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24小时人生相谈】新选组刀篇

【24小时人生相谈】多冷啊我在东北玩泥巴(上)



刀男们的现世之旅

新选组刀的冰雪大世界之行

大概有清婶

主亲情友情向

ooc,大写加粗

婶有私设

地点设在中国
提前预警,实际地名可能引起不适

如果能接受的话?


————————————————————————————————————————————

“那啥,我不是让你们多穿点的吗?!”

“哈?裹得像个粽子一点都不帅气啊……阿嚏……”

“嘛……不用担心啦兼桑,我有多带衣服哦。”

“那个……堀川啊……先不提你们是怎么弄到爷爷的毛衣的,你确定要穿着内番服就能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冰天雪地呆上24小时?”

“诶?!有这么冷吗?”

“当然……不过算了……”少女认命地摆摆手,“到了中央大街再买……买吧……”










一切的一切要从十一月份的一个清晨说起。

“政府的新公告上面说战绩优异人品良好无任何违纪行为的审神者可以携刀剑回现世24小时每月一次……”

“诶诶诶?!”

本来咸鱼一样摊倒在被炉里的少女闻声弹了起来,激动地抓住近侍的胳膊摇晃,“清光清光!终于可以带你们去现世了!激不激动?!开不开心?!”

“嘛……开心倒是没错啦,不过主上,”红衣的付丧神怀疑地看了她一眼,“您觉得您现在的战绩能通过测试吗?”

“啊…………”

少女很快又恢复了咸鱼一样的状态,整个人瘫软在桌面上,无精打采地嘟囔:“好像也是哦…………”

“主上!”就在这时幛子门被拉开,门外一片白晃晃景色里,少年人的身影逆光渐渐浮现,少女眯了眯眼睛,等适应下来这才看清来人。

“是堀川啊……怎么啦?”

“外面下雪了哦,”少年身形的脇差一边拍打着肩膀和头发上的雪沫,一边往屋里进,带着一身料峭的寒意和冬雪清冷的气味,但很快就被被炉的暖气冲散了。少女翻了个身,百无聊赖地拨弄着电视遥控器,漫不经心地回答:“哦,是吗?”

“嗯,昨天和兼桑聊天的时候就觉得今天要下雪,没想到昨晚就开始下了,整整一晚上,刚刚才停。”

“短刀们应该会很开心吧,他们期盼下雪好久了。”加州清光弹了弹指甲,百无聊赖地盯着上面的蔻丹。

“嗯……也是呢,话说外面的温度会不会很低?小短裤们穿那么少会冷吧?”
“没事的,外面一点都不冷呢,而且对于我们付丧神来说这样的寒冷根本不算什么。”

“诶~好羡慕呢~~”少女拖长了调子,艰难地从被炉里爬出来,活动活动筋骨,然后打开了纸门,一阵风吹过,掀起桌上的纸页,却意外地没有想象中的干冷,温润地拂过脸颊,带下一两片房檐上的雪花,初雪乍晴的天蓝的透明,像大块未雕琢的玉,小院里白茫茫的一片,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的光点,一片明亮得晃眼的景色。她伸出手捧了一把凉冰冰的雪,看着它们迅速在手心化成一滩,顺着指缝流下,滴成地板上的一串水渍。远远的,从前庭传来孩子们嬉闹的声音,冬日暖洋洋的太阳让人变得懒散,在一片安逸的气氛中,她很快又打起了哈欠。

“不能再睡觉了主上,今天的午觉已经睡了三个小时了,再睡下去脑袋会坏掉的。”加州清光抬眼看了看钻进被炉的少女,拍了拍她贴在桌面的脑袋,“去和短刀一起玩吧,入冬了他们就一直念叨着‘好想和主上一起打雪仗啊~’这样的话呢。”

“不要……”少女拍了拍脸颊,拿起了桌子的报告,分给自觉坐到暖炉旁的堀川一沓,“先解决这些再说,一会儿你们俩帮我安排一下出阵名单。”

