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万屋商会企划·序章】鸦相关


【万屋商会企划·序章】





日常有,互动有,相关原创角色乱入有

其他的人设来自大大们,ooc来自我





————————————————————————————————————————————————————






放一下自家女儿人设






【姓名】鸦

【职员刀】小夜左文字

【种族】鸟类,具体种类不明

【年龄】未知

【外貌】御姐,银发,马尾,琥珀色瞳孔,竖瞳。
春夏季黑色背心牛仔裤运动鞋,外搭一件羽织,袖子系到肩膀上。
冬天黑色套头毛衣,牛仔裤,长靴,运动服或羽织。
自己有一把刀,据说是很重要的人送的,但是忘了。

【性格】
比较冷淡,一脸不在乎,看起来很凶但是对正太和女孩子很温和。

没什么干劲,比起工作更喜欢喝酒。

生活习惯糟糕的像个失业大叔,家里泡面成山,水池里的碗万年不洗,满地成人杂志和恐怖游戏光碟,但是小夜来了以后情况好了很多(为了照顾未成年人),甚至亲自下厨做饭,但是经周围邻居投诉后决定以后还是以外卖为生。

护短,护短,超级护短!
保护欲和占有欲很强但是不会表现出来。
有事心里憋着型。
貌似有很多黑历史?

十八年前突然出现在万屋商店街,失去了一切记忆,因此不记得自己多大,也不知道自己的种族,被前店主收留,后前店主被害,目前执着于为他复仇。

【店铺】

没有招牌的一间破破烂烂的五金店,经常不开门,后院是修理场,楼上是卧室。
早上八点开业,晚上八点打烊。
除了修理家用电器汽车安空调洗衣机电视机回收旧冰箱彩电之外也接受上门服务,比如修屋顶通下水道之类的……

暗地里也接受一些见不得光的委托。



————————————————————————————————————————————————————








1.Hello New World




“啊……雨季什么时候过去啊……”鸦伸了个懒腰,趴在柜台前,看着雨滴在窗玻璃上滑过一条条轨迹。

她的对面,沉默寡言的孩子正在把纸壳箱里的零件分门别类地装进货柜相应的那一栏里。

鸦盯着孩子忙碌的背影看了好久,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那天。






那是结束了连绵了一个星期阴雨的第一个晴天,明晃晃的太阳挂在一碧如洗的天空上,草木,街道,建筑物的玻璃幕墙,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在七月末的阳光下闪耀这明媚的光泽,一切都是那么鲜活明快。喧嚷的街道,往来的人群,少女们摇曳的裙摆,绚丽的色彩似乎流动了起来,空气中都是新鲜的泥土味道。


在这样一个不算特殊的周末,鸦带着不好不坏的心情,排在政府大厅的长队里,等待着办理交接手续。


她的监护人,那个一身汽油味的邋遢大叔,一周前死在一条阴暗的小巷里,留给她一个破破烂烂的修理铺子和一抽屉的欠条。


也真是适合他的死法。

自嘲似的笑了笑,她的手不自主地抚上腰间的刀柄。

最好别让我知道是谁干的……


“请选择您的职员刀。”系统冰冷的机械女声将她拉回现实。

“诶~一定要选吗?好麻烦啊……”她挠挠头,随意地滑动屏幕,浏览着一张张男性精致俊郎的脸庞和介绍文字。

“啊……审美疲劳了……”

突然一张简介闯入她的视线。

那是一个表情很不讨人喜欢的小鬼。
但是吸引她的是简介上的两个字

——复仇



“呵呵呵……”她捂着眼睛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

大厅里的人不明所以地看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少女。
“真是……”她捂着笑得抽搐的肚子,捶了两下屏幕,机器发出了刺耳的警报。


“就是他了,我实在想不出比他更适合我的刀了。”
她抹抹眼角笑出的眼泪,按下了确认键。


小夜左文字
一把复仇之刃。







“我是小夜左文字。”脸颊有疤痕的孩子站在少女面前,干净的蓝色眼睛看着她。

“你要向谁复仇?”

