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万屋企划】万屋商会日常搞事


万屋企划

搞事!搞事!搞事!

#据说村正限锻结束了#
#然而我并没有锻到#
#再一次证明了我的血统#

这一篇和坠落没有一毛钱关系23333



——————————————————————————————————————————————————



鸦觉得最近的万屋有点不对劲。

虽然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但是就是感觉哪里都不对……

从前两天接到邮箱里类似特殊服务行业小广告一样的通知开始,整个万屋就弥漫着一股燥动的气氛。

鸦自诩不是一个八卦的人,但是今天已经是第十二次从买东西的审神者口中听到“限锻”,“村正”的字眼,甚至还有“黑丝”“大腿”一类的不良词语被她自动过滤了。
她心虚地捂着小夜的耳朵,心里思付着要不要把床底下藏着的成人杂志拿去烧掉。

或许喂给食人花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她看了看隔壁的云桑,高马尾的毕方鸟扫了一眼花里胡哨的广告纸就把它塞给了门口的食人花。

啊哈哈哈,感谢荼靡的礼物,真是个不错的垃圾处理器……

就在鸦百无聊赖地戳着食人花柔软的花茎,思考着它能不能消化废建材的时候,小夜噔噔噔地从楼上跑下来,手里拿着座机的听筒。
“姐,你的电话。”
“哦……”
少女拉长了调子,懒洋洋地伸展胳膊,接过了小夜手里的电话。

半晌后

“有生意喽,少年,收拾东西,咱们走一趟。”
“不用看店吗?”
“不用,运气好的话还能省一顿晚饭~”
“哦。”

少年手脚麻利地放下了卷帘门,拍了拍手上的灰,转头就看见鸦穿着新买的羽织推着机车从车库里出来。
“要坐这个?”

印象里少女出门都是骑着那辆快散架的自行车,车轴吱嘎作响,绑在把手上的破喇叭里标准男声喊着“修理油烟机,回收旧电视电脑电冰箱,通下水道……”
这种独特的噪音构成了西街的一道风景,不少审神者一听这动静就知道五金店的来了,或是修修洗手台,或是补补房门纸,或是清理一下温泉,有时也托她捎两个灯泡,门把手之类的。

换言之,在万屋商会里,鸦算是与审神者和刀剑们见面最多的店主了,但是她性子冷,也懒得和他人交际,因此认识的审神者倒没几个,关系好的更是稀少,能让她这么正式地去见的,估计也就一位。

“要去那位大人那里?”
“啊,”少女三下五除二把银色的长发盘好,用带子系上然后戴上了头盔,“她说庆祝新刀到家,叫咱们一起吃饭。”
“哦。”
“吃烧烤哟!”
“哦。”
“小夜你不兴奋吗?是烧烤!肉诶!咱们有多久没吃肉了!”
“嗯……”
鸦把小夜抱上机车,帮他戴好头盔。
“新买的,喜欢吗?”

少年没吱声,盯着看浑身上下散发着“我很贵我很贵”气息的头盔看了半天。
“我记得博多前两天才来收过税……”

“啊,上个月挣了笔外快,缴税后还剩了点。”少女摸摸孩子的发顶,“现在资金快要周转开了,以后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嗯……以后少喝点酒。”孩子的声音闷闷地从头盔里传过来。
“啊哈哈。”少女干笑两声,启动了车子,马达雷霆般轰鸣着,银黑相间的车体像一道闪电窜了出去。

三秒钟后刺耳的刹车声响彻西街。

“卧槽……”鸦惊恐地看着地上粉色的一摊,那个体积看起来不像宗三,但也不行她见过的任何一振刀剑,她摘了头盔一步跳下了车。

“妈呀撞……撞人了?”她蹲下戳戳那坨粉粉的毛发,揪了揪那两根奇长的呆毛,然而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直挺挺地趴在鲜红的血泊里,右手食指蘸了血似乎还在写着什么……

