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EH企划整理】互动⑤

索玛和老大赫尔曼的互动

#老大是世界的宝物#
#毛茸茸赛高!!#
#全企划最大黑恶势力登场!!#

————————————————————————————————————————————————————

互动三
索玛和老大

1.从监狱里保释出来+安慰梗

2.咖啡太热+关于武器的讨论

3.老大买了新车




1.

“索玛·墨尔斯,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毕业¹,特种兵精英小队第二队队长……”

她坐在冰冷的铁椅子上,禁锢在手脚上的镣铐只要轻轻一动就会发出刺耳的响声,但是军人良好的习惯让她能够保持着笔直的坐姿一动不动地听着面前的大型猫科动物一页一页翻着自己的简历并将那些辉煌而又斑驳的事迹以一种闲聊的方式念出来。

冰冷的白炽灯光和灰暗的水泥墙让场景变得压抑,而对方身上透露出的压迫气息更让她想逃离这里。

“所以说……”赫尔曼合上手中的资料,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锐利的眼瞳洞察一切,“索玛小姐,去年四月底的军事行动中,因为您的指挥失误,导致整个第二小队全军覆没,只有您一个人活下来了,对吗?”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赫尔曼先生。”她生气地抬起头,直直对上他的目光,深蓝的眼睛里有火焰在燃烧,“作为一名军火商,您找一个军事法庭的罪人有何贵干?”

她的手指狠狠地捏着钢铁的护栏,好像要把它们捏断,指节显露出渗人的白色和青色的血管,她周身的铁链颤抖着,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你见过困兽么?囿于囚笼之中,折断獠牙利爪,任人欺凌,那种眼神和面前的少女如出一辙。

“来做个交易如何?”
“我拒绝。”
“先别着急,你可以听听我的条件。”

“索玛少尉²,我现在有办法把你从这个鬼地方弄出来……”赫尔曼压低了嗓音,目光在她身后的两名检察官身上停留了一下,后者很识时务地离开了,留下一人一虎在狭小的室内对峙。

“我相信像你这样的人才不应该辱没于此……”

“省去那些客套话吧,”少女从那两名检察官离开后就放松了身体,甚至翘起二郎腿,上身向后靠在椅子背上,“说出你的条件。”

“好吧……我这里缺人手,来不?”
“工资怎么算?”
“底薪一年十万,出任务另算,五险一金齐全!”
索玛眯起眼睛,难得地勾起嘴唇,
“成交!”


注1:改自英国桑赫斯特军校
注2:少尉军衔的职务是排长或者副连长,职务和军衔是有差别的,一般是先升职务后升军衔,
军队专科学校毕业分配到部队一般授予少尉军衔,定职为正排职。


2.

“啪——”一只文件袋落在赫尔曼面前的桌子上,大型猫科动物抬起头,少女正抱着胳膊看着他。

“索玛,你脸上沾上血了。”他指指自己的左脸颊。
“是么,我以为我已经足够小心了,”少女顺着他的指点抹了抹,手指尖染上一小片鲜红,她四处寻找纸巾无果后,颇为无奈地说,“我去洗洗。”

少女的背影消失在卫生间门后,从办公桌的隔断里探出一个挂着耳机的头,随即迪卡蹬着旋转椅滑到赫尔曼旁边,看自家老大把文件从袋子里拿出来,扫了一眼,紧缩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一头栽倒在舒服的沙发椅中。

“咱们放两个月的假。”
“欧耶!”迪卡坐在椅子上转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说真的老大,”她拉着椅子再次凑过来,神神秘秘地问,“我挺好奇的,索玛到底犯了什么事儿能让军事法庭判20年?”

“战略性指挥失误导致重大伤亡……虽然对外是这么说的。”清冷的女声在迪卡身后响起,她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嗨……索玛……呃,抱歉……”

“没事,”金发少女脖子上搭着毛巾,一屁股坐在真皮沙发上,下垂的刘海挡住了眼睛。

“实际上……我们全小队,都是放弃给敌军的诱饵……”

“天……这可真……呃……怎么说呢……”迪卡为难地看看自家老大,后者微不可查地皱皱眉。

“放轻松,迪卡。”她丢给同事一个安慰的眼神,“那次行动代号是‘断翼’,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自己不可能活着回来……”

“可是你还活着。”赫尔曼低沉地接了一句。
“呵,是啊。”她仰头靠在沙发背上,似乎很疲惫,“所以我要担负起这一切的责任。”

“我年轻的时候不晓得收敛,得罪了许多高层,本来是要被军部的老家伙们判死刑的,结果你猜怎么着?”她把头偏向两人,深蓝的眼里各种情绪挣扎着。

“我的老师,教官,在军部高层到处替我求情,同届的学生在军事法庭上替我辩护,我才活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二十年监狱生涯……很幸运,不是吗?”