“诶?!”清光惊讶地看了看自家主上,随即笑了,偏头的样子煞是可爱,“原来主上就这么想带我回现世啊~~”

“是你们,”少女头也不抬,提笔在纸上写起来,“不过现在我家那边估计也应该是冰天雪地了呢……”

“主上的家乡在哪里呢?不过说道比较冷的地方的话,那就是虾夷地了呢,土方先生曾经到过那里……啊……”少年的表情突然变得有点悲伤,“说道那个人的话……”

“嘛嘛堀川小天使,别做出这样的表情啊,我家不在北海道,而是比那里更冷的地方呢。”

“诶?!”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日本人?”

“诶诶?!”

“话说……主上的家乡是哪里啊?”

“嘛……我的家乡和日本也算很有渊源啦,好的层面和不好的层面上都是……”少女垂下眸子,表情隐匿在和纸后晦暗不清。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细小的尘埃在光线里漂浮着,阳光透过敞开的门落在少女周身,模糊了她的身影,付丧神们安静地等待着她的答案,但是她却迟迟没有说一句话,看向那片四角四方的蓝天,似乎是在看着遥远的家乡,透过和纸的眼神温柔缱绻。



清光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她似乎随时都会消失在这片光晕中,再也看不见,但就在这时,少女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拿着公文卷的话筒,一脚踏在桌子上。

“我滴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啊~~!!!!”
“那里有漫山遍野~大豆高粱啊~~~!!!”


“哐——”
打刀和脇差一齐栽倒在桌子上。

您差不多够了啊,真的。







“实际上东北是一个比较广义的概念,从山海关以北的辽宁,吉林,黑龙江,三个省份合称为东北,实际上是一片广袤的土地呢。”

“有多大?”
“大概三到四个日本那么大吧。”

“那可真是大的不得了啊……”
“别学爷爷说话,清光。”

不知为何画风突变成了地理小讲堂,两位付丧神倒是很配合地坐在小黑板前,研究着少女画在黑板上的简易地图。

“诶?原来是这么大的一片地区吗?”堀川看了看少女用红笔圈出的几个行省,“那么主上的家在哪里呢?”

“这里哟,”少女拿着笔在最北边的省份点了个点,“黑龙江省,在哈尔滨市和绥化市的中间。”

“那里确实很靠北啊……冬天很冷吗?”

“嗯,比北海道冷多了,最冷的时候,可以达到零下三十度左右,冬季平均零下十度到二十度,总之,是本丸的三四倍冷吧。”

“这么冷吗?!怪不得主上最近一直呆在这里……”

“并不是啦!”少女摆摆手,“不要用这种同情的眼神看我好吗?虽然外面很冷可是我家一点都不冷的,室内有暖气啊,比咱们屋里暖和多了好吗。”

“那么能让主上一直呆在没有家里暖和的本丸的原因,果然是爱吧~”

“是啊~”少女棒读,“我好爱你们啊~”

“这几个月本丸的开销有点不对哦?要不是长谷部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快过年了还不得赶紧回来查查帐?还有攒了一年份的报告要是不在年前赶完我的年终奖也可以不要了。”

“啊……话说……那个,关于报告的事情……”

“不用转移话题,账本我是一定要查的……”
“主上——”





近日的本丸哀鸿遍野。原因有二:

(一) 主上开始查账了。

(二) 主上开始出阵了。

都说刀随主刀随主,由于少女在现世还有学业,经常不在,命令也都是通过狐之助传达,对本丸的刀剑们实行的是完全放养的政策,而少女本身也是一副懒散随性的模样,于是本丸里的刀剑男士们也都散漫习惯了,除了少数的老实人之外,大多数能不出阵绝不出阵,内番能翘则翘。

而这一次,当少女不算高大的身影拿着账本身后跟着长谷部出现在众位刀剑男士面前时,他们仿佛看见了世界末日。

“呃……主上,我实在是不擅长计算啊……”

