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主线一】苟利国你给我站住!

又名狗子相亲记

死线搞事

放飞自我

顺便祭奠我那死去的智商(ಥ_ಥ)


————————————————————————————————————————————————————



(上)



苟利国起床的时候,太阳才将将从高楼的缝隙里一点点爬上去,揉着惺忪的睡眼,将熹微的晨光撒向钢筋水泥的大地。在汽修厂熬夜赶班了三天的苟利国是被对面楼窗户玻璃的反光晃醒的,起初他还以为是狙击枪的红外线,吓得滚下了床,后来才想起昨天实在太累,回到卧室倒头就睡结果窗帘没拉,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佣兵时期的习惯已经根深蒂固,即使没有人来叫,他也绝不会在床上躺着超过七点——和某个懒癌正好相反。

等他洗完脸刷完牙来到自家狭窄的,塞两个人转身都费劲的厨房,就看见狐之助踮脚站在凳子上,挥舞着炒勺做早饭。

“苟利国大人早上好!”化成小孩子模样的狐狸开心地挥挥铲子,露出尖尖的小虎牙。

苟利国木讷地点点头,睡眠不足让他的大脑还处于当机状态,以至于没有听清今天似乎异常兴奋以至于聒噪不停的小狐狸到底说了什么。

等到清晨的低血糖状态结束,明石国行也从隔壁的被窝里慢慢爬起来,伸着懒腰蹭到桌前,开始往面包片上抹厚厚的蛋黄酱时,狐之助宣布了一个重大消息。

“苟利国大人!经过我精心的挑选,终于从上百名适婚女子中选出了最适合您的一位!今天的行程也安排好了!中午约好在涟先生的花店见面,然后去市中心的步行街看电影,在西餐厅吃晚餐,然后去附近的主题公园参加游园祭,最后一起度过浪漫的一晚!连旅店都给您定好了!今晚不用回来了哦~”

“啥?”当事人一脸茫然地拿着土司,番茄酱顺着瓶子口源源不断地淌下来,撒了一桌。

“嘛,这不是很好吗?恭喜你即将脱离dt之身喽。”明石国行拿起另一片面包,开始慢悠悠地抹红豆沙。

“苟利国大人!还记得入职的时候在下承诺了您要找一位腰细腿长肤白貌美的妹子给您当女朋友嘛!”狐之助激动的拿起桌子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口,“现在终于到了实现承诺的时候了!”

等等,好像承诺我这件事的不是你而是某个还没吃完早饭的懒癌啊!

而且突然相亲是什么情况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啊喂!

况且女孩子大概都不会喜欢我这种类型啊你到底跟人家小姑娘说了什么才把她骗过来的啊喂!

“想知道吗?那我就告诉您吧!我对外宣称您是政府高管,又高又帅,月入百万,结果就有很多女孩子主动来报名了呢!”狐之助得意洋洋。

完了,彻底没戏了。

苟利国绝望地摇摇头,随后深沉地对狐之助说:“那我也要告诉你,你刚才喝的,是我泡隐形眼镜的保养液……”

目送狐之助狂奔而去,苟利国瘫倒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像死了一样呢……”明石国行咬着土司,对拼命漱口的狐之助这样说道。




直到二人把黑发青年摁在镜子前,苟利国才回过神来,他拼命挣扎,死活都不肯穿上那身西装。

“我说你们适可而止吧!现在不是风声很紧吗?!前两天不少本灵刀都被袭击了喂!你们怎么还有闲心管我这个大龄青年的闲事啊!”

“嘛,虽然形势紧张是真的,但是答应苟利国大人的事情一定要办好!这可是在下承袭‘狐之助’之名的骄傲!”小狐狸费劲地给他套上最后一只袖子,拿起浇花的喷壶就开始往青年脑袋上喷水。

“忍耐一下吧,您的头发太长,在下给您修剪一番。”

“我拒绝!!!!”苟利国立刻从椅子上弹起来,狐之助和明石国行两人合力都没按住,黑发青年捂着脑袋,好像狐之助要剪的不是头发,而是他的项上人头。

“我跟你讲啊狐狸,啥都行千万别动我头发!”他蹲在阳台上,警惕地看着一人一狐,一副“别过来不然我就跳下去”的架势。不过明石国行倒是毫不在意,才二楼,撑死摔断腿。

最后,紫发的付丧神还是贡献了自己的发夹,这才把苟利国那一头邋遢的刘海打理干净。

“嗯……怎么说呢?”狐之助撑着下巴陷入了沉思,“在下想到一个成语。”

“衣冠禽兽?”

“喂!”

“不是……”

“那……人模苟样?”
“……好像也不对……”

“嗯……苟利国家……”
你再这样我就要报警了啊!太暴力了!