“小夜你快来看看!这是不是遗言啊!是不是记录犯罪者的遗言啊?!”她后退三步,浑身发抖地指着地上的家伙。

一步跨下机车的高度对于小夜来说有点费劲,但是爬下来又不是那么优雅,于是等他选了一个折中的方案跳下车子时,周边已经聚了三三两两的路人,正在指指点点。

“我我我我们该怎么办?!”鸦看看四周,人越来越多,她紧张地拉着小夜,随时做好跑路的准备。

“自首吧,姐,这样能从轻处理。”
“我还不想去蹲局子啊!!!再说我进去了谁照顾你啊!”鸦抓狂地扯着头发。
“放心。”孩子拍了拍她的后背,“云桑姐说愿意和宗三哥哥一起抚养我。”
“喂!小鬼我才你姐啊!说好的姐弟情深呢!”
“没办法了……”少年叹了口气,抽出了他的本体。
“你……你要干嘛?”
“趁他没死透,补两刀。”
“等等你给我住手啊喂!要从意外事故变成故意杀人了啊喂!”
“还是杀掉比较好吧,这样他就再也没有复仇的机会了……”
“不不不!要是变成怨灵就更糟糕了啊!”
“那就……再杀一次好了……”少年举起了寒光闪闪的刀刃,刘海的阴影里蓝色的眼瞳闪着狂乱的光芒。
“你还不起来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那个粉色的不明物开始蠕动,先是一条裹着黑丝的大白腿从长发的覆盖下慢慢抬起来,然后是一支健硕的手臂撑着上半身……

鸦看了看那条诱人的美腿,咽了咽口水,然后看了看那条肌肉遒劲的胳膊,再看了看自己……的大腿,好像差不多粗……

“这个妹子有点壮啊,我们打不过怎么办?”她凑到小夜耳边小声说。
“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的。”小夜再次抽出了本体,“我的速度比较快……”
“等等我们也不是要杀人啊!总之……先道歉比较好吧……”鸦眼疾手快地按着孩子的手,把刀收回鞘里。

“huhuhuhuhu……”地上的粉毛“妹子”发出了低沉的笑声,然后卡带一样,半天没了动静。

沉默,尴尬的沉默。

“呃……我的腰好像扭了,能搭把手吗?”



围观群众渐渐散了,鸦好心地把刀鞘递了过去,“喏,加油。”
对方的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抓着刀鞘借力站起来,然后锤了锤后腰。
“huhuhuhu我是千子村正,传说中的妖刀……”男子高大的身影笼罩了二人,上身壮观的肌肉着实让人咋舌,但是那身马猴烧酒一样的装扮和裙间裹着黑丝的大白腿……

果然是变态吧。

“妖怪对吧,一看就知道了,话说我们能走了吗?”鸦冷漠地看着对方身上的肌肉随着男子的笑声颤动着。

“huhuhuhu是妖刀,不是妖怪……”
“是妖怪还是人妖都无所谓吧,所以我们能走了吗?”

“咳,虽说被称为妖刀,果然还是要脱吧……”

“会被抓进警察局的,我们能走了吗?”小夜面无表情。

“嘛,那可不行呢……”男子思考了一下,右手握拳砸在左手手心。

“我说你,不去医院没关系吗?”小夜指指他的脸,“血,流下来了。”

“我没……”
“况且这样纠缠下去也没有意义吧,”没有给男子辩解的机会,鸦立刻补充道,“虽然我们撞了你,但是你现在不是也没有什么大事情吗?我们这边赶时间,要不这样吧。”她掏出几张钞票塞到对方手里。
“这钱你拿去医院看病,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欢迎走法律程序,我就在西街八号,跑不了的。”

“呃,我不是……”
“当然,要是私了最好了,我们虽然穷,骨气还是有的,赔偿金不会少了你的。”
“还是说你想讹人?”少女示威地晃了晃腰间的打刀,身旁的小夜也配合地露出恶狠狠的表情,握紧手里的本体。

“等等,你们能让我说……”
“看来没有问题了呢。”
“是啊小夜我们走吧。”

鸦转身拉起小夜,发挥自己堪比骑着小云雀看见小判的博多一样的机动转身就跑,留下男子一脸迷茫地站在原地,伸着手臂。

“姐,我们去哪里?”被少女的胳膊夹着跑可算不上舒坦,小夜调整了一下姿势,避开硌人的骨头和二头肌,抬头看着鸦。
“当然是跑路咯!难不成真的等这家伙来索赔?我可没钱。”少女的厚脸皮上看不出任何慌张的表情,仿佛对这种情况很是熟悉。
等等说好的法律程序呢喂!