鸦摸了摸孩子蓬松的头顶。

“嘛,这件事情先放到一边。”

政府办公大厅落地窗外似乎有一群白鸟飞过,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上投下浅灰的剪影,只一瞬就融入了遥远的天幕,再也难寻踪影。

少女看着窗外

“真是难得的好天气……”



孩子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雨后的世界,鲜明的色彩,整个世界似乎正在闪闪发光。

那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世界。







2.


“你饿吗?”路过北大街一号的时候,鸦停下了脚步。
孩子看看人满为患的餐馆,又看了看拎着大包小包的少女,然后低下了头。

“没关系的……”

“唔,那就去好好吃一顿吧!”她一把捞起小夜,把他放在肩膀上。

“走喽!”

少女的肩膀不算宽阔但却很有力,身上劣质洗发水的味道居然让孩子感到安心。

“哟。”坐在柜台前算账本的旗袍少女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算是打了个招呼。

“好久不见啊元宝。”她腾不出手来,于是点了点头。

“膝丸,拿菜刀来,正好厨房缺一只鸡。”

“好的。”

“喂喂喂!来真的啊!”少女吓得退了好几步,差点把肩膀上的小夜摔下来。

“少废话,什么时候把你家老头子欠的饭钱还回来,什么时候再踏进中华一番的门槛。”

“别这么无情嘛~”
“你以为我会再上当?”

“好好好,”鸦叹了口气,“那个老混账这些年到底做了什么啊……”

“其实也没什么,”正在擦拭菜刀的膝丸淡定地开口,“就是每天中午都大摇大摆地来白吃白喝而已。”

“还有一次被追杀的时候砸坏四条椅子和两个桌子。”元宝补充。

“那真是……辛苦你们了。”少女觉得自己已经没脸站在这儿了。

“其实你们可以直接怼他啊,往死里怼 。”

“我也想啊,但是这种满身机油味的邋遢大叔,吃下去会坏肚子吧。”
“而且万一他有个好歹,整个商会的下水道该怎么办?”

元宝露出了嫌弃的表情,但是很快就恢复了一张面瘫脸。

“不过那个讨人厌的家伙以后都不会再来打扰了……”包子头少女的声音有点失落。

“节哀顺便。”膝丸同情地看着鸦,她无所谓地点点头。

“那种家伙,还是死了比较轻松吧……话说我们为什么要谈这种事啊,明明是难得的再会。”

她不自觉地捏紧了手里的塑料袋。

“你的店员?”元宝抬眼看了一眼坐在少女肩膀上的小夜,然后继续拨弄算盘。

“嘛,”她把小夜放下来,揉了揉孩子的脑袋,“我弟弟。”

“宗三和江雪会杀了你的。”
“哈哈哈那还真是可怕啊……”


“怎么想起回来了?现世不好吗?”

“没什么不好,就是想回来看看,”她的眼神黯淡下来,“顺便收拾一下臭老头的烂摊子。”

“其实你完全可以一走了之的。”

“怎么可能呢,再怎么说老头子还是救过我一命的。”鸦看向门外喧哗的街道,表情在长刘海的阴影下晦暗不明。

手背上突然传来温暖的触感,她低头,对上小夜干净的眼瞳。

他在安慰她。

于是她放松地笑笑,对着元宝壕气冲天地说:“把你们这儿最好的菜端上来,顺便把大叔这些年欠的账单拿来,我还!”

“够豪爽,”元宝棒读,象征性地鼓鼓掌,“一会你可别哭着回去啊。”

“哈哈哈怎么会呢……”她底气不足地干笑了两声。







3.


