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坠落】12

原创婶,无cp
清水日常向,私设如山,ooc

战斗婶有,流血受伤表现有,

试着写了不擅长的战斗场景,希望没有崩吧www

能接受以上设定的话www

————————————————————————————————————————————————————


(十二)






今天少女把乱调到了第一部队,而且非常罕见地,跟着部队一起出阵了。

“准备完毕……”她调整了一下手套夹层里钢丝的位置,以防抽出时划伤手腕,然后换上紧身运动背心,长裤,运动靴,随手扯过一件羽织披上。

路过柜子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从盒子里取出了那柄断刀,挂在腰间。

“完美。”银色长发束成高马尾,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打了个响指。

“各位久等了。”当少女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笑面青江吹了声口哨。

“主上真大啊……啊,我是指身高。”

“哈哈哈,彼此彼此。”她哥俩好地搭上大脇差的肩膀,狠狠往下一压,用穿了平底鞋也比对方高上五公分的身高压制了他调侃的欲望。

“你给我注意点,今天队伍里可全是小孩子……”

她咬牙切齿地凑近他的耳边,威胁地晃了晃手里的刀。

“啊哈哈,那可真可怕……”笑面青江视线游移到门口的大树上,随意地应付着。

“算了,等着一期哥远征回来收拾你吧,我不会帮你收尸的。”她大力拍了拍青江的肩膀,走到粟田口一家的小短裤中间。

“少年们!今天出阵要稳,不要浪,受了伤立刻回来,懂吗?”

“是!”听到短刀们整齐划一的回答后,她满意地点点头。

“大将……”药研头疼地捂着脑袋,“我们又不是小孩子,而且今天要去的战场也没那么危险……”

“那可不行,”少女摸了摸五虎退的头发,“我答应了一期哥要照顾好你们的。”

“顺序弄反了啊主上,”乱跳起来一把搂住少女的脖子,挂在她身上“是我们保护主~上~哟~”

“好好好我知道了!乱你先下来,要要要窒息了啊!”
“诶嘿~”

小夜左文字是最后一个到场的,宗三帮他整了整衣领,然后鼓励地拍了拍孩子的后背示意他上前。

孩子沉默地点了点头,朝着大部队走去。

少女向他伸出了手,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住了。

“诶~不公平!”乱抱住了少女的另一只胳膊,“我也要主人拉着~”

“我也要!”秋田举起了手。

“我……我也……”五虎退抱着小老虎,弱弱地说。

“你们啊……别给大将添麻烦啊……”药研无奈地扶额。

“好好好……怎么感觉我们带上点心就可以去春游了啊……”少女无奈地笑笑,对着江雪和宗三点点头,领着一群短刀还有一柄脇差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确实呢……”走在不算陌生的林间小路上,笑面青江露出了一如既往意味深长的表情。

“什么?”少女偏偏头,让过一根差点划到脸上和纸的树枝。

“春游啊,一家七口。”笑面青江指了指前面探路的短刀,又指了指自己和少女。

“嗯……大儿子,乖,叫爸爸也不会给你压岁钱的。”她仗着身高优势一巴掌糊在青江头顶。
“专心看路。”

“是是……”后者兴致缺缺地回了她一句,顺手拍掉了那只在头顶作乱的爪子。

“啊!是敌袭!”走在最前面的秋田兴奋地喊到。

“喂喂,敌袭又不是三色团子,至于这么兴奋吗……”少女无奈地抓了抓头发,又想到这样会破坏发型,只得作罢。

“注意阵型!以大将的安全为最优先!”队长药研下达了命令,然后短刀们刷地散开,各自奔着敌人而去。

“不去帮忙吗?”她拿胳膊肘怼怼青江,后者挑起一抹笑,“我可是要留在这里保护您的啊,主上~”

“啧,我还没弱鸡到需要人保护,去帮他们吧,小夜和乱的练度比较高,药研和退也不需要我担心,只是……”

“秋田么……我明白了。”笑面青江帅气地拔刀,“笑吧,莞尔地!”

