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坠落】⑨

原创婶,无cp
清水日常向,但是这几章大概要搞事情

ooc,私设如山

#婶婶:听说一期哥你很喜欢黑化?#
#本丸搞事日常#
#今天的本丸也很和平呢!#



————————————————————————————————————————————————————









(九)   大混战————本丸危机?!(1)








“你在最后的时间了看到了什么?”


“硝烟,残阳,刀剑和尸体堆成的小山顶上,插着一柄断刀。”
“一如我的结局。”



“可是,”
“你在笑。”









距离断腿事件过去已经有大半个月了,在少女的强烈要求下,药研拆开了她左腿上的夹板。

“真是惊人的恢复力啊……”
“那是那是~”少女得意得鼻子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于是在第二天,她召集所有人去了大厅。


“注意啦注意啦!”少女敲敲小黑板,拿着粉笔在上面写了三个大字。

红白战

“哦呀哦呀……”爷爷捂嘴,弯起的眼瞳里一轮新月熠熠生辉。

“这可真是吓了我一跳啊……”鹤丸国永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嘛,反正也快到新年了,要玩就玩个大的!”她潇洒地把手里的粉笔头一扔,得意地看着众人或惊讶或无奈的表情。

“顺便庆祝一下一期一振的到来。”

“原来我是顺便的啊……”一期一振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了。

“大将,分组是什么样的?”药研替大家问出了心里的问题。

“嘛……比起这个,我添加了一点有趣的设定,要不要先听听?”

“那么劳烦大将说明了。”

“咳,”少女清清嗓子,拍了拍手,烛台切就从门外走了进来,还端着……

“这些盘子……”长谷部无奈地看着自家主君。
希望不会是什么糟糕的主意…………

“嗯,这个是各位的生命。”

“哈?”众人不明所以地看着自家主上把一个盘子绑在烛台切胸前,然后拿起训练用的木刀挥了挥,点在盘子上。

烛台切的脸色有点黑。

“这次的红白战比较特殊,总共分三组编队,每组七人,采用淘汰制,最后哪组留在场上的人数最多,那一组就取得胜利。”

“而这个盘子,就是入场证明。”她后退一步,然后起手,挥刀,动作一气呵成。

烛台切胸前的盘子碎成了几块。

“如各位所见,”她转身面向众人示意,“盘子被破坏就失去入场资格,也就是out了。”

“主上……您注意点啊!厨房总共就这些盘子了!!!”
“啊哈哈哈…………”少女干笑着挠了挠头。

“原来如此。”鲶尾食指支着下巴,似乎在思考。

“那么盘子一定要绑在胸前吗?要是害怕破坏找个地方藏起来不就好了吗?”坐在他身边的骨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当然,盘子就是入场证明,一定要带在身上,不可以藏在别的地方哦,而且……”少女停顿了一下。

“为了防止不可描述的事情发生,盘子放置的部位只限于胸前,后背,手臂三个位置。”她的脸上浮现出了(我可是正经人.JPG)

对自家大将脸上经常出现的奇怪图片见怪不怪的众人立刻把注意力放在了烛台切手里的盘子上,你一句我一句地讨论开了。

“那么时限呢?”这次提问的是三日月,被誉为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振悠悠地喝了口茶。

“一天,从早上日出到晚上日落。”

“队伍编成是怎么样的?”一期一振举手提问,虽然刚刚来到这座本丸,但是在弟弟们的帮助下,现在他已经能很好的适应这里的生活了。

包括主上偶尔怪异的脑回路。

只是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出过阵。

“好问题,”少女举起大拇指。

“队伍的队长已经决定好了,队员采取抽签决定的方式。”

“第一部队,队长,一期一振。”她伸手指向坐在长桌另一端的青年,室内一片哗然。

“可……可是在下没有实战经验……”

“对啊大将,一期哥才刚来不久,还没有……”

“我知道。”少女打断了众人的热议。

“有什么问题吗?一期?”木制的刀尖就停在他的面前。

蓝发青年能感觉到来自少女锋利的目光,就像出鞘的刀,划开面部的和纸和沉闷的空气,向他直击而来。
于是他底下了头。

“没……没有…………”他感觉到冷汗顺着额角流了下来。

仪式一般,少女用刀背在他的左右肩膀各轻点了一下。

“大将……好可怕……”五虎退抱紧了身边的小老虎。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大将”厚皱着眉头,压迫感让他不禁向身边乱的方向挪了挪。

“我见到过哟。”平时总是像女孩子一般嬉笑着的少年收敛了全部的表情。

“诶?乱?你说什……”他顿时噤声。

透过乱浅蓝的瞳孔,他看见了少女的影子。

那个像恶鬼一样的……

“在第一次出阵的时候。”乱面无表情地看了厚一眼,后者浑身一抖。



“难以置信。”三日月放下了手里的茶杯。

“是啊,主上居然有如此强大的气势啊……”莺丸帮他满上了茶水。

“不是啊,主上一直都是这样的……”加州清光开口,表情没什么起伏。

“我们看到的,脱线也好,懒惰也罢,那不过都是她的伪装而已。”

“就像刀鞘一样,保护着我们,同时也保护着她自己……”

红衣的付丧神看着少女收刀的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即使只是训练用的木刀,也散发出令人生寒的杀意。

“我早该知道的……我们的主上,怎么可能是无能的弱者呢……”他低着头,额发覆盖了表情。

只是…真的……很不甘心…………
他握紧了手中的茶杯。





“那么第二部队,队长,三日月宗近。”少女把刀递给一期一振,转向他们的方向,沿途所有的刀剑默默让出了一条通路。

一时间大厅里寂静无声。

“哦呀哦呀,没想到我这个老人家居然也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少女走到他的面前,把刀放在地上然后坐下,和他平视。

两股强大的气场在不算宽敞的大厅里碰撞,周围的刀剑们纷纷撤离风暴中心以免遭到波及。

萤丸抱着他的大太刀靠在门口外面,抬起盖在脸上的帽子往屋里看了一眼。
眼神意味不明。

“看了这次主上是认真的啊……”烛台切端着盘子,坐到长谷部身边。

“是啊……”后者按住了他的刀柄,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这可真是吓了我一跳,虽说人生也好,战斗也好,总需要惊吓……”鹤丸国永也靠了过来。

“不过今天的惊吓可够多了……”


“那么,三日月殿下。”她将手里的木刀双手奉上,杀气一瞬间消失。

“甚好,甚好。”三日月宗近也敛去了气场,庄重地把刀接过了来。

在场的刀士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最后,第三部队,队长,”她抽出第三把木刀扛在肩上,一脚踏上桌子。
“对,就是本大爷。”
(黑恶势力登场.JPG)

“主上……”歌仙的脸瞬间黑了。
风雅!说好的风雅呢?!

少女摊手
潜台词:你觉得我会有那种高等品质吗?



————————TBC————————————

来啊,快活啊!

搞事情啊!

注意婶对一期哥和爷爷的授刀方式!

来自刚考完四级的大一狗的咆哮233333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