“啊……这下惨了……”她看着空空如也的钱包,悲凉地叹气。
“那个臭老头……”

“如果经济上有什么苦难的话……”小夜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她,

“把我卖掉也无所谓的……”

“哈?”鸦愣了一下,然后狠狠一按孩子的头顶。

“哈哈哈你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

“要卖也是我比较值钱吧。”她摸摸下巴,一脸认真地说。




空气突然安静。



“嘛,到了。”她们在一栋破破烂烂的二层楼前停下,铁皮的车库门锈迹斑斑,门口倒在地上的红色灯箱上歪歪扭扭地印着“修冰箱彩电洗衣机”的字样。

“诶……看来收拾干净也要花大功夫了呢……”她放下手里的袋子,招呼还站在原地的孩子。
“小夜,过来搭把手。”
“嗯。”

在两人的合力之下,废旧的铁门在发出了一声吱呀的沉重声响之后,终于缓缓打开,呛人的灰尘混合着变质机油和酒精的气味熏得他们咳嗽连连。

“啊啦……好麻烦啊……”她小心翼翼地在垃圾堆里寻找落脚点,站稳后招呼还在门口站着的小夜。
“怎么了?进来啊。”

“嗯。”
孩子看着她,逆光的身影看不见表情。
“这是……我的家?”

“哈哈,是啊,虽然很乱,但是收拾收拾还是能住人的。”鸦用脚扫开一条通道,摸索着打开了墙上的开关,昏暗的白炽灯光照亮了杂乱的柜台。

“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

小夜磨磨蹭蹭地走了进来,注意力很快被货柜上的机械零件吸引,虽然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是她明显能感觉到孩子的心情变得愉快。

“这里是……我的家……”孩子摸了摸积满灰尘的柜子,然后看向少女,眼神有一丝不确定。

“脏,别摸了,咱们去洗手,然后把这里收拾干净怎么样?”
“好。”





忙碌的下午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她们把地板上成堆的垃圾袋打包,厨房的水池里堆积如山的脏盘子也一并清了出去,后院的破铜烂铁能扔的就扔,剩下的被打磨得干干净净的堆在院子里的一角。

少女扯着脏兮兮的羽织擦了擦汗,颇有成就感地叉着腰看着干干净净的院子。

“总算……小夜我们去收拾收拾大厅……诶?”

孩子靠在门槛上睡着了,手里还抱着她给的店门钥匙。

“真是的,会着凉啊……”她看着孩子脏兮兮的小脸,露出了两个星期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4.




“拜访?”

小夜抱着钥匙串,坐在沙发上,看着少女费力趴在地板上,拿着鸡毛掸子清理电视柜下面的灰尘。

“咳咳咳……嗯……”半晌,鸦捂着鼻子直起腰,手上多了一团黑的的不明物体。

“居然是面包……天啊……”她嫌弃地把那坨马赛克扔进了垃圾袋。这样的垃圾袋还有七八个,堆满了客厅的一角。

“等晚上的时候去隔壁打声招呼,好歹也是邻居。”她捶了捶后背,站起来,拿着水盆里的抹布擦了擦手。

“总算弄完了……咱们收拾收拾,然后吃晚饭怎么样?”
“嗯。”





西大街一号的净心蔬果园,这还是鸦十八年以来第一次踏足这个地方。

被称为石切丸的大太刀站在收银台前,动作沉稳而缓慢地结算着顾客购物篮里的蔬菜,身上绿色的纹付羽织袴和身后一大片绿油油的蔬菜相映成趣。

而身着洛丽塔洋装的黑发少女则轻盈地穿梭在各色果蔬柜台前,热心地帮助顾客挑选。


她叫什么来着?好像是……荼蘼?


“好多人,赶的时机不太好啊……”

鸦望了望已经排到了门口的结账队伍,拉着小夜挤进买菜大军的队伍里,面对着琳琅满目的水果蔬菜,不知从何下手。


“想吃什么?”她转头看看小夜,后者正盯着柜台上黄澄澄的柿子,眼睛亮晶晶的。

“买买买。”她揉揉孩子的脑袋,壕情万丈地说。
“还是算了……”
“诶?”
“预算……不够的……”

“哈哈哈,也是啊……”少女看了一眼价签,随即失落地垂下头,脑袋上的羽耳也耷拉下来。

“对不起啊小夜……我真是个无能的大人啊……”

“没关系的。”孩子大着胆伸手戳了戳鸦头上的羽毛,看她没什么反应,于是学着少女的样子揉了揉她的头顶。
“我想吃土豆。”



被……被安慰了?!


