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坠落】11

原创婶,无cp
清水日常向,私设如山,ooc严重
渣文笔慎入

能够接受以上设定的话wwww

本篇与之前的无关,算是番外一样的……吧……

红白战暂且放一放,智商不够,配置还没有想好
最近深陷期末考的泥潭,很久没更新了啊…………

————————————————————————————————————————————————————

(十一)







七月底的阳光,榕树的树荫,切好的西瓜

蝉鸣,冰沙,凉茶。

完美的夏天。

“啊……夏天了……”
“嗯,夏天了。”

少女摊在走廊的地板上,试图从涂了清漆的木板吸取一丝凉气。

红衣的付丧神坐在她旁边,手里拿着扇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

“好热。”他松了松脖子戴着的上看起来就很热的围巾。

“啊……真的好热……”

少女推开手边空的沙冰碗,把脸贴在了地板上,但这并没有什么用,温热的地板让她有一种趴在烤箱铁板上的错觉。

明亮的阳光透过榕树重重叠叠的树冠,在大片的阴影上投下金色的光斑,随着和风摇曳着,像是一地跳动的碎金。蝉鸣声和不知名的鸟儿的啁啾为夏日的午后填上了几分昏昏欲睡的色彩。

但这看起来清爽的夏景丝毫不能掩盖气温35摄氏度的事实。

“为什么本丸里没有空调啊………”
她绝望地哀嚎。

加州清光有气无力地撇了她一眼,把脑袋靠在柱子上,干脆扯开了一直系着的红围巾,扇了扇领子。

四周十分安静,除了聒噪的蝉鸣和风拂过树叶的声响,其他什么都没有。

好静啊……估计这样的天气,大家也都窝在房间里不愿意出来吧……

她感觉眼皮不受控制地耷拉了下来,视线开始模糊。

嗯,休息一会儿,就一会儿。
千万别做梦就好。

然而事与愿违,一阵不轻不重的脚步声顺着地板的震动直接传到了少女的耳朵里。

md固体传声……好吵
她额角跳了跳,无精打采地抬起头。

尽职尽责的近侍从走廊拐角处出现,手里端着西瓜和凉茶。

少女看了看他手里的盘子,期待的目光一下子熄灭了。

“想吃凉凉的东西……”

“主上你已经吃过一份沙冰了,再吃会坏肚子的。”

“没关系,我可是铁胃啊……”
“是已经被咖啡腐蚀的铁胃吧……吃块西瓜吧。”

“不要,热的。”
“不热,刚从冰箱里拿出来。”
“从厨房到这里要走五分钟,基本上是室温了,不吃。”

“好好好,那凉茶……”
“拒绝,难喝。”
“啧,那您还是回屋里办公去吧。”
“诶?!”

她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大热天也坚持扣着衬衫最后一枚扣子的长谷部,指指火辣辣的日头,又指指自己。
“你忍心吗?这种天气工作会死人的好吧?!”

“屋子里比走廊凉快多了,您还是回书房吧,呆在这里会中暑的。”
“还有,政府的报告已经攒了26.71公斤了,这次别想让我陪您熬夜批文件。”

“为什么要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啊……”她一头载到在地板上,死活也拉不起来。
“不要起来…脸跟地板面同化了……”

长谷部求救地看了一眼加州清光,而后者只是淡定地拿着盘子里的西瓜,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地说:“你们继续……”

于是他叹了口气,无奈地拎起少女的领子,拖着她向书房走去。

“不要啊——”少女一把抓住挂在加州清光脖子上的围巾,“救命啊加州!长谷部要造反啦——”

“疼疼疼!主上有话好好说您先放开我要被勒死了啊!!!”红衣少年刚咬了一口的西瓜全喷了出来,他一边扯着围巾一边抱着柱子以防一起被拉走。

“不要,”少女的白纸上浮现出一个阴森森的表情,“就算批文件我也要拉上你垫背!”

“呃呃呃放开啊主上!说好的爱呢!”
“喂长谷部了。”


“那个,你们在干什么……”远征部队的众刀推开本丸大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诡异的场景。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山姥切一脸懵逼地维持着推门的动作。

“噗……咳咳。”跟在他身后的大和守安定在看见好友扭曲的表情之后捂着嘴转过头,肩膀耸动。

“咔咔咔,主上,今天也在精神百倍地修行呢!”