“没事我擅长,毕竟我学的就是数学。”少女乐呵呵地翻着账本,连计算器都省了,直接报出人名和数字,身旁长谷部执笔,认真地记录。

被点到的自然是叫苦连天,没被点到的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最后,少女把本子一合,掸了掸肩膀上不存在的灰,“以上,被记名的记得来找我谈话,顺便自己去长谷部那里领一个星期马番,还有,”她顿了顿,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卷轴,“这一个月的日课,我已经安排好了,从今天开始,该出阵的出阵,该远征的远征,没事的就做做内番,实在闲的去演练场溜达溜达,总之别闲着,月末战绩要是刷不上去,年假取消。”

“诶诶诶?!”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中,少女淡定地挖了挖耳朵,宣布了另一个重大消息:

“还有,这个月我可能都不在,快期末了什么都不会我也很绝望要开始预习了,有什么事情狐之助联系,还有这个月要是干得好,十二月份我就能申请带你们去现世玩,当然费用自理我就不带那么多人了,看你们表现。”

“好了,散会,该干嘛干嘛去。”





一石激起千层浪,少女爆炸性的发言在刀剑男士内部掀起了轩然大波,整个十一月,全本丸的刀剑男士们像打了鸡血一般,随处可见阵阵樱吹雪,待到十二月份少女顶着修仙修来的黑眼圈打开本丸大门时,爆出来的樱花差点就把她冲出门。

然而每天主楼一整天回寝室上楼自习室学到半夜三点连轴转了一个月的少女已经顾不得许多,游魂一样地摸到自己的床倒头就睡了个昏天黑地。

等到她再次睁开眼睛,已不知是哪年哪月上午还是下午,拖着饥饿的肚子走到大广间,一路上竟然半个人影都没碰到,少女内心嘀咕着,推开了幛子门,黑压压的一众人吓了她一大跳,全本丸的到家男士整齐地坐在长桌两侧,直到为首的长谷部递上了战绩,她才从震惊中缓过来。

“我知道了,”她迷茫地眨眨眼,“所以现在可以开饭了吗?”
“…………”

“别沉默啊烛台切!说点什么啊喂!”


等到饭菜端上桌子,少女早已饿的趴在桌子上吐魂,也顾不得什么形象,大口吃起来,边吃边吐槽考试月过的非人生活。短刀们快速地扒拉了两口就呼朋引伴地跑到院子里玩雪去了,剩下的刀剑男士们吃饱喝足后也各自回屋了,大广间里只剩下少女和不知何时换成近侍的长谷部收拾残局。

“主上……有一件事情想问您……”
“我知道,去现世的名单吧,这个我心里有数。”

少女挽起袖子,把脏盘子堆成一摞,放进推车里,“可以的话我是想尽量让所有人都出去玩一趟的,但是现在还没有那个条件……”
“战绩我看到了,大家都很努力,我也得好好回应大家都期待呢……”
“给我一点时间吧,让我好好想想……”

“是,谨遵主命。”

“啊,对了,”把最后一个盘子摞好,少女擦了擦手,“过会儿让清光来我房间一趟,我有话说。”

“……是……”

“啊,还有……”少女站起身,放下袖子,郑重地对长谷部说道,“这阵子辛苦你了,十分感谢。”
“言重了,只要是您的命令,什么我都会完成。”

“嘛,还是要谢谢你了,有什么想去的地方要告诉我哦。”
“是,不胜感激。”




是夜,天空又开始飘雪,落地窸窣,房内一盏孤灯,暖炉的碳火发出微弱的红光,时不时爆出噼啪的火星,但很快就沉寂下去,铜壶里的茶水正沸,很快被垫了白布的素手取下,琥珀色的茶汤倾泻,落入青瓷碗中,氤氲的水雾混着茶香溢满了小小的和室。

红衣少年接过茶盏,并不急着饮下,而是细细嗅着香气,隔着水雾看向少女隐在和纸背后的面容。
“这么晚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少女吹了吹茶水,又试着吸了一口,烫得直吐舌头,苦着脸回答道:“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找你聊聊。”