鸦的心情在“我家弟弟长大了我好欣慰啊”和“居然要被弟弟安慰作为大人的尊严去哪了”之间摇摆不定。



于是今天晚饭,决定是炒土豆丝。

“话说小夜。”少女系着围裙,站在灶台前研究着各种厨房用具的用法。

“嗯?”小夜正拎着垃圾袋出门,听见她的声音,回过头,站在门口等她。

“钥匙,不要总是攥着手里,会生锈的。”
“哦。”
“过来。”她放下锅铲,对着孩子招招手。

孩子听话地放下了垃圾袋,跑了过来。

“要这样……”她抽下束发的一根红绳,一头穿过钥匙圈打了个结,然后挂在了小夜的脖子上。

“好啦,去吧。”她拍拍孩子的脑袋,开始研究电饭煲。

孩子捧着胸口的钥匙,看起来似乎很开心。






“以后,就是家人啦,请多关照。”初次见面的鸦把钥匙交给他的时候,是这样说的。

我也……终于有家了呢……
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请多指教。”









5.






“诶?这是谁家的孩子?”

小夜拖着和他个头差不多大的垃圾袋出门时,听到身后有人的声音。

“你好,是新搬来的吗?”

他回头,装束干练的少女微笑着看着他,乌黑的长发用发带束成马尾,柔柔地垂在脑后,黯淡的金色瞳孔里流光一闪而逝。

“嗯。”孩子礼貌地点点头,然后拖着袋子向垃圾桶前进。

“需要帮忙吗?”少女友好地伸出手。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孩子闪躲了一下,继续磕磕绊绊地往前走。

“要强的孩子呢~”少女也不气恼,跟着他身边好奇地问

“你叫什么名字?”
“小夜左文字。”
“哦,小夜啊……等等,你是左文字?!”少女睁大了眼睛,惊喜地看着他。

“嗯。”小夜点点头,他不明白自己的姓氏有什么问题。

“太好了!宗三?宗三!快出来!”少女风一样地跑进了隔壁的店门,不一会就拉着一个粉色长发的青年向他跑来。



“哥哥?”孩子一眼就认出了他的兄长——宗三左文字。

“小夜……”宗三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确认什么一般地把孩子揽到怀里。

“真好呢,兄弟团聚。”少女抱胸看着这感人的一幕。
“我叫云桑,就住你家隔壁哦,以后多多指教。”

被宗三抱住小夜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一脸呆萌地点点头。

“噗嗤,这孩子真可爱。”云桑忍不住揉了揉孩子的发顶。

“小夜?啊咧?”云桑一回头,看见拿着锅铲一脸懵逼的鸦,笑着打了个招呼。

“你好啊,新邻居。”

“也不算新邻居了……”鸦平复了一下呼吸,

“我的监护人是五金店的前店主。”

“诶?那个大叔吗?这样啊……”她上前一步,伸出手。

“我倒是刚刚搬过来不久呢,请多指教哟。”

“啊……”鸦不好意思地和她握了握手,指指对小夜嘘寒问暖的宗三,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宗三是小夜的哥哥哦,要是江雪也来这里的话,左文字一家就凑齐了呢……”

“呃,总感觉要是这一家凑在一起,西街不就得终年笼罩在迷之低气压之下了么……”

“哈哈哈哈哈哈说的也是。”


“你们吃晚饭了吗?要不要一起?”云桑拍了拍银发少女的肩膀。

“啊,不了,我正在…………”鸦的表情突然变得像吞了苍蝇一样难看,
“卧槽锅里还在烧着土豆啊!”

