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幸福小镇】噬者生存•屠城篇

一点一点搬过来~~
啊啊懒癌犯了,不想改惹~~
=================================

chapter 4、Light from the hell

【从一开始就知道的……】

两道身影闪电般相交,拳与拳相击,巨大的威力令两人都退后了数十步。

【这个世界上……没有我容身的地方。】

”我王——炎走!”少年的周身,紫色的火焰熊熊燃烧着。

【好不容易找到了……又再次失去……】

惊人的速度与威力,火炎爆炸的声响与呼呼的风声在耳边扭曲着,少女在空中不断调整身姿以躲避袭来的炽热火焰。

【这次……一定要保护……】

她闭上眼睛,感受着空气流动的变化。

”怎么,只会躲吗!”
少年嚣张的声音越来越近。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耳畔传来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仿佛恶魔的低语。

”轰———”

少女的身体砸向倒塌的石柱,深陷进地面,碎石尘土飞扬。

红衣少年以王者的姿态骄傲地看着那片废墟。

”啧,这么快就不行了,真弱。”

”团长,”长鞭扫开几块飞溅而来的碎石,叶子无奈地开口,”玩笑请适可而止,再打下去恐怕处理厂的建筑结构就会被破坏,我们也将被埋在这里了。”

”是是,我会注意的……”亚米闲闲地枕着后脑勺,完全没有反省的意思。

”你在干什么?!别乱动!”身后少女清冽的声音明显有一丝慌乱,她手中的孩子不顾威胁,拼了命似的挣扎着。

彩虹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放开我!!你们……你们这群恶魔!姐姐…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小朋友,别着急,”亚米转身,她没那么容易死的,不是吗?”

烟尘扬散开,废墟中心,那个摇摇欲坠的身影
如此脆弱,如此真实。

鲜血濡湿了半身的紫色上衣,顺着袖子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积成一小滩暗红。她强撑着站起来,视线与孩子交会。

那一瞬间,云豆仿佛看见她说:”没关系,我会保护你的。”

他再也抑制不住眼泪。

钴蓝短发的少女无措地看着嚎啕大哭的孩子,她求援似的把视线转向自家团长,而后者只是耸耸肩。

”团长!!”下一秒传来叶子的惊呼。

少女再次冲了上来。

”有意思,还要打么?”亚米身形微动,做好迎击的准备。

十米,五米,

两人的距离不断拉近。

就在少女的拳马上对上紫色的炽焰时,她用最小的动作幅度调转了方向。

”想跑么?”少年的反应更快,他一把扣住她的手腕。

电光火石之间,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亚米发誓永远不要再回想起那一瞬,那个场景。

==================================
猜猜发生了什么?
猜对了也没有奖哦~~~
下面还有~~
=========偶是愉快的分割线==========

”这个……疯子。”

在转身的瞬间,她切断了自己的手臂。

亚米愣在了原地。

有那么0.1秒中,他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看着画面一帧一帧播放,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

妖冶的花盛放,红得耀眼,仿佛无尽黑暗里唯一的颜色,叶子好像在喊什么,但是他听不见。

世界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

然后,那个脆弱的紫色身影,越来越清晰。

鲜血,飞溅在脸颊上,温热而黏腻的触感。

手中的断肢,光滑的截断面,暗红疯狂地涌出,浸染了森然的白骨。

整整0.1秒,他才反应过来。

然而这0.1秒内,足以发生很多事情。

比如彩虹糖在第一时间捂住了孩子的眼睛

比如少女踉跄一下然后直冲到彩虹糖面前

比如叶子手中的长鞭直奔少女后背

再比如……少年伸出另一只手却怎么也抓不住她的背影。

一切,静止在一瞬间。

”啧,”叶子不甘地收回鞭子,少女异化的利爪离彩虹糖的脖颈仅有数毫米。

气氛僵持着,双方都没有进一步动作。

冷汗,顺着彩虹糖的脸颊流下,她甚至不敢用力呼吸。

少女的头低垂着,凌乱的银色发丝被鲜血粘连挡在额前,一身上衣已经分不清是紫色还是血色。

她的呼吸很沉重,隔着半近不近的距离清晰可闻。

四周静得可怕。

”滴答—滴答—”鲜血不停地从空荡荡的左臂流出,滴在地上,发出空旷的回音。

少女的身体摇晃着,仿佛随时会倒下,但是举在彩虹糖面前的利爪却没有一丝晃动。

”我知道…”她突然开口。

嘶哑的声音就像破风箱里鼓出的空气。

”我们的生命对于你们来说或许不算什么。”

