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坠落】


原创婶,大概无cp

主要讲帅气的(划掉)婶婶带领大家发家致富奔小康实现伟大复兴的励志故事

这次是日常www
我爱日常,日常使我快乐
别问我常是谁……(你够)

本来想写小夜的事情结果不知不觉就扯到了死线2333333
什么时候才能治好我的拖延症和奇葩的脑洞啊233333





————————————————————————————————————————————————————
(二)

“你在……追求着什么……?”
“你希望……对谁复仇……?”

她哑然失笑。

复仇啊……那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于是她把手放在孩子的头顶揉了揉,

冬日菲薄的阳光撒在身上,不带一丝暖意,少女一袭白衣,银发似雪。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透过覆面的纸,目光变得悠远。

“如果是四年前遇到你……”
“你一定会成为我最喜欢的一把刀。”

“不过作为一个人生的前辈,我觉得,还是放弃吧……”
“不然会坠落的……”

这是她和小夜左文字的第一次对话。
但是他一直不明白她的意思。

只是他不知道,那天晚上,她又一次做了那个关于坠落的梦。

“那个孩子为什么会对复仇这么执着呢?”她趴在桌子上,无聊地用笔戳着报告的封面。
不一会儿白纸上就晕开一片殷红。

“就算你这么问……我也不知道啊……”同是银发的青年愁眉苦脸地看着小山一样的文件,索性把手里的笔一丢,大字躺在地板上。

“为什么要我帮你批文件啊——”
“因为你帅。”
“真的?”鹤丸国永一骨碌爬起来,凑到少女跟前。
“假的,逗你玩。”
“诶——”于是他又躺下做挺尸状。

“话说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
“都说了我不知道……这几天好冷啊……春天什么时候才到?”
“现在可是十二月份,再忍忍吧,至少要到三月才能开春啊。”少女探身拉开了和室的门。

“哇!你想干什么?!快关上啊很冷的!”青年干脆把自己塞进了被炉里。
“还有三个月开春,四月份……不对五月份,就能开花了啊……”寒冷的空气灌进室内,扬起她的发丝,少女似乎毫不惧怕冬日凛冽的寒风,她看着庭院里的枯枝和天上黯淡的太阳,似乎在想什么,但只一会儿,就关上了门,坐到桌前,把银发青年从被炉里拉出来。

“寒冷有助于人的思考,”她指了指脑袋,“科学告诉我们,人在寒冷状态下的学习工作效率会比平时高很多,所以室温维持在19摄氏度有助于办公效率的提升……”

“别,主上,请务必让我死在被炉里……”鹤丸自觉地倒下然后爬回了被炉。
“那你就去死吧,永远地!”



“有一种说法,不知道你听没听过……”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听没听过?”
“说的也是……其实我就客气客气,你肯定没听过。”
“呃……算了,什么说法?”
“嗯……关于死线战士。”
“哈?”
“就是说,人在赶死线的时候会爆发出比平时强大数倍的潜能…………”
“所以这就是您一再拖延工作的理由?”长谷部的声音从走廊传过来,然后门被打开,在看清青年手中的东西之后,两人发出了哀嚎。

“为什么不是夜宵?——”
“怎么还有这么多文件?!——”

“真是没办法啊……我也一起帮忙好了。”
于是三人围坐在被炉边,人手一沓文件。

“嗯……我刚才说到哪儿了?”
“死线战士……不过办公的时候要专注,主上。”
“是是……说到死线战士……也算是战士的一种吧,长谷部君。”

“这个大概不能被称为战士吧……”鹤丸国永无奈地插嘴。

“嘛……”少女放下笔,扬了扬手里的文件,
“死线。”
然后她指指正在奋战的长谷部,
“战士。”

“噗嗤——”鹤丸国永捂着嘴笑了。
“很适合啊……长谷部……”

“你够了!”长谷部手中的笔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明天就要上交报告了,现在不可是玩笑的时候。”

“嘛……有什么不好呢?夜晚还很长啊……”少女右手撑着脸颊,左手食指有节奏地轻敲桌面——这是她思考的一贯动作。

“我在想……所谓死线战士,大抵算不上什么战士吧……”
“虽然某种意义上战斗力惊人,但是归根结底还是拖延症作祟吧……”

“主上能明白真是再好不过了。”长谷部扶额,“那么能不能拜托您发挥一下死线战士的机动能力快点把报告写完呢?”

“嗯……还是算了,好麻烦…………”

“诶?这和说好的死线战士不一样哦,主上。”鹤丸国永拿起一沓文件敲敲少女的头。

“大概是因为我连死线战士都做不到吧……明明知道这样是不行的,但是还是不想改变,各种意义上来说,比死线战士还要糟糕吧……”
“太过安于现状,已经连改变都做不到了呢……这些大概都是因为内心在抗拒吧,啊……这样的我大概不配做你们的主君吧…………”

“又来了……每个月您都要消沉几天呢。”长谷部目不转睛地说,手下运笔如飞,不消几分钟就解决了一份报告。

“尤其是在交报告的前两天。”鹤丸国永补充。

“有什么不好呢?排解了负面情绪,才能为我们伟大的革/命事业继续做贡献啊……”

“话说,我一直很在意一件事啊主上。”
“曰”
“你一直说的伟大革命事业……到底是什么啊?”
“小伙子很上道嘛,来来来,这就要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讲起…………”

“你们两个……”忍无可忍的长谷部终于抬手给了一人一个爆栗。
“给我好好工作啊!”

于是在破晓时分,他们终于完成了所有报告。

“啊……其实有一件事情忘了告诉你们了……”

“哈?”鹤丸国永趴在桌子上揉着眼睛,“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再说吗主上?”
“现在已经算是‘明天’了哟,鹤球爷爷。”
“不管,我现在只想睡到地老天荒……呼——”

“那么主上,到底是什么事情呢?”长谷部正襟危坐,没有一丝疲色。
“哦,还很精神嘛长腿部君……”
“您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主上,如果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就赶快去睡觉吧!”

“啊……就是……我好像记错日期了呢……”
“嗯?”长谷部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嗯……交报告的日期……好像是昨天的早上零点呢。”
“主上……您……”
“嘛嘛,不过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形式而已,不用太在意的。”她摆摆手,打了个哈欠。
“那么晚安,长腿部君……”
“不要趴在桌子上睡啊!至少也要好好躺下睡觉吧主上!”

所以,还有人记得一开始的话题是在讨论小夜的事嘛?



————————TBC————————————

评论(10)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