“山伏你那只眼睛看出来我在修行的,快救救我啊!长谷部要弑主啦!”
“等等我觉得最应该救的是我吧!主上你快放手啊!要勒死啦要勒死啦!谋杀刀命啦!”

“你们啊……”长谷部无奈地扶额,“我早就松手了,主上,您别欺负加州了好吗?”

“纳尼?!”加州清光猛地回头看着她。

“啊哈哈哈……突然想起我该去批公文了呢……”少女讪讪地松开了手,一路小跑地离开了众人视线。

“主上你……”加州清光左手按住了蠢蠢欲动想要拔刀砍人的右手。
“嘛嘛……”大和守安定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什么不好的呢,这说明你是被爱着的啊~”

棒读,十成十的棒读。

“哦?那你要不要感受一下啊,我的爱。”加州清光一把拉住了大和守安定的围巾,拖着他往手合场走去。
“哇啊啊啊放开我啊清光!要……要勒死了啊!”

远征部队的一群人目送着二人离去的身影,默默点了蜡。

“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呢,甚好甚好。”爷爷掩口一笑,眸子里新月弯弯。

“咔咔咔,他们两个关系真好啊,兄弟。”山伏直接把胳膊搭到山姥切的肩膀上,“你也要多笑一笑啊,笑容也是一种修行。”

“别管我……话说你不热吗?”金发少年拉低了头上的白布,推开了兄弟热情如火的胳膊,低头向内庭走去。

“山姥切,等一下。”长谷部叫住了披着白布的付丧神,“这次远征的情况……”

“失败了……”

“啊……这样啊……”

“反正像我这样的仿品,做什么都不会成功的吧……”

气氛一下子低落起来,不算空旷的庭院里只有蝉鸣声越来越响。

“嘛,不论如何,辛苦了。”长谷部左手握拳放到嘴边清咳了一下。

“我们回去了。”
一众人三三两两地散去了,偌大的院子里只剩紫瞳的付丧神一人。

“接下来……去看看主上的工作情况吧……”他自言自语地收拾了一下过道上的盘子,向书房走去。




然而他实在高估了主上的自觉性。

空无一人的书房里,文件整整齐齐地按着原样摆放着,最上面放了一张纸条。

“致,长腿部君:
            近日连日高温,身体颇有不适,委实难以完成革命之伟业,古语有云,‘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为了革命的伟大事业,思虑再三,决定暂时休息一日,静心思考革命之大计,以明今后奋斗之方向。
            顺便一提,文件的重量是26.705公斤整。                                                               
                                             —— 汝主敬上       ”

“主上您真是……”纸条在青年手中碎成几段,长谷部感觉到额头的青筋正跳的欢快。




“没办法嘛,夏天本来就是让人燥热的季节啊……”少女托着腮,挖了一勺冰沙,喂给坐在宗三怀里的小夜。

“那么您是遇到了烦恼的事情吗?”粉色长发的付丧神幽幽开口,“即使是您也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么……”

“呃,那倒没那么严重……就是……”她换了个勺子挖了一口冰,连着勺子含在嘴里,无精打采地抱膝坐着。

“宗三,长谷部以前也是这样吗?我是说……你有没有觉得他最近有什么变化……呃,比如更年期提前什么的。”
“哈?”

“呃……不是,我……”她挠了挠头发,“感觉咱们本丸的长谷部和别人家的画风不太一样啊……”
“何出此言?”

“你看哈,”她掰着手指头,跟宗三诉苦,“别人家的长谷部简直就是废婶制造机啊,什么工作都一力承担,任何事情都打理得井井有条,根本不用审神者操心啊,别人家婶婶只要负责和刀剑喝喝茶,谈谈心,偶然谈个恋爱就好了。”

“我觉得最后一项您完全没有必要提起……”

“但是啊……”少女无奈地叹气,“咱们家的长谷部好像盯上了我似的,天天抓我工作……怎么说呢,就像更年期的老妈对上不好好学习的孩子一样……”

“我有那么不爱工作么……”

“你想听实话?”宗三看了她一眼。
“嗯,”她抬起脑袋,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
“等等我忽然不想听了,我好像知道你要说什么了……”
“您明白就好。”

“我……真的那么差劲吗……我是指公务方面。”

“嗯……的确如此。”

“诶?!不要这么直接地说出来好不好?也稍微安慰我一下啊!”

