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坠落】(十三)

亲情友情向
清水无cp
ooc预警








迟到的新年贺


————————————————————————————————————————————————————




4.跨年不就应该吃火锅吗?





所谓过年,那就是,烟花,啤酒,零食,还有○南卫视的跨年晚会。

然而这里都没有。

但这丝毫不能影响本丸热闹的气氛。

在烛台切的提议下,大家在室外架起了一口涮锅,热腾腾的水汽和木炭的烟雾将整个小院渲染成氤氲的光景,料理台旁挂着的马灯笼罩在一片白气中,和着水雾,光源变得柔和,让人有一种置身于仙境的错觉。
少女托腮坐在走廊口,披着厚厚的羽织,歪头看着院子里吵吵闹闹的一大家子人,目光悠远,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另一幅画面。
她浅笑着摇摇头,伸了个懒腰,对围在涮锅旁举着筷子和蘸料翘首以待的众人大声喊了一句——
“别动我的鸭血!!!!”

香浓醇厚的麻酱,加上炒得香酥的花生碎,再加两勺白糖……
呃,白糖呢?
“嗯?”同田贯鼓着腮帮子嚼着牛肉,指指不远处粉发的付丧神。
“问宗三去,他端着糖罐子走了。”
“诶……”少女悻悻地放下勺子,“那我还不如去厨房再拿一罐。”

从现世带回来的火锅材料大受欢迎,从没见过的丸子除了黏糯的口感以外,居然还藏着玉米和肉的馅料,炖烂在锅底的鱼头让整个锅子香气扑鼻,汤料泛着浓郁的乳白,当然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是众人没有见过的。

比如烛台切手中拿着的红亮亮的一罐不明固体。
“这是什么啊?”今剑坐在岩融的肩膀上,探过头,从他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管子内的不明物,它们被划分成整齐的小块,浸泡在鲜红的液体里,让人有种糟糕的联想。
“鸭血,主上从现世带来的,据说很好吃。”烛台切的表情很微妙,拿着罐子的手似乎抖了抖。
“诶诶诶?!!!”今剑捂住嘴赶紧把脑袋缩回岩融肩膀后面。
“好可怕…………”
“怎么啦今剑?”身材高大的薙刀豪迈地捞了一块子肉,举起了送到今剑嘴边,也不介意汤汁会撒得一手臂都是。
“吃吗?”

后者只是捂着嘴,拼命摇头。

“怎么啦?烛台切?”岩融把疑惑的目光投向正在下羊肉的青年,后者只是淡定地回答。
“大概……是饮食观受到了一点冲击…吧……”
“哈?”

战线从屋外拉到了大厅里,平时用来开会的大桌子上放着数个瓷盆,分门别类地装着饺子馅和发酵好的面团,青瓷的小碗里盛着面粉。
以歌仙为首的一系列不喜喧嚷的刀士们聚集在桌子周围,专心致志地进行着没到过年时一家主母必备的功课——包饺子。

暖炉的炭火燃得正旺,偶尔发出噼啪的崩裂声,温暖的空气在室内弥漫,透过半开的纸门,能窥见院落里的热闹景象,颇有几分岁月静好的感觉。

少女端着糖罐和蘸料,盛了一碗煮好的鸭血,坐在门口的走廊上,蹭着屋里透出来的暖气,顿时觉得不那么冷了,于是她夹起一块鸭血,沾了点麻酱,送到嘴边吹了吹。

然后看见今剑一脸惊恐的表情。

“怎么了?”她把头转向烛台切,高个子青年头也不回地忙碌着,似乎叹了口气。

“您的食材似乎吓到他了……”
“诶?是吗?”少女不以为然地把鸭血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表情漠然地说
“庆幸吧,我不吃辣,也不吃蛇肉。”

今剑抖了抖,抱紧了岩融的脖子,她冲今剑温和地笑笑,招了招手。
“哈哈哈,您的胃口可真是特别啊!”薙刀笑了笑,胸口小山一样的肌肉颤了三颤。

“那是,在我们国家流传着一句俗语,四条腿的除了桌子不吃。”少女懒洋洋地托腮,把最后一块鸭血塞进嘴里。


————————————————————————————————————————————————————

写了一半,写不完了www

突然想开一个关于刀剑的美食文,求小天使们推荐一下家乡美食!

评论(1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