少女很不给面子地打了个哈欠。

一路有惊无险地晃到了boss点,唯一令人为难的是秋田的刀装已经掉没了。

“啊啊……回去吧,换上新刀装再来过。”她揉了揉孩子柔软的发丝。

“嗯……可是”孩子露出了不太情愿的表情,“好不容易出来一次……”

“以后有的是机会。”她安慰地拍拍孩子的后背。

“有不妙的气息呢……”青江看了看众人背后的天际,“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呢……”

“那就更要快点回去了。”少女挥挥手,示意身后的人跟上。

“等一下主上!”青江制止了她的动作,闭上眼睛,似乎在倾听什么。

雷鸣声,裹挟着令人不安的空气,从四面八方压迫而来。

“在那边……这边也有……”青年紧皱着眉头,神情是少有的严肃。

“被包围了……”半晌,他睁开眼睛,缓缓地呼了口气。

“啧……怎么我一带你们出阵就净碰上突发状况呢……”少女苦恼地挠挠头。

“主上……”乱握紧了她的手,“现在的我,可以保护主上哟~”

“嗯,我相信你们,但是要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知道吗。”她按住少年的肩膀。

“你们是谁都替代不了的,少了一个都不行,记住这一点。”

她缓缓扫视这群孩子,或许称他们为少年更合适。

“都给我…活着回去!”
“是!”

“青江,侦查拜托你了。”
“嗯,交给我吧。”
“药研,保持阵型,我们分散推回去,逐个击破。”
“好的大将!”

“好啦少年们,”她一把拉开了束发的帛带,银丝在风中凌乱地飘舞,像是一面旌旗。

“本丸见!”







“话是这么说……”她闪身躲过对方铳兵的弹丸,几个腾跃平稳地落在树枝上,俯瞰全局。
“不容乐观啊……这个局势。”

短刀们的刀装已经掉了个干净,而对方的投石兵和铳兵还在不停射击,再加上杀伤范围极广的大太,两柄打刀,一柄脇差,两柄短刀……

“啊啊……陷入苦战了啊……再这样下去……”她隐蔽在浓密的树冠上,借着树枝的掩护,从一棵树移动到另一棵。

“疏忽大意了呢……”粉色短发的少年捂着伤痕累累的手臂,费力地躲闪着敌刀的攻击,那头看起来手感上佳实际上也确实手感上佳的短发上沾满了血迹,凝固的血块将头发粘成一绺一绺。

刀的血,也是红色的。

她看的心疼,但是还是冷静地保持着原来的步调,一点点不被发现地接近敌方。

她的目的是那柄大太刀。
杀伤范围广,打击度高,被这东西削一下可不得了。

很近了……再接近一点……
她小心翼翼地掩藏着自己的气息,手指搭上手腕,一截钢丝已经缠绕在特制的指环上。

就快了……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精神高度集中,甚至连铳兵的子弹擦着腰侧划开了一条口子也没察觉。

血一点点顺着裤脚流下来,在滴落到地面的一瞬间,敌刀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地转头,与此同时,少女纵身一跃,借着落地的冲击力,手中锋利的钢丝割下了它的头颅。

大量的黑色血液喷涌而出,泼墨一样染黑了她浅葱的羽织,还有几滴飞溅着沾在脸颊上。

那颗狰狞的脑袋落在地上,咕噜噜地滚了几圈后化为一缕黑烟,消失在七月份明晃晃的空气里。

刚刚还在与大太对峙的青江,愣了好一阵子,才缓过神来。

“这可真是……”
“吓了一跳吗?”
少女嫌弃地抹了一把脸上粘糊糊的液体,甩了甩手。
“去帮秋田。”

“好好~不过我说主上,你真的没事吗?”他皱皱鼻子,难以忽视的血腥味,顺着嗅觉神经狠狠刺激着大脑皮层。

那是人血的味道……

“哈哈,我能有什么事?快去吧。”少女脱下了羽织,撕成几条,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表情晦暗不明的大脇差,催促到,
“快点去帮秋田他们,还是说……”
“你想看我脱衣服?”

“您可真是……”青江无奈地扶额,“注意安全。”
“不是有你们吗?我很安心。”少女挑挑眉,扯出一个欠揍的笑容。
“放心,在大儿子你的黄段子讲完之前……我可不能死啊…不然谁能治住你呢。”

青江笑着摇摇头,身影很快消失在树丛里。



她粗暴地掀开运动背心,腰侧的伤口不深,就是血多的有点吓人,顺着裤管淌下去,汇成一小滩血泊。

“啧……”她皱着眉,用还算干净的布条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然后长出了一口气,顺着树干无力地滑下去,跌坐在地上。

“好累……最近体能变差了吗?”
“果然,刀还是要经常使用才会锋利啊……”

少女伸出手,透过层层树冠的阳光将指间染成透明的粉红,那些鲜艳的血迹看起来也就不那么分明了。

借着阳光的照耀,几根系在指环上的纤细丝线闪着金光,随着四周传来的喊杀声,枪击声,微微地颤动。

“嘛,还不算最糟的状况……和那时候比起来……”她收了手靠着树干,闭目侧听。

寅时方向,树丛传来一阵窸窣的响动,游曳的短刀像骸骨组成的鱼,悄然地向着重伤的少女潜行。

“来了……”她绷紧了神经,手指无意识地收缩。

而蜘蛛张开了她的蛛丝,以自身为饵,静静等待猎物落网的一瞬。

然而另一个脚步打乱了她的计划,伴随着少年的怒吼,游鱼被短刀钉在地上,瞬间化为黑烟。

“你惹怒我了……活该呢!”

