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幸福小镇】噬者生存•屠城篇

chapter 6. appetite

然而他们并没有遇到摩卡。

一路随着亚米偷偷摸摸地潜进医务室,小白的内心也不禁多了几分紧张和期待,但是等亚米打开门后,她觉得这紧张感着实多余。

黑暗空旷的医务室里弥散着消毒水的味道,秉承着”能开灯时决不怕费电”的优良传统,亚米摸索着寻找墙壁上的开关。

然后……摸到了一只冰凉的手。

”!”

他浑身的汗毛竖了起来,蹭地一下窜出来躲在少女身后。

”呃………我去开灯?”她试探着问。

黑发少年拼命点头。

”好吧……”少女的背影消失在一片黑暗中,就在亚米以为她再也不会回来并打算找同伴救人时,屋里的灯开了。

小白站在一排排标本前,好奇地打量。

”……怎么这么慢……”

”开关,”她指指架子后面的墙面,”怎么安在离门这么远的地方?”

”谁知道呢………”亚米站在一瓶泡在福尔马林里的肝脏前研究着。

这里不是你的地盘嘛,团长大人。
她无力吐槽

”对了……”当亚米已经把研究对象换成了一个三周大的胎儿时,他突然问道:”我们干嘛来着?”

”找我的左手。”她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一只肾脏的剖面上移开,下意识吞吞口水。

好可惜………

”那开始找吧!”少年撸起袖子,颇有大干一场的架势。

小白默默地,默默站到亚米的背后拿出一个东西搭在在他的肩膀上。

”啊啊啊啊!!!!!”亚米脸色大变,飞快地冲了出去,最后躲在门外扶着门框小心地往里看。

少女的右手拿着她的左手,还保持着拍他肩膀的姿势。

”在门口的架子上发现的。”她扬了扬手中包裹在白色塑料里的物什。
”估计你刚才摸到的就是。”

”哦,天啊………”亚米走过来,戳戳那只断臂,”冻得可真结实。”

”恩……”少女用它敲敲柜子,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话说……你要它干嘛?”亚米凑过去,目光瞟向她空荡荡的袖子,不可思议的是,截断面的皮肤早已愈合,光滑如新。”它看起来已经接不上了。”

”有大用处。”
少女掂了掂手里的左臂,”顺便问一下,浴室是出门左拐嘛?”

”右拐……等等……”亚米的目光在少女和断臂上游移着,”你不会…………”



”要用它搓背吧……”
”…………”

很好……她磨磨牙

”这……这真是个不错的提议……”她耸耸肩,”要知道,少了一只胳膊确实不太方便。”

”用我帮忙嘛?”亚米举手

半晌,她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滚!”








微笑月亮的浴室给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木质梳妆柜上摆放着各色洗浴用具,从雕花的梳子到装在精致玻璃瓶里的精油,一应俱全,这高雅的格调不难猜出是谁的手笔。

她挑了一瓶紫色液体,撒在地上,一种难以名状的馥郁香气飘散出来,这样正好能盖住血的味道。

浴池挺大,两个人在里面泡澡也绰绰有余。她调好了水温,打开花洒,哗哗的水声带着雾气充斥着不算狭小的空间。

这就足够了。

她沿着墙角坐下,确定外界没有任何动静后,用颤抖的手指剥开塑料薄膜。仅有的一只手臂使这个任务变得艰难,她吞了吞口水,内心的焦躁催促着她快一点,再快一点

马上就好了……

她默默地安慰着体内的怪物

一只名为”食欲”的怪物。



在精油挥发的浓郁香气的笼罩下,进食也变得愉快起来。

她张开嘴,唾液扯出一条条细丝,尖利的犬齿深深刺进冻得坚硬如铁的皮肉中,刺骨的寒冷顺着牙齿内的末梢神经传入大脑皮层,与食欲一同交织成一种美妙的体验。

她不禁战栗。

水声适时地掩盖了粗鲁的咀嚼和吞咽,融化的鲜血混合着唾液顺着唇角蜿蜒而下,鲜美的味道在舌尖炸开,进食的快感使她失去理智,只想沉浸在其中。肌肉组织被锋利的牙齿撕咬成碎块,消失在喉管深处,露出白色的骨茬,她仔细舔舐着森然的白骨,然后狠狠地咬下去,连同浅黄的肌腱一起咀嚼,发出沉闷的脆响。

……………

最后一根指骨也被嚼碎吞下,她满足地舔着手指,长舒了一口气,顺着墙面滑下,躺在地上。

浴缸里的水满了,沿着白瓷缸沿溢出来来,打湿了她的衣服。

但她懒得去管,只是把头歪向一边,看着水流带着丝丝缕缕的红线打着旋流进地漏里。

精油被充分稀释后,香气不再浓郁得令人作呕,而是淡淡的芬芳,沁入每一个细胞,熨帖着每一个毛孔,令人无比放松。

这样可不行……

她摇摇脑袋,挣扎着坐起来。

左肩的疼痛突然袭来,她狠狠咬住嘴唇,拼命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身体因剧烈的痛楚而蜷缩,她颤抖着,把自己抱得更紧一些。

她听见骨骼生长的霹啪声,像是冬日暖炉里燃尽的炭火,又像烛灯爆出的灯花。
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滑下,她的眼角因生理的疼痛泛起水光。

骨骼的生长停止了,她松了口气。

一种难以言喻的瘙痒感接踵而至,就像千万只蚂蚁在噬咬着。

她知道那是皮肉在慢慢覆盖白骨表面。
口腔充斥着鲜血的咸腥,沉重的喘息在脑内被无限放大,每一秒都像一个世纪一样难熬。

她只能痛苦地闭上眼,忍受着。

…………
…………

终于,一切结束了。

她脱力地瘫倒在地面,大口喘着气。

潮湿的空气使肺部很不舒服,她爬起来,关掉了水龙头。

世界一下子安静下来。

但她的大脑却嗡嗡作响。

新生的手臂使不上力气,她抖抖手扯开粘在身上的衣服,跌进浴缸里,闭上眼,任温水淹没头顶。

窒息感并未使她恐慌,反而有一种熟悉和安心的感觉。仿佛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人会伤害她,她也不必去伤害别人。

一些回忆的图像杂乱地从脑海里闪过,她也懒得分辨那些模糊的色块到底是谁。

黑暗笼罩了一切,脑内的喧嚣归于沉寂。

她就这样坠入黑色的甜蜜梦境。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