林赛也曾经提醒过他要小心,但是赫尔曼选择了相信索玛,这让她很感动。艾尔吉伯特是除赫尔曼之外最早发现索玛身份的人,但是他选择了相信赫尔曼的决定,也深知凭索玛的性格很难做出伤害赫尔曼的事情,于是对索玛的一些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要一对上艾尔吉伯特,索玛就是个闹别扭的熊孩子233333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