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鬼

什么cp都吃,不是特别雷就行。

emmmm摸鱼🐠

【万屋商会企划】
等待鸦回家的小夜,在得知她回来时的反应。

私心最喜欢的一对亲情向cp

花吐き病

凑了一对情头,有需自取www
(嘛……反正也没人会用就是啦www)

花吐き病

【妖灵缭乱企划】小夜左文字线

小夜复仇主线

chapter 2 水鬼(下)



悉罗是一只猫妖。

话虽如此,在化形前,它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像猫又像虎,还拖着两个没什么卵用的大翅膀。

“你这小家伙,怕是有穷奇的血脉啊。”那人笑的温润,骨节分明的手指蹭了蹭它毛茸茸的脑袋。彼时的悉罗还是只幼崽儿,软软的白毛团里伸出四只小短腿儿努力倒腾着往前迈,羽毛都没长全的小翅膀扑腾两下,没走几步就啪叽一声摔在地上,滚了两圈,憨态可掬的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它一摔跤,那人便笑,薄唇牵起的弧度好看极了,任凭小猫团子怎么咬他都不生气,只是一直笑着,看着它。

直到最后都是。

为什么,人会死呢?


到现在悉罗也不明白这个问题。化形的第一天,她站在水边,看着水里的倒影,眉眼七分像极了那人,蓬松的银色长发里,一双猫耳晃来晃去。
“那就猫妖好了,”她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草沫,随随便便地给自己下了个定义,转头冲着拿短刀削木头的小孩儿喊到,“喂!小鬼!饭还没好吗?!”

孩子抬头看了她一眼,没吱声,继续手里的活计,猫妖讨了个没趣,蹲在地上伸出后腿挠了挠耳朵,张嘴打了个哈欠,尖尖的獠牙雨后春笋般在唇角冒了个小尖。

她继续盯着水里的倒影,脑子里不住地想:

人为什么会死呢?

就算是小鬼,也有长大,结婚,繁衍后代,然后老去的一天,能属于她的时间,也不过短短几十年。她回头盯着那个沉默的小孩儿,心里偷偷盘算着,这孩子可是我的东西,我可不能让他就这么快死了。

那多没意思啊……

似乎感应到她的视线,孩子抬头,也看向她,目光交错的那一瞬间,她有些心虚地别过头,假装看着水面,余光还在偷瞄着他的侧脸。

真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小鬼,长得干干巴巴不说还从来不笑,苦大仇深的表情好像全世界都欠他钱似的。

完全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猫妖不禁扼腕,自己当时怎么就脑袋一抽把珍贵的第一次契约给了这么个小鬼呢?

脑抽归脑抽,毕竟是费了自己半身心血培养出来的,半路放弃太不划算,大不了饿了啃吧啃吧还能垫垫肚子。
猫妖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孩子恍若未觉,熟练地升火宰鱼,血溅了一地。

悉罗欣慰地舔了舔爪子,心里思付着,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下手够狠。
先前那点儿不满也早被烤鱼香味儿打包扔到九霄云外了。




小夜,那个孩子是她的所有物,一直以来她都是这么想的。妖兽可都是极端自私的存在,打上标记的东西无论如何都不允许被他人染指,因此这次悉罗出离地愤怒,以至于绯红从金色的瞳孔的中心扩散开来,染上一片尸山血海的颜色。她蹲在船头,双眼死死盯着水面,屏住呼吸,感受着体内血液的律动。血脉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即使相隔着数百里的距离,也能相互感知对方的安危,更何况不过是半柱香的水路,那孩子大概是动用了猫妖放在他那儿的力量,现在悉罗浑身的血管都躁动不已,强烈地渴望着能撕碎点儿什么。她握紧拳头,关节发出可怖的噼啪声,肌肉结实的双腿微蹲,蓄力,眼睛在借道的鬼火中不断寻找着。电光火石间,她的瞳孔骤然缩紧,一跃而起,巨大的反作用力险些将小船掀翻,银白色的身影箭一般地投入水中,激起一排巨浪,拍得小舟左摇右晃,江水雨点般地落下,不一会儿就把黑色的大鸟淋成了刚出水的落汤鸡,可怜的摆渡人趴在船舷边上,一双鸟爪拼命扒着青铜灯柱,这才避免了被甩进江里陪水鬼唠嗑的命运,刚一抬头,便看见一群浮尸又颤悠悠地围过来,吓得它两眼一翻,干脆直挺挺躺在船板上装死。