“诶~那聊些什么好呢?”
“嘛,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啊,如果日本的话……可能得等一阵子……”

“诶?不行吗?”
“嗯,签证至少得小半年才能下来吧……而且,最主要的是……”
她指指自己,“我穷,买不起机票。”

“嘛……也不要丧气啊,我会在大学期间试着申请一下日本的交换项目的,这样也许就能带你们回去看看啦。”她拍拍少年的肩膀,安慰道。

“不用勉强自己的,安定那个家伙不好说,我倒不是特别想回去……主上的家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嗯……很多啊,多到我都不知道该带你们去哪里好了……”少女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不过如果是这个季节的话,看雪会比较好玩吧。”
“雪?”
“嗯,离我家近,比较方便。”

“诶?可是雪……有什么好看的?”清光拿起一个橘子剥开,连橘络也剔得干干净净,这才掰下一瓣放进嘴里。

“还挺甜的,主上尝尝。”他一瓣又一瓣直到整个橘子全塞进少女嘴里,看着她鼓鼓的脸颊,不禁扬起了唇角。

少女对于这样的投喂很是受用,含糊不清地回答,“可好玩了……你们都不知道冰雪能创造多大的奇迹呢……”

“奇迹?”
“唔……”

“诶~那倒是很期待呢……”
“准备准备吧,过一阵子带你们去冰雪大世界玩。”

“我们?”清光不满地撇撇嘴,嘟囔着,“还有别人啊……”
“当然啦,新选组的刀都要去的,毕竟还是人多一点好玩吧~”

“嘛……我知道啦……”
“那么就拜托清光你通知他们了,哦,对了,请一定要记住,你们要去的可是一个平均气温零下二十多度的地方,千万要穿的暖和一点!”
“是是……”





约定的那天到了,少女穿着羽绒服,用帽子和围巾把脑袋裹得严严实实的,站在传送阵前,远远地看见了五人的身影。

然后她痛苦地捂住脸。

“那啥,我不是让你们多穿点的吗?!”

“诶~可是那就很不可爱了嘛……不过我有多穿一条裤子哦。”清光说着掀起内番服宽大的裤脚,向少女展示他腿上的灰色毛裤。

“一条怎么够呢,清光你太天真了……”安定不甘示弱地拉起裤脚,“我穿了两条!”

“等等……这个保暖裤看着有点眼熟……”少女盯着熟悉的针织毛裤看了半晌,“这不是三日月宗近的内番服吗?!”

“裹得像个粽子可是一点都不帅气啊……”和泉守抱胸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本大爷只要一条单裤就足够了!”

“等下你别哭哦,我是绝对不会给你买衣服的兼桑……”

“嘛……不用担心啦兼桑,我有多带衣服哦。”
“那个……堀川啊……先不提你们是怎么弄到爷爷的毛衣的,你确定要穿着内番服就能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冰天雪地呆上24小时?”

“还有长曾弥先生你脖子上围的那个……”

“哦?你说鵺吗?那个是狮子王借给我的,很暖和呢!”
“快还给他啊!这种东西带到现世我会被革职的啊!”

“算了……”少女无力地挥挥手,“等到了中央大街再给你们买……买吧……”

传送阵启动,一阵轻微的眩晕感之后,一行六人很快就出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还没得来得及感叹现世的繁华,五人就被少女连拖带拽拉进了最近的商场,直奔男装柜台,一番挑选后,少女看看衣服后面的价签,果断地对着和泉守说,“脱下来吧,兼桑。”

“诶?!可是你刚刚不是还说这身挺好的吗?”
“脱下来吧兼桑,咱们买不起……”
“…………”







——————————————————————————————————————————————————————

去年写的……今天从备忘录里翻出来了……
虽然过了很久,但是有时候还是会想,要是真的能带他们去现世,该去哪里好呢,这样的www

日本估计够呛了,我是真的穷233333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