“您到我这里来,是想要寻求安慰吗?”

“那倒不是……”她抱着膝盖左右摇晃,“你这里凉快。”



竹林深处,夏季炎热的风变得凉爽,顺着小屋两侧的纸拉门穿堂而过,拂过少女银色的发丝,带走了她一身的疲惫,连烦躁不安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

“嘛,我确实没有指责长谷部的立场呢……”她把头埋在膝盖里,“他只是尽了一个臣子的责任而已。”

少女的声音闷闷地传出来,伴着风抚竹叶的沙沙声,有些不太真切。

“怎么想都是我的不对吧……一直在给大家添麻烦什么的……”
“要是我也能稍微优秀一点就好了……”

“您是这样认为的么……算了,这样也好……”

宗三看了看少女,抱着睡着的小夜起身。

“主上,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就回去工作吧,小夜要休息了。”

“啧,真无情……”少女托着下巴看了他一眼,“我就在这里坐一会儿,安安静静的,保证不作妖,成吗?”
“您请随意。”宗三拉上了和室的门。

她再次把脑袋埋进膝盖里,一动不动地坐在门口缩成一团。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震天的蝉鸣,也没有恼人的日头,清凉的风拂过发梢,脸颊,带着竹林湿润清冷的气息,她忽然觉得后背有点冷,于是抬起头,活动了一下胳膊。

碗里的沙冰已经化成了水,她拎着勺子搅拌了两下,忽然失去了喝它的兴趣,但是还是端起碗,一饮而尽。

“啊……好无聊……果然还是应该回去工作么……”

竹林上空,一只山雀拖着长长的尾羽一闪而过,几声清脆的低鸣紧随其后,一两片竹叶打折旋落下,像是慢动作一般,一帧一帧地放映在少女的瞳孔里,时间放慢了脚步,安逸地流淌过竹梢,然后又有一只鸟飞过去了。

像这样,什么都不去做,什么都不去想,只是静静坐着的时间,还剩下多少呢?

她托腮,眼神放空,然后世界离她越来越远。

结果……还是回到这里了啊……
她看着摇曳的水面,轻轻叹息。

坠落,坠落,沉入深海,堕入高空。
一次又一次,没有止境。

或许没那么糟糕。
她想
只是放弃了期待而已……

于是她闭上眼睛,呼啸的风声越来越响,上旋气流,下旋气流,平流层,对流层……

她从高空坠落,狠狠砸在海平面上,四分五裂。

海妖们唱起了诡异的旋律,赤裸的上身覆盖着水草一样的长发,冰冷的指骨之间连着薄薄的青色皮肤,她们张开嘴露出尖利的牙齿,游曳着,盘旋在她的周围,半透明的鱼鳍上覆盖着闪闪发光的鳞片,偶尔轻柔地扫过她的脸颊,就像午后的和风,带着竹林湿润的气息。

她们扼住她的脖颈,拉扯着她的四肢,将她缓慢地拖向深海。

她看见上升的气泡咕噜噜地离开口腔,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迷离的暗绿色光泽,缓慢地上浮,最终破碎在波光粼粼的海面,然后意识也随之而去。

她看见了漂浮在海绵上的自己,正以相同的速度远离,上升到遥远的天空。

天空之下是海,大海深处是天空。

那么究竟是在漂浮,还是在坠落呢……

她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于是闭上眼,不看,不听。
这样就不会绝望……
直到…………


“主上,主上?”
她缓缓睁开眼,先是僧袍的一角映入眼帘,然后看见月白的长发顺遂地垂在眼前。

“嗯?……哦,是江雪吗?”
“是的,您为何在这里?”

