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坠落】⑥

原创婶,无cp,全员亲情友情向
清水日常对话流
私设如山,ooc




如果能够接受以上设定的话,请继续www





————————————————————————————————————————————————————



(六)







主上有一把刀,是一把断刀。

在最开始的时候,这个诺大的本丸里只有少女和清光两个人。
准确地说是一人一刀。

而那把主上随身携带的刀,在她来到这里的第二天就被束之高阁,只是偶尔才会被主上拿出来,缅怀一番。

加州清光知道,那柄刀就躺在主人卧室的柜子里,只要他有心,完全可以把它拔出鞘看看。
虽然也不是没好奇产生过这样的念头,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

主上……大概会生气吧……
虽然他从未看见过少女生气的样子,连他重伤归来的时候,她只是无奈地叹口气,然后安慰性质地夸奖夸奖他。

同样地,他也没有看见过主上战斗的样子,每当手合的时候,她也只是兴趣盎然地跪坐在一旁观看,偶尔会帮忙做个见证,但是她自己一次都没有上过场。

完全不像一个拥有过刀的武者。

审神者带刀就任,甚至在战场上一马当先冲在刀剑之前的例子并不在少数,但是自家主上似乎对这些完全没有兴趣,出阵的时候尽量待在后方,用她的话说就是

“不能给大家添麻烦呢…………”

加州清光皱皱眉,手起刀落,敌军的脑袋飞了出去,庞大的身躯化为黑雾。

他看向少女的方向,后者正襟危坐,左手虚握放在腰侧。

那是准备拔刀的动作。

他扯起嘴角笑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啊……胃疼…………”少女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地用笔尖戳文件的扉页。

门外传来近侍长谷部的声音
“主上,您在吗?”

她一骨碌爬起来,把涂得乱七八糟的文件压到最下面,然后整了整衣领,开口,
“在,有什么事么?”
“新的文书……”
“啊啊啊啊——”少女发出了一阵惨烈的哀嚎,吓得窗外枯枝上的麻雀纷飞。
“算了,你进来吧……”她有气无力地抬手示意。
“那么,失礼了…………”

电光火石间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一件很要命的事……
刚刚喝过的咖啡罐子还没收起来!
完了,被长谷部发现一定会念叨上一个星期……
她微不可查地移动了一下左腿,把咖啡罐子压在膝盖下面。

“报告放这里吧,你可以走了。”她尽量平静地接过青年手中的文书,但是对方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端坐在少女面前,一副严肃的样子。

“主上,恕臣下直言,您是不是又喝咖啡了?”
“哈哈哈……你说什么啊我没有啊……”
“嗯?”
“呃…………好吧其实就一点点,而且我有加热…………”
“哦?看来是凉咖啡啊……”
…………
………
……
好吧你赢了。

她无奈地摸出压变形的咖啡罐,做举手投降状。

“就这一回…………”

“主上,您知道你不能喝咖啡的。”

“嗯……我深刻地反省……”

“胃疼的话,我去告诉烛台切准备一点热汤……”青年起身准备离开。

“啊啊啊不用麻烦了!”她连忙摆摆手。

一个长谷部就已经很难对付了,再加一个烛台切…………她几乎可以想象一双半眼睛用谴责的目光盯着她的场景了……

不管怎么说,先认错吧
于是她端正坐姿,诚恳地对面前的青年说
“十分抱歉,长谷部君。”

“主上不必这样……”他叹了口气,“您要知道,如果您的健康受损,我们也将难以维持战力,这是双方都不愿看到的事情…………”

“道理我都懂!”她打断了他接下来的长篇大论,比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可是说起来和做起来完全就是两码事啊……比如说咖啡。”她举起手里的罐子晃了晃。

“明明知道不能喝,但是还是喝了,原因就在于它可以让我保持清醒,当然某些药物也有同样的效果,不过比起咖啡,伤害性要更大一些呢。”

“我同样也可以使用药物来达到这个效果,并且不会被任何人发现,但是我还是选择了咖啡……”
“这已经很爱惜自己的身体了吧……”

“主上,这完全不是理由啊……”长谷部无奈扶额。

“虽然怎么做是您的自由,但是劝诫主上不好的行为也是臣子的本分,所以……”
“还请您以后不要再喝咖啡了。”

“那我犯困怎么办?”

“早睡早起,保持规律的作息。”

“我的作息时间已经够规律了……十点半睡觉,六点半起床,每天八小时精致睡眠,这已经是浪费人生了啊!”

况且她根本睡不着,只要闭上眼睛,似乎就能感觉到加速下坠的风从耳边略过……
这种恍惚的状况最近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那么一点浓茶或许会对您有帮助。”三日月爷爷突然出现在门口,手里的托盘上放着精致的茶壶和一盒子点心。

“虽说茶对我完全不起作用……不过还是多谢了……”她接过盘子,拿起茶点塞到嘴里。

“唔好吃!”

“在走廊喝茶的时候遇到了烛台切,正好他做了点心要送过来,于是我这个闲着无聊老爷爷就代劳了。”

“麻烦您了呢,三日月爷爷。”

“哈哈哈,毕竟老爷爷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呢……”

“不过,”自称老爷爷的青年话锋一转,眼中的新月看着少女的方向。

“不止烛台切,大家都很担心您呢,如果有什么烦恼的话,说出来比较好呢……”

“是啊主上,能为您分忧是臣下的荣幸!”


少女愣了一下

要不要告诉他们呢?关于那个梦…………

可是就算说了又能如何?

没有人能救她……


她叹了口气……

还是暂时不要告诉他们的好。

“我没事,”她摆摆手,“我要工作了,你们先去忙吧。”

长谷部和三日月对视一眼,后者率先起身,

“那么就此告退……”

“主上……”长谷部似乎还想说什么,放在膝盖上的手放松又握紧,但最终还是行了个礼,退了下去。

待两人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时候,少女松了一口气,懒洋洋地瘫倒在地板上。

天花板上摇曳的剪影,明明不属于这个冬季的小院,但是那些晃动的水波和鱼影,就像沉入海平面的那一瞬。

在深海里孤独地仰望天空。

于是她清楚而又绝望地知道,自己在缓慢坠落


————————TBC————————————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