似乎为了印证这句话一样,一股浓烟伴着焦糊的味道从五金店二楼的窗户里飘了出来。

“噫!”她举起锅铲,三步并两步地冲进了店门。

“风风火火的性格,还真像那家伙……”云桑目送少女的背影消失在玄关,然后摇了摇头。

“真可惜啊……我还挺喜欢那个大叔的……”

“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那就不必再提了。”宗三抱着小夜走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

“至少我们不用再为坏掉的电视机和堵住的下水管犯愁了。”

“说的也是。”




6.


在报废了一个锅和一个电磁炉之后,鸦和小夜端着两碗泡面,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漏了个洞的锅子被她改造成了花盆,正好用来养果蔬园老板娘送的食人花。

“小夜,别浇太多水啊,根会烂掉的。”她把头发放下来,提了提鞋子,对捧着花洒站在凳子上浇花的孩子说。

“我出门一趟,晚上回很晚回来,不用等我了。”

“二楼左手第二间是你的卧室,已经收拾过了,别看电视太晚,早点睡觉。”

“嗯。”孩子点了点头,举起了花洒。

“啊,还有。”临出门前,她突然回头,
“云桑送了柿子,放在冰箱冷藏第二格。”她俏皮地眨眨眼睛,
“别一次吃太多啊~”

“嗯!”

孩子的眼睛亮了,他一步跳下凳子,噔噔噔地跑向厨房。

“嘛,果然还是小孩子。”鸦无奈地笑笑,反手锁上了店门。

夜晚是大人的世界,华灯初上的万屋氤氲在一片迷醉的光彩之中,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从喧哗的街道到阴暗的小巷,所见之处,浮光溢彩的外表下,肮脏的欲望正蠢蠢欲动。

但是这一切和她无关。

少女拉了拉头上的兜帽,双手插在黑色卫衣兜里,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

她尽量地放空自己,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做。
在这一片人声鼎沸中,她仿佛被隔离的孤岛。

“于是,小王子伏在草地上,哭了。”

突然传入耳朵的语句,熟悉的嗓音,鼻尖似乎能嗅到萦绕在那人身上淡淡的酒精和机油的味道。

她猛地回头,人潮汹涌中,唯独没有那人的身影。


“混蛋……”她再也抑制不住眼泪。

“别……随便丢下我一个人啊……”

她捂着脸,任凭眼泪打湿脸颊的绒羽,无力地顺着指缝滑下去。




十八年前,圣诞前夕,喧嚷的街道似乎一点都没变。

她倒在阴暗的小巷里,看着鲜血从自己的身体里涌出,染红了潮湿肮脏的地面。

光明在她的手边戛然而止,光与影的分界此刻显得如此泾渭分明。

小巷外面是一片和乐的景象,圣诞的灯火将夜色晕染成温柔的暖黄,人们的脸上洋溢着欢乐的笑容,连空气也变得微醺,而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残破的身躯,逐渐变得冰冷。

远处似乎传来教堂的钟声,鸽子们振着洁白的羽翼,飞向遥远的天际。然后是新年的第一场雪,飘忽着落在人们的掌心,发间,精灵一般,仿佛神撒向人间最高的的祝福。

雪渐渐覆盖了她的身体,她却觉得不那么冷了,意识开始模糊,她仿佛置身于母亲温暖的羊水中,不断地下沉。

在意识坠入永夜的一瞬间,她发誓听见了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

“哟,这是谁家迷路的小鸽子啊?”

男人低沉的嗓音像是赞美诗里大提琴的和弦,她努力地抬起头,视网膜上烙下模糊的身影。

“嘛,虽然很麻烦……”

她感觉到自己被小心翼翼地抱起来,淡淡的酒精味顺着呼吸流进破损的肺叶,注入血脉之中。



“就当圣诞老人送我的圣诞礼物了。”

她放心地陷入沉睡。



————————TBC——————————————————

评论(1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