再说悉罗这边,甫一下水就被蜂拥而来的浮尸们抓了个正着,黑压压的死体铺天盖地地包围住她,一双双冰冷的手拖着她往江低沉。悉罗屏息,任凭水鬼们拖拽着,闭眼抓住尸群中若隐若现的那股熟悉的气息。

“在……那里吗……”

她咬破手指,向着气息的方向画了个印,心中默念真名,不久就感知到了微弱的回应,紧闭的双眼映出的一片黑暗中,小小的蓝色火苗蓦地燃了起来,忽明忽暗,仿佛随时会熄灭一般摇曳着——那是那个孩子的魂,虽然气息微弱,但是仍然能感觉到一种不屈的生命力。

“哼,不愧是野草一样顽强的小鬼……”悉罗弯了弯唇角,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巨大的力量从身体里爆发出来,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冲击力将水底搅了个地翻天,巨浪裹挟着尸体冲上天空,又下雨一般落下来,一具浮尸砰地砸在随波摇晃的小船上,干瘪的嘴唇就像缺水的鱼一样翕动着,指甲咯吱咯吱地挠着船板,冲着抱紧灯柱的摆渡人爬过去,黑色的大鸟吓得化成了一摊,不断后退,直到后背抵上了船舷,眼前是不断逼近的僵尸,身后就是滔滔的江水。正当进退不得之时,一道白色的身影带着江水的腥味儿从天而降,一爪子将那具浮尸挑飞了出去,浑身缠绕着黑雾的雪白大猫蹲下晃了晃脑袋,毛发里面甩出的水珠雨点一般打在船板上,它小心翼翼地张开嘴,吐出一枚轻飘飘的蓝色小光球,浮火一般晃悠悠地向着船舱飘去,附在孩子熟睡的脸上,化作一团幽蓝的火焰,包裹了小夜全身,伴着铃铛破碎的声音,孩子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
“睡傻了吧小鬼。”白色的巨兽伏下脑袋,金色的眼睛正对着孩子的鼻子,“还记得我是谁吗?”

怎么会忘记呢……

猫妖的身影和那天大火里狰狞的怪物渐渐重叠,小夜摇了摇头,试图把那些不好的回忆从脑子里清出去。

“悉罗。”他撑起上身,“我们到哪里了?”

“前面就是出羽城了,”猫妖直起脑袋,周身环绕的黑雾缓缓散去,恢复了少女的身姿,远处江上冉冉升起的朝阳映在她金色的眼瞳里,逆光中的银发似燃着了一般。

“真是个不错的早上。”
“是啊……”

小夜伸开紧握紧的手指,一枚破碎的铃铛躺在掌心,晨风拂过,碎片轻轻晃动了两下,似乎还能听见它那清脆的声音。小夜抬起头,熹微的晨光里,少女依稀的影子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她牵起裙角,踩着脚踝上的铃音,一步一步走向天际染红的江水里,再也没有回头。




——水鬼篇end——

脑内循环病名为爱

世界从腐朽的肋骨里开出花来

摸鱼,一个名为怪物的少女不断杀死自己的脑洞

没错那个刀匠就是我www欢迎来怼啊(不要)
来啊~快活啊~(突然唱出来)

炽一天火:

语c群的群宣,希望大家可以来玩

p1地址   p2是已有的皮

除了刀匠都是粟田口的小天使啊!小天使们在等哥哥呢!

也希望别的刀尽快来

我们也缺一位婶婶,有刀匠可以怼哦😂

已经连刀匠都有了,狐之助怎么能没有呢两个人一起相依为命然后……被怼?

emmm狐之助应该还可以当猫撸一撸😂

没做过群宣真的除了这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з」∠)_

求各位加群吧!欢迎你们的加入啊!

来啊!快活啊!

炽一天火:

大家好,这儿是个群宣(´▽`)ノ♪

前几天刚建的群,想要语c来玩的,目前群里只有3个人,欢迎有兴趣的各位来加群

来啊!我们来放飞自我啊!来搞事啊!
(๑•̀ㅁ•́๑)✧

看图群号加群

以及,从图上可以看到,信浓小天使已经被我占了,万分抱歉(´๑•ω•๑`)

目前已有刀男:鲶尾藤四郎、五虎退、信浓藤四郎

没错,都是粟田口的小天使(*^ω^*)

欢迎各位加群来玩ヾ(≧∪≦*)ノ〃