“我们,能逃到哪里去呢……”孩子仰头看着湛蓝的天,喃喃道。

“小夜,”他回头,看见少女灿烂的笑容,似乎世上没有能让她担心的事情,“想不想去现世看看?”
“现世?”
“对,我在那边有点门路,躲过这点事没什么问题……主要难搞的是时之政府,我的档案还押在那里……”
“嘛,不过这些都不是大事,放心交给我吧!”

“现世啊……已经好久的事情了……”小夜陷入了沉思。

“现在现世变化可大了,等到了现世,带你去热带雨林探险,以前做佣兵的时候经常在林子里走,有趣的事情多了去了;我们可以去挪威的峡湾看极光,还可以去海边,你见过新西兰的海么?那真是世界上最美的风景了……”

少女的眼睛亮晶晶的,透过它,小夜似乎真的看见了海,一片金灿灿的,融化的松脂的海,映着夕阳,像是燃烧起来一般。

“还有沙漠!大的不得了!一眼望去漫无边际,我们可以骑骆驼,滑沙……”
“现世的大都市人多着呢,比万屋人多多了,有摩天大楼,游乐场……你要是喜欢,咱们可以租一间门市,做咱的老本行,等腻了就去探险,去下一个城市也行。”
“虽说不知道失忆之前活了多久,但是妖怪总比普通人要活的长得多,咱们有的是时间,一起把没看过的风景都看一遍,没玩过的东西都玩一遍……”

“那可真是……不错啊……”
“是吧是吧!”
“刚在那句不是我说的。”

鸦看了看安安静静趴在臂弯里的小夜,后者眨眨眼,指指旁边,“那里。”
“哟~又见面了。”
男子高大的身影再次笼罩了视线,机车行驶的疾风掀起长长的裙摆,美腿黑丝配上金属质感的机身冲击力不是一般的大……如果忽视上半身的话……

“卧槽卧槽你你你……”少女脚步一停,鞋底与地面摩擦出两条长长的黑印,颤抖着指向机车上的男子,而后者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开着机车拐了个弯就冲了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停下啊!出人命阿不鸟命了啊啊啊啊!”
“哦呀,原来是鸟啊……”

她颤颤巍巍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挂在男子强壮的胳膊上,他的另一只手拎着小夜的腰带。

机车轰鸣着驶过空旷的街道,两旁的风景飞速后退,凛冽的风刮开了少女束发的丝带,扯着一袭银丝纷纷扬扬在空中猎猎飘舞……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车把啊车把!看方向啊喂!!!”
“哦?方向?”被称为妖刀的男子饶有兴致地研究了一下仪表盘,“huhuhuhu不知道呢……”
“卧槽那你怎么开过来的?!”
“嗯,不自觉地……”
“大爷什么都好求求您快点把方向啊!”
“都说了我不会了。”后者无辜地看着她,“我就是扭了一下这个钥匙然后它就自己动起来了。”
“那你怎么在上面?”
“头发缠住了,没办法啊……”被一个肌肉男用纯洁无辜的眼神看着,鸦顿时浑身恶寒。
“你先放我下来……”
“huhuhuhuhu这样吗?”

男子手一松,鸦差点横空飞出去,她赶紧一把抱住了比自己大腿还粗的胳膊,欲哭无泪的喊道:“我特么不是让你松手啊啊啊啊!”
“嘛……没办法啊,两只手都占着…果然,还是要脱吧………”
“要是脱衣服好使要警察有什用啊啊啊!!!”
“huhuhuhu警察?那是什么?食材么?”
“不,那是一种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没什卵用但是出了事第一时间就会想到而且关键时刻意外地可靠的人类。”小夜贴心地替他解释。
“哦,是蜻蜓切啊……”
“不要一付恍然大悟的模样啊你到底对蜻蜓切有什么误解啊喂!”