“不是啦!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狐之助一拍手,“再拿出点自信来啊!苟利国大人!”

“呃……”过于拘束的衣服让青年浑身不自在起来,他别扭地松松领带,又拽拽衣袖,皱着眉,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

“放松啊!苟利国大人!微笑!要微笑啊!”

“我试试……”
“不,你还是别笑了……”

“…………”
“听见了吗!别笑了!!!”

看起来更恐怖了喂!妹子会被吓跑吧!绝对会被吓跑吧!





“所以说……为什么我也要跟着来啊……”深紫发色的付丧神懒洋洋地枕着胳膊,低头看着脚边的小孩子,两人尾随着苟利国,往涟的花店那边走去。

“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啊!”狐之助攥紧了肉肉的小拳头,“这将是苟利国大人的第一次约会!也将是脱离大魔导师身份的好机会啊!”
“明石大人不觉得激动吗?!”

“嘛……我现在只想找个地方睡觉,好累……”
“哇啊啊啊不要再大街上躺下啊!明石大人!”

好不容易拉起倒在地上一摊的付丧神,还没等狐之助松一口气,转身就看见苟利国直挺挺地朝着电线杆走去,小狐狸吓得连原型都露出来了,手脚并用地跑到青年脚边死死咬住他的裤腿,这才避免了惨剧的发生。高大的青年愣了一下,随即自暴自弃地蹲下抱头,抓着狐之助毛茸茸的大尾巴不放。

“我真的不行啊……咱们回去吧……求求你了小祖宗……约会什么的饶了我吧!”

“苟利国大人!不能泄气啊!人都约出来了!您要是半途而废,对方会多伤心啊!”

“我觉得她要是看见我那就不止是伤心,而是绝望了!”

“怎么会呢!要对自己有信心啊!苟利国大人!您看,您现在可是人模人样……呃不,人模苟样……也不对……”

狐之助急得快要哭了,他求助地看着明石,后者无奈地叹口气,走上前拎起青年的后领拖着他往前走,“实在不愿意也要给女孩子一个台面下啊,爽约太不礼貌了,再说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不行?把这次相亲当成政府安排的任务努力完成吧……”

他回头看着生无可恋的青年,无奈地说,“要是实在撑不下去了就给我们一个信号,我们会想办法的……”

苟利国这才点点头,任由他们连拖带拽地向着花店赶去。




“哦呀,真是稀客。”门口的风铃一阵脆响,莺丸放下手中的花枝,看着门口局促不安的青年,“来找涟吗?”

话音刚落,楼上就传来一声巨响,莺丸倒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平和地问道:“这次又是什么?”

“洗衣机……咳,”涟的身影从楼梯口出现,“不小心碰到了结果就……苟先生吗?好久不见。”

“啊……好久不见……”刚才的声音把苟利国从恍惚中拉了回来,他摆摆手,“叫利国就行。”

“那么利国兄是来喝茶吗?”

“呃……不是……”青年明显局促不安起来,他搓着手看看身后的付丧神,又看看地上整齐摆放的花束,“我来买花……”

“哦?这可是难得一见的情况呢,要送给什么样的人?”
“呃……那个………就是……”

“一束红玫瑰,越贵越好。”明石国行懒洋洋地找了个地方坐下,“他要去相亲。”

“可喜可贺,那么为了庆祝利国兄找到红颜知己,要来喝一杯茶吗?”

“不了……我……我还是……”眼见青年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涟停止了调侃,手脚麻利地包了一束玫瑰递给他,“那么,祝君武运昌隆。”

“哦……谢谢…………”


走出花店时,苟利国一眼就看见了门口等候的少女,她身着白色连衣裙,橙金色的长发编成一股辫子盘在脑后,婴儿蓝的眼睛格外活泼,女孩儿开心地对着僵硬的青年挥挥手,自顾自地走上前,接过他手里的玫瑰,无比自然地挽上青年的胳膊,用嫩的能掐出水的声音娇俏地嗔道,

“好慢啊~人家都在这等了半天了~话说今天要带我去哪里玩啊~大~哥~哥~”

然而苟利国的内心是崩溃的,他低头看了看还不到自己胸口的少女,未发育的身段就像自己还在上中学的老妹。

怎么看这都是犯罪吧!!!
一定是犯罪吧!!!!
绝对会被送进警察局吧!!!!
决定会被别人当成拐卖萝莉的怪大叔吧!!!!

而另一边,自从女孩儿出现后就切换了潜行模式的一人一狐躲在电线杆后,假装在欣赏小广告上的图片,眼角却偷偷瞟向黑发青年的方向。

“狐之助,我怎么觉得……”
“明石大人您也发现了吗……”

这个女孩儿,很眼熟啊………………


————————————————————————————————————————————————————

我们的口号是——
搞事!搞事!搞事!

评论(1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