”但是,”

她抬起了头,漆黑眼瞳中流出的,不知是血还是泪。

”求求你……把他还给我。”

接下来,被称为”怪物”的少女做出了令在场所有人都惊讶不已的举动。

她,居然,缓缓地跪下,卑微地祈求着。

在绝望的废墟里,在屠夫的枪口下,在众人鄙夷的眼光中

她一直站得笔直,从未有半分屈服。

”怪物也有怪物的尊严。”
她这样告诉他。

所以即使是短暂的死亡,她也站直了身躯,孤寂,傲然。

一如悬崖边的松柏

云豆从未想过,她会向谁低头

而现在,她为了他,匍匐在地上,低下高贵的头颅,将自尊狠狠摔在泥土里

卑微得像脚下颤抖的沙粒。


她祈求,有如虔诚的信徒

”那是我的救赎,我的信仰,我唯一的光。”


Light from the hell

黑色的深渊里唯一的光源。


当她看见废墟中的孩子发出抗拒毁灭的哭喊时,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干涸的胸腔里,那颗死去的心脏,又重新开始跳动。

那样鲜活的生命,真好。

执着也好,执念也罢,她只想保护他

即使她的双手沾满鲜血

但唯有这个愿望,干净得不沾染半分尘埃

”所以,求求你,把他还给我。”

那双漆黑赤红的眼瞳,是那样绝望。

彩虹糖的内心是震撼的,她张了张嘴,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许并不需要再说什么。

手心,一片潮湿。

于是她松开了手,任由孩子挣脱桎梏,扑向那个充斥着血腥气息但却温暖无比的怀抱。

”姐姐……姐姐……”孩子哽咽着,用颤抖的双臂环住少女。

在那一瞬间,彩虹糖清楚地看到,鲜艳诡异的花纹消散,少女的笑容,是那么美好。

”对不起,云豆。”
”尽管我只有一只手可以抱你了……但我一定会,保护你。”

我唯一的光。

眼泪挣脱了眼眶的束缚,孩子在少女的拥抱下放声大哭。

彩虹糖揉了揉发酸的眼眶,转头对赶过来的亚米说:”团长,我相信他们。”
然后扯起叶子的围巾狠狠蹭了蹭鼻子,后者表示十分无奈。

而团长的表情,可以概括为:很•不•爽

”真是的……搞的我们好像恶人一样……”

貌似恶人只有你一个吧,团长……叶子满头黑线
那充其量只算恶趣味而已,彩虹糖一脸鄙视。

亚米自动无视了两人默契的表情,转身向恸哭不止的两人组走去。

”喂,小鬼。”

红衣的少年在云豆面前站定,

”你们要’姐弟情深’到什么时候?”

孩子狠狠地瞪着他
那双棕黑色的眼睛……有点像护崽的母鸡?

还真是有趣……

看来以后不会无聊了,亚米有点开心。

”再抱一会儿你姐姐就真的要死在你怀里了”少年拎着孩子的后衣领,像拎小鸡一样把他从少女身边移开。

”你想干什么?!你这个恶棍,流氓,红毛怪……”云豆奋力 挥动四肢,奈何……手太短,以至于他折腾半天也够不到那张嚣张欠揍的脸。

失去孩子的支撑,少女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木偶,倒在地上。

伤口,已经流不出血了。

少年俯身抱起少女,却惊讶地发现,她轻得可怕。

要好好吃饭啊,怪物小姐。

亚米将手里的孩子丢给叶子,便心情大好地向飞行船入口走去。

当然,随孩子一起丢过来的,还有一个物什。

叶子一手接过孩子,另一只手接住那个不明物体时,忽然发现彩虹糖的脸色很难看,于是他好奇地看了看手中长条状的物体,然后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喂喂,叶子你没事吧!!”

亚米看着钴蓝色短发少女手中被高速摇晃的青年,在心里默默画了个十字。
阿门。
==================================
今天的懒鬼也在努力地,写着一点都不虐的虐文呢…………(远目)
话说叶子~~你晕血对吧(坏笑)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