“军界的高层一直很腐败,顽固,而且大多由企业和家族掌控。”赫尔曼沉思很久才开口。

“是啊……所以,现在我很失望,很失望……”她再次把头垂下去,“好在都结束了……”

“索玛……”迪卡小心翼翼地开口,“我觉得……呃……也许不是一件坏事……当然,你的队友牺牲了,这很糟糕,但至少你还活着……其实我的意思是,你现在可以为自己活着,这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不是吗?”

对方一动不动地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迪卡
苦恼地挠挠头,决定继续说下去,“要知道,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法真正地为自己活一回,但是现在我们有这样的权利,我们的命在自己手里,不属于军事法庭,也跟军部的家伙们没关系,除了我们自己,谁也无法决定我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也没有人能在我们不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决定我们的生死!”

她颇为激动地挥了一下手,“我们现在是自由的,完全自由,我们只为自己卖命,这不是很棒的一件事吗?”
“我知道军人的天职是服从,但是现在,索玛,你得学会听自己的,因为你自由了。”

索玛抬起头震惊地看着迪卡,她觉得一直以来盘旋在内心的阴云散去,露出晴朗的蓝天。在此之前所有人只会要求她该做什么,怎么做,却从未有人告诉她你是自由的,所以即使折断羽翼,深陷泥沼,她也只能默默忍受,而现在,眼前的一切变得宽阔而又鲜明。她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沸腾起来,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你自由了,你自由了!

于是她嘴唇颤了颤,然后轻轻地笑了。
“谢谢你,迪卡。”
对方也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大力拍了拍她的肩膀。

“所以,为了庆祝索玛重获新生,咱们今晚去大排档撸串,老大请客!”

“听起来好便宜……”

“希望这次迪卡你不要把烤腰子的铁签儿咬折了。”

“哪能啊,”她露出一口白牙,“到时候可别求我给你开啤酒瓶!”


3.

赫尔曼端起咖啡杯送到嘴边,然后又放下。

“好热。”

他环顾四周,迪卡出去收集情报了,诺大的办公室里,只有索玛靠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擦着枪。

自从她来到办公室之后,西墙便成了一个武器陈列库,半自动步枪,狙击步枪,冲锋枪甚至还有榴弹发射器,但最显眼的还是挂在正中央的红色镰刀。

他突然想到索玛的一个称号,但手里传来的灼热感迫使他停止了关于这方面的思考。

他赶紧放下咖啡杯,瓷质杯底和实木桌面相碰,发出清脆短促的一声。

于是少女抬起头,恰巧看见老大在对着毛茸茸的手指吹气。

她放下了手里的活计,走过去,端起了咖啡杯,到饮水机前接凉水。

“话说索玛,”赫尔曼无聊地撑着下巴,刚刚烫过的那只手拿起桌子上价值不菲的签字笔在指尖来回地转。

“嗯?”她漫不经心地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单音节。
“我好像从来没看见过你用镰刀。”
“哦,那东西没什么用,当时看着好玩,买来装逼的。”
“战场上还是子弹快。”

赫尔曼手里的笔啪地掉了,于是他放弃了这个游戏转而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懒洋洋地说,

“我记得你有一个称号。”
“我有很多称号,你问哪个?
“跟镰刀有关……布什……什么的。”
“是布尔什维克。”她似乎叹了口气。

“对!布尔什维克!因为你的镰刀是红色的吗?

“这是一方面……”她把杯子递给他,走到墙边取下了那柄鲜红的镰刀,手指抚过冰凉的刀刃,“还有就是他们说我不近人情,像个激进的社/会/主/义/分/子。”

“这可真是冤枉,我一直为资/本/主/义卖命。”

赫尔曼咂了一口咖啡,寡淡的味道让他皱起了眉头。

“不,”他双手交叉,撑起下巴,目光深邃而悠远。
“你在为自己卖命。”

————————————————————————————————————————————————————

很早期的互动,对人物的性格把握的还不完善,很多地方都有bug……

索玛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正经,实际上还是一个玩世不恭略带中二的少女,对赫尔曼的感觉一开始是戒备,后来逐渐产生依赖和敬仰的心理,把他和黑社会小组的成员当成亲人一样看待。

还是写不出符合人设的东西……很多东西没有表现出来(ಥ_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