真正实际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风中凌乱的鸦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自家老弟身上。
“算了……小夜,上!”
“嗯。”
少年沉稳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紧接着蓝色的身影灵活地挣脱了男子的手臂稳稳落在车头。

“把好方向,我们要进闹市区了!”
“还有你!”她伸长胳膊拽了拽男子脑袋上飘扬的呆毛,“右脚踩刹车!快啊!”
“是这个?还有别拽我的头发,砍了你哦~”
“这个是后刹,右手快按前刹手柄!”
极速行驶的车子剧烈摇晃了几下,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哦~好神奇。”
“神奇你妹…看着点方向啊!小夜蹲下去点儿!看不见路了!”
“huhuhuhuhuhuhuhu前面那个是什么?”
“那个是电线杆。”小夜平静地阐述着一个无比致命的事实。
“哦,那是被称为电线杆的东西啊,我知道。主上曾提到过,马路杀手什么的……”
“哦,是马路杀手啊,啊哈哈……”鸦生无可恋地闭上眼,“各位看来只能到这里了,来世再见吧……啊,我说的是小夜,你就算了。”

机车轮胎与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紧接着一阵巨响伴随着杂物哗啦啦地倒塌,想象中的重击感并没有出现,鸦再次睁开眼,自己还稳稳当当地挂在男子的胳膊上,小夜被他用另一只拎着后脖领,三人以一种奇异的姿势站在大街上。

对面是垃圾堆里冒着黑烟的机车和折断的电线杆,以及举着菜刀正在杀鸡的膝丸。

鸦眨眨眼,对方也眨眨眼,手起刀落,鸡头咕噜噜地滚到她脚边,断面鲜血四溅。
“祝你鸡年大吉吧。”元宝倚着门冷冷地看着她,“修理费稍后送过来就好。”

目送两人进店,鸦感觉脖子一凉。

“huhuhuhu最后关头的时候头发解下来了呢……”男子松开手,一鸟一刀就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啊哈哈哈,我一定是在做梦……睡醒就好了……”鸦拍了拍脸,干脆眼睛一闭躺在地上装死。
“姐,起来吧,地上脏。”
而且这样好丢人啊……

“逃避现实可是不好的行为哦huhuhuhu……”

“你闭嘴,小夜咱们回家,今儿个一定是不宜出行!”少女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从垃圾堆里拽出了几乎报废的机车,颓废地推着它往回走。

“哦呀,那可不行。”一支粗壮的手臂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你还想怎么样?医药费和机车修理费扯平了,别来找我麻烦了成吗?”
“啊,我并没有受伤,红色的是番茄酱。”
“那就麻溜利索地滚!别烦我啊我要生气了!我生气超凶的啊!你说是不是啊小夜?”
“嗯,大概有……呃……一百个生气的江雪哥哥加起来那么凶。”
“江雪左文字?说起来我好像见过你……”
“套近乎也没有用!小夜我们走。”
“等等,”男子直接用身体把她们堵在墙边,“你好像还没听我说完……”
“警察叔叔这里有变态。”鸦一把搂过小夜抱在怀里,警惕地看着他,“告诉你别动我老弟,否则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huhuhuhu真是有趣的反应,”男子后退了一步,抱胸看着她们,“其实我的主上想邀请你们共进晚餐,所以让我来迎接,顺便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

“啊,这样啊……”
“所以,就从从热带雨林开始吧。”
“哈?”
“不是要带我去吗?热带雨林,沙漠,大都市……还有什么来着?”
“挪威的峡湾。”小夜补充。
“嗯,先这样,我们现在就出发?”
“不,”少女绝望地闭眼,“请务必先让我死一死……”

————————TBC——————————

看个开心就好2333333

评论(1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