狂化的少年稚嫩的脸庞因愤怒而扭曲,他拔出插在地上的短刀,甩掉上面的残留的血迹,收刀入鞘,抬头就对上了少女惊愕的目光。

小夜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还是沉默了。

少女终于发现,自己其实一点都不了解这个孩子……
那种仇恨,像是黑色的火焰,缠绕在心脏深处,无时无刻不在灼烧着的痛苦。
即使手刃仇敌也不会得到解脱,即使身体粉碎也不会停下追逐敌人的脚步……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仇恨呢……
她垂眸,似乎从孩子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那个偏执的,不顾一切的,疯狂而又绝望的,过去的自己。
在失去一切之后,在一无所有之后,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复仇。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有活下去的理由啊……

真可笑啊,当初自己居然劝他放弃……她苦笑。
明明比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放弃的事情。

她叹了口气,正准备说点什么,小夜身后的草丛里突然窜出了另一柄短刀,直奔少年而来。

“小夜千万别动!”趁着孩子楞在原地的当口,她右手一扯,金色的钢丝在阳光下闪过几道耀目的光芒,身后有什么东西应声倒地。

“哦~抓住了呢~”少女收紧了手里的丝线,使力一拉,那只满身骨刺的短刀就躺在地上,像是脱水的鱼,拼命挣扎着,但这只会让那些丝线越缠越紧,直到一柄闪着寒光的匕首将它狠狠刺穿,这才扭动了两下,没了动静。

小夜面无表情地收刀,对少女说:“你受伤了。”

“小伤,没事,你呢?看起来不太好啊。”孩子的衣服破破烂烂地挂在身上,手臂和胸口布满交错纵横的伤疤,看起来很是骇人,但是他却丝毫不在意。

“我还能战斗。”他看着少女,一字一句地说。

“中伤,还不算太糟。”她笑着松了口气,“不过,还是在这里等一下吧,如果我没估计错,青江他们已经快赶过来了。”

“哦呀,那您的直觉还真是敏锐呢。”

话音刚落,青江就带着药研和乱从少女身后的树丛里走了出来,三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挂彩,乱还好一些,裙子刮破了,手臂和脸颊上有几道血痕,青江的白装束已经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药研估计是爆过一次真剑,衬衫领口大开,但是此刻少女却无心欣赏着难得的风景,少年身上的伤口让她的心揪了起来。

“秋田和退呢?怎么还没……”

“我在这里……”孩子的气若游丝的声音从三人身后传来,青江侧身让了一下,五虎退和秋田互相搀扶的身影就出现在少女视野里,于是她终于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大将,敌军已尽数击退,是我们的胜利呢。”

“嗯,我知道。”彻底放松下来的少女才发现,她的双腿颤抖着,很难再迈出一步了。

“我们……回家了……”她本来想说点鼓舞士气的话,但是刚到嘴边,眼泪先不争气地淌了出来,打湿了破损的和纸。

“啊……真是的,我怎么这么没出息啊……”她用脏兮兮的手背抹了几下脸,狠狠吸了一口气,努力挤出一个微笑。

“走啦!打完收工!”

所以人皆是会心一笑,带着劫后余生的轻松和喜悦。

“回去吧~主上,人家的衣服都破了呢~”乱走过来,牵起少女的手,
“这次就让我带主上回家吧~”

“嗯。”安心的温度顺着交叠的掌心传来,疲劳感像潮水一样袭来,她放心地靠在少年的肩膀上,意识陷入永夜。








她做了一个梦,深海之下,高空之上,她在缓慢地坠落。

但是,即使无法阻止,她还是感觉到了许多双手,在努力地托起她残破的身躯。

真好啊……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TBC——————————————


晚安安
试着写了一下帅气的婶婶,希望没有玛丽苏嗯……

啊,突然发现最ooc的其实是婶婶的人设啊233333333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