“诶?啊……”她活动了一下胳膊,果然麻了。
“哈哈,这里凉快来着,乘着凉没想到睡着了……”
她尴尬地挠挠头,试图站起来,结果一头栽下了回廊。

完美地,脸着地……

少女迅速地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冲着伸手伸了一半的江雪摆摆手,“我没事,真没事。”

“哦……以后还请您注意,这样在外面睡觉会感冒的。”

“好好~江雪你是被长谷部传染了吗哈哈哈。”她干巴巴地笑了笑,扯下沾在头顶的几片竹叶。

“出阵辛苦啦,好好休息。”她想了半天,憋出一句没什么诚意的台词。
“多谢……”对方看起来并不是很开心。

“嗯……已经习惯了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您是指什么?”
“在这里的生活什么的,当然还有战斗……嗯…”她的头低了下去。
“对不起啊,我知道你不喜欢争斗的……”

“无妨,只要是您的命令。”

“啧,你这么说,我更内疚了啊……”她苦恼地抓乱了一头银发。
“好歹偶尔也说点漂亮话安慰安慰我吧……”

“比如?”

“嗯……比如为了维护历史秩序不辱使命啊……比如为了完成伟大的革命万死不辞啊……比如……为了保护什么的……”
“还是算了……感觉会这么说的江雪就不是江雪了呢……”她想了想,无奈地摊手坐下。
“抱歉啊……”

“主上是有什么烦恼吗?”江雪拢了拢长袍,在她身旁坐下。
“诶?!”少女一脸惊恐地看着他,“夭寿了江雪是在关心我吗?!”
“ooc了啊!江雪!你ooc了啊!”

“虽然不懂您再说什么……”他神色平淡,“但是你刚才的一番话不是在暗示希望得到我的关心吗?”

“啊……有这么明显吗……”
“是的。”

“啊,好丢人啊……”她自暴自弃地抱头。
“我是不是特别……烦人……”

“并没有。”江雪看着竹林深处,低沉的嗓音带着令人安心的力量。
“只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将您当成弱小的存在而已。”

少女抬起头,惊讶地看着他。

并不觉得她是软弱的,不成熟的,需要人安慰的孩子,而是无条件地相信着,他们的主上会好好的成长,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审神者。

所以不去过多干涉,也不去过分保护,而是相信着,相信她的每一个决定,也默默包容着她偶尔的任性和无理取闹。

我该怎么回应……
这份无条件的信任,太沉重了啊……
她把脑袋转向一边,隐藏在和纸后的唇角却是怎么也压不下去的弧度。

“虽然这么说……但是,”江雪看向少女,淡色的双眸里写满认真,
“请别忘记,在您向着未来前行的时候,我们就在您的身后。”

“是啊,如果有什么烦恼来找我们商量也未尝不可。”宗三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身后。
“虽然一定不会安慰您就是了。”

“诶?!是……是这样吗?!”她委屈地看向粉发的付丧神。

“我们会给您最真实的回答和建议,如果想要撒娇,去找那几个老爷爷比较好吧。”后者微笑着看着她。

“啊啊……好伤人……”少女无奈地笑笑,双手撑着地板,够不着地的两条腿晃荡着。


“不过,这样就好……”

“这样,就足够了……”




“我回来啦……”她轻手轻脚地拉开书房的门,探进一个脑袋。

“您回来了啊,”昏黄的灯火下,跪坐在矮桌前的青年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放下了手里的纸笔,“休息好了吗?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始工作了?”

她突然觉得有什么,温暖的,顺着血管,缓缓汇入心脏。

“嗯!一起加油吧!”

付丧神露出了欣慰的微笑,伸手拿走了少女藏着身后的咖啡。

“咖啡禁止,累了就去睡觉。”
“诶?”
“您只要不断地指引我们前进,其余的交给我们就好……”

少女愣了一下,随即捂着嘴笑了。

“嗯,以后也请多多指教了,长谷部君。”


虽然不知道坠落的尽头是什么……但是……
至少现在,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啊……

能遇见你们,真的……真的太好了……



——————————TBC——————————————

偶尔温馨的日常也不错啊…………
谁来安慰一下考试没考好的我啊………………
(ಥ_ಥ)(ಥ_ಥ)